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在打特首前哨戰?

0
21

曾鈺成突然曝料,不是空穴來風,一時衝動,這一來就把林鄭與葉劉都得罪了,他也是要付代價的。但曾鈺成也不是吃太飽,特地拿兩個女人來開心,他作此動作,也應該劍有所指。

這一來,葉劉在建制內部更不得人心,雖然她想做特首之心都寫在臉上,但一句話貶低所有人,誰會給她祝福?林鄭把老愛國嘲諷成低能團伙,居高臨下,目空一切,兩個女人都狂妄至極。

人要有真本事才可以狂妄,毛澤東夠狂妄,李敖也夠狂妄,他們各有過人之處。兩個妖婦論見識和能力都大不如江青,卻與江青同等狂妄,活該自尋死路。

最近關於特首的話題無端多起來,連曾鈺成都坐不住要插一腳,證明林鄭得戚的日子不多了。有人說林鄭不會放棄下一任,這是對中共不了解的緣故,中共要你走要你留,都不會徵求你的意見,一聲令下你就執包袱,你以為中共會顧及你的個人感受,照顧你包打天下的野心嗎?

當年老董半途腳都要痛,梁振英做滿一屆,搞出港獨咁大貢獻都冇得留低,什麼原因?就是形勢逼人,不走不行。中共為安撫他們,示範其他權慾熏天的愛國奴才,這才安排政協副主席給他們,你以為他們都很高興嗎?

林鄭搞出反送中運動咁大貢獻,中共不能即時趕她下台,一則時勢逼人,陣前易將乃兵家之大忌,二則一時也找不到一個夠放心夠狠毒的人來頂替她。現在國安法下來了,疫癥未除,社會相對安靜一點,差不多到了安排人事調整的時候。

林鄭在位時,替中共幹了太多壞事,中共不能長期把她放在那裡,因為她在,香港人永遠不服,永遠都有積怨,永遠都要和中共算帳,香港則永無寧日。把她趕走,香港人把氣都出在她身上,中共可以減少一點壓力。

香港人會不會放過中共,只有香港人才知道,不過中共一般都會這樣想,棄卒保車,棄車保帥,老共乃玩政治之老手,當然懂得其中干係。

當下傳說有可能問鼎特首位置的,一個是陳德霖,一個是李小加,曾鈺成會不會也有野心,還有唐英年夙願未了,會不會捲土重來?

筆者估計,唐英年應該意興闌珊了。國安法頒佈前,他曾帶領成班建制在北京宣誓支持,國安法頒佈前,他突然改口,說國安法應該符合基本法,結果國安法一法獨大,顛覆香港原有普通法的基礎,這一招把他打懵了。唐英年對共產黨的一國兩制不會再存什麼幻想了。要他坐在特首位上,對香港人下毒手,這個公子哥兒未必下得了手。

既然坐上那個位,又不能替共產黨看家門口,到時裡外不是人,枉費了一世好名聲。人貴有自知之明,每個人都要知道自己的短處在哪裡,唐英年不是做特首的料,他年紀也不小了,趁早退出江湖。

至於曾鈺成,筆者看來他也沒有特首相。曾鈺成有小聰明,但人不夠莊重,喜歡賣弄,又嘻皮笑臉,坐下來郁唔停,動作多多。外人看來,就知道不是有遠見,能擔待大風大雨的人。這種人善於走位,見機行事,左右逢源,手段多多,但沒有大氣魄,他隨時做點讓你驚嚇的事出來,你又拿捏不住他。中共不太可能把這一重任交給他。

陳德霖我不知道,他一直很低調,但性格看起來沉穩,他的最大優勢是做過特首辦主任,熟悉政府運作。雖然也懂金融,不過缺乏與不同政治派別打交道的經驗。一般特首之爭,至少要有兩個人競爭,他可能是其中一個競爭者,但是不是真命天子,就只有中共才知道。

李小加是林行止先生的推薦。林先生不是隨便說話的人,他在香港人全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突然把李小加拋出來,是一時福至心靈,還是有內幕消息,我們不知道。有人說李小加不是香港人,但他在香港住了那麼長時間,早就有身份證,你也不能說他不是香港人。有人說他沒有政府工作經驗,但沒有政府工作經驗,可能是優點也不一定。

政治家並不需要有政府工作經驗,波蘭的華里沙,捷克的哈維爾,一個是工會領袖,一個是作家,都做了總統。有政府背景,受長期工作千絲萬縷的糾纏,沒有政府背景,可以大開大合,不受束縛。最要緊個人質素高,剩下的就是找到勝任的助手而已。

李小加與建制關係淡薄,與國際金融界聯絡緊密,政治色彩不濃,個人性格也沉穩,有足夠的眼界和歷練,是可以修補裂痕的人物。目前條件下,說一句不好聽的,阿貓阿狗上來都比林鄭留下好。趁形勢沒有那麼凶險,市面相對平靜,換一個新人,讓香港人解解氣,不管如何,都比留著林鄭篤眼篤鼻好。

在中共治下,反正香港都是淪落,只是快與慢的問題。李小加上來,緩一口氣,也不是壞事。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