楊穎宇聲明全文 —「試題事件」屆半年遭人格謀殺 保護家人將謝絕試題相關訪問

0
82

以下為本人楊穎宇的個人聲明。聲明分為兩部分。

第一部分:回應香港考評局 2020 年 12 月 30 日的聲明

本人遞交辭職信前,仍然積極籌備 2021 年歷史科考務工作,已獲不少資深考務人員答允參與,亦著手培訓有才有德者為擬題員。然而,管理層於 2020 年 7 月 22 日下午與本人討論本人去留問題,本人確信管理層在會議上所提供的資訊為真,遂決定遞交辭職信「保命」,並剎停所有2021年考務工作,管理層將相關工作另交同事負責,此後本人對 2021 年本科考務人事和擬題情況毫不知情。換言之,本人於 7 月 22 日與管理層會議前,並無辭職的想法。

就本人的親身經歷所見,審題委員會人選的審批情況近幾年出現了巨大轉變,惟事涉具體操作內情,基於保密原則,不予評論。

該聲明指出,考評局早前的新聞稿和其後司法覆核的判詞已詳述考評局取消 2020 年文憑試歷史科卷一第二題分題 (c) 的決策經過,判詞亦確立考評局經過適當的程序,並基於獨立、專業及學術考量而作出決定。事實是,司法覆核只處理取消題目所涉及的程序問題;程序沒有問題,不代表取消題目這個決定沒有問題。法官高浩文在司法覆核判詞中對有關試題高度贊揚,同時對取消題目的諸多細節和理據作出了大量批評(詳見附錄一)。至於 2020 年 5 月的取消試題新聞稿,其所舉「理由」與事實存在很有出入,甚至與官方課程文件存在矛盾(詳見附錄二)。換言之,考評局直到今天,就取消歷史科試題一事,仍然欠考生、教師、市民大眾一個具體的、合符史實的、合符事實的、合符邏輯的解釋。

本人深知保密的要求和重要性。本人一直嚴守考評局保密原則,就算涉及重大公眾利益事宜(如本部分聲明第二點及本人所接受的傳媒訪問)亦嚴格遵守保密原則。

第二部分:就不再接受傳媒訪問「2020 年歷史科試題事件」的聲明

本週初,有人冒本人之名寄信到考評局,其內容為桑拿浴室廣告,內含多張女性三點式泳照,信內寫道:「我,楊穎宇,前考評局高官,已經轉行,加入黃色事業,介紹好嘢給你們,向教育界及各好友推介」。信內附有名單,內列十位人士姓名及地址,相信此信件可能已抄送名單內人士。

本人聲明:上述信件並非本人所寫,本人亦不認識名單上任何人士,亦不知悉該等人士的地址。

「黃色事業信函」事件表明,「2020 年歷史科試題事件」(下稱「試題事件」)發生已屆半年,對家仍然企圖對本人作出人格污衊。本人近期接受傳媒訪問,已觸動對家神經,遂製作上述信函,以求謀殺人格,轉移視線,甚或企圖陷害本人。

一年半以來,香港社會情況有目共睹,勢必影響你我。「黃色事業信函」是對我發出的明確警號。真相固然重要,但我亦有責任保護家人的人身安全。因是之故,本人即日起將謝絕傳媒朋友就試題事件的訪問邀請,亦不會在公開場合評論或回應試題事件。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西元 2021 年 1 月 9 日

附錄一

法官高浩文在司法覆核判詞中有以下批論:

附錄二

2020 年 5 月的取消試題新聞稿,內容讓人難以釋疑。其所舉「理由」與事實存在很有出入:

以上聲明刊於本人的IG: @hansyeungt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