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宣誓.拆局】最溫和民協民主黨同陷辭職潮 民主派人士:拒當立選花瓶致北京「唔留手」

0
51

政府「放風」大手 DQ 民主派區議員,兼要追收自去年上任以來的每人過百萬元薪津,引發辭職潮,兩日內辭職人數近百人;連向來被視為民主派光譜中「最溫和」的民主黨和民協都不能倖免,民協 19 個區議員已有最少 9 人辭職,包括前主席施德來、署理主席楊彧等;民主黨亦有最少 10 多人辭職,主席羅健熙稱仍有部分黨友未決定。

有民主派人士分析,北京曾「釋出善意」,期望民協和民主黨可以派員出選來屆立法會,以免立法會出現「清一色」局面,但該兩黨反應負面,故北京對他們在區議員宣誓的處理「唔係特別針對,但亦唔會留手」, 「你哋都唔參選,我使咩同你咁客氣」。

午後宣布辭去區議員職務的民協署理主席楊彧指,該黨本來傾向宣誓,但昨日(7 月 8 日)開會,因應政府不斷放風,決定不作綑綁,由各區議員按個人風險和負擔自行決定;他表示最大影響是盛傳政府會追討薪津,若追回由上任至今薪津,一般區議員約 170 到 180 萬元,而他作為區議員主席,薪津數額更逾 200 萬元。

楊彧表示,該黨曾諮詢過法律意見,認為政府無基礎追回區議員上任至今的薪津,批評該盛傳做法是荒謬無稽,但「幾荒謬都隨時可能發生,大家都未必夠膽去冒呢個險,佢(政府)無咩做唔出」。而對於不少區議員而言,若被追討全數薪津「輸就輸晒成副身家」,所以增加了辭職的意欲。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個人未有決定

本身亦是南區區議會主席的羅健熙則指,自己至今未有最終決定,他作為黨主席和區議會主席要考慮的因素較多,他已去信特首林鄭月娥要求澄清消息,但他相信對方不會有回應,「如果佢確認咗,大家決定就簡單好多」。

他又相信,是有「硬指令」要「殺(DQ)一大堆人」,但如何操作交由政府決定,政府持續放風是「迫你走」,但既然已經不介意「搲爛塊面」,為何仍一直拖延宣誓、反而「放風」迫區議員自行辭職,而不是直接 DQ,他亦難以理解。

兩黨傾向不參選 北京「唔會留手」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 2 月曾就「愛國者治港」發表講話,指「愛國者治港」絕對不是要搞「清一色」,中央包容對國家有「成見」的人,但要同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線。

政圈一直有傳有「中間人」接觸民主黨和民協,遊說他們參選立法會,但兩黨反應負面,7 月曾多次表明認為民主黨不應參選立法會的元老李永達重出江湖,出任副主席,外界普遍認為他稱自己要「穩定軍心」,是因有傳黨內有區議員積極參會各「中間人」,似乎有意參選,李永達今次出山是要「阻止」民主黨參選。

有民主派人士指,北京可能曾希望「釋出善意」,讓溫和民主派參選當「花瓶」,但兩黨對參選「啃唔落」,認為難以說服黨內以至市民為何要參選,由於兩黨這態度,北京對他們在區議員宣誓的處理「唔係特別針對,但亦唔會留手」, 「你哋都唔參選,我使咩同你咁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