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32 周年】林耀強、中大前本土莊成員、區議員拍片:如果香港還有 6 月 4 日,我會堅持

0
82

今年是六四屠城 32 周年,亦是香港實施國安法後首個六四。支聯會擬舉辦維園集會遭警方以「疫情」為由反對,上訴亦被駁回,支聯會宣佈停止宣傳集會,常委和義工不會以組織名義進入維園。保安局警告市民如參與、宣傳未經批准集結屬違法。開站師創辦人袁德智、1989 年學聯代表會主席林耀強及西貢區議員陳嘉琳今日(30日)發表影片表示,「如果香港還有 6 月 4 日,我會堅持。」

袁德智亦發表文章,指作為曾杯葛支聯會六四活動的本土派學生會幹事,讓他決定今年會悼念六四的最大觸發點是 12 港人事件,中國維權律師的挺而走險讓他與中國民運人士連繫,悼念六四是對這些政治盟友表達尊重和支持;同時,今年六四在後國安法時代和移民潮下進行,如果能「看見」香港人仍堅持傳承六四真相,甚至有人冒著被捕風險都會公開悼念六四,絕對能撥開白色恐怖下的陰霾,彰顯香港人的抗爭意志。

袁德智:如能「看見」香港人堅持傳承六四真相 能撥開白色恐怖陰霾

袁德智為中大學生會首個本土派內閣「星火」的外務秘書,任內學生會杯葛支聯會六四活動,批評活動「行禮如儀」。他在短片中指,自己曾經杯葛支聯會六四集會,但當在後國安法時代,擺街站都被視作「行得好前」,「行禮如儀」都被視作勇武,如果連悼念六四這最基本政治習慣都守不住,香港人的抗爭空間只會逐步萎縮。他指,「當底線變成紅線,香港人退無可退」,認為悼念六四不再是單純的悼念、身份認同、世代、派系之爭,「是在白色恐怖時代下彰顯我們的抗爭意志」。

他同時發表文章指出,讓自己重新反思六四的最大觸發點是 12 港人事件,他見到一批中國維權律師願意挺而走險,就算被政權釘牌都要為12 港人辯護。袁德智認為事件讓過往主張把重心放在香港、不需悼念六四的本土派與中國民運人士連繫,最終成為政治盟友。

袁德智表明,今年他決定會自行悼念六四,悼念不是出於愛國情懷,也不是要為建設民主中國,其中一個悼念原因是對中國民運人士這些政治盟友表達尊重和支持,而這種心態,他認為其實如同 2019 年,來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的群眾,作為民主陣營的盟友,舉行遊行集會支持香港抗爭者一樣。

他亦指,今年六四是在後國安法時代和移民潮下彰顯香港人的抗爭意志。他引用一句「政治是需要被看見的」,指出如果在白色恐怖時期,市民能「看見」香港人仍堅持傳承六四真相,甚至有人冒著被捕風險都會公開悼念六四,絕對能撥開白色恐怖下的陰霾,讓今年六四成為香港民運受重創後的一個再出發點,證明香港是有很多人願意留守至最後一刻。

袁德智認為六四是民主派初選大搜捕後,港人第一個政治活動,也會是今年的六月、七月可預見的政治活動的「公民社會前哨戰」,因此更加要以行動告訴香港人不要怕,要以集體行動戰勝恐懼,「只要這次夠多人會堅持,64 之後的 69、612、615、71 這些重要日子,一般普羅大眾才會安心去做他們想做的事。」

林耀強:傳承六四真相為其終生使命

1989 年以學聯代表會主席身份親身到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林耀強表示,「傳承六四真相」是當年北京學生、市民交托給他的責任,亦會是他的終生使命,「政權用盡方法,以謊言去掩蓋真相,希望消滅六四歷史」,而他會堅持將真相傳承。

西貢區議員陳嘉琳則指,去年六四「遍地開花」,香港人在各區舉辦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動,悼念六四不再拘泥每年「維園儀式」。她認為,不論政治環境如何,香港人從無缺席悼念六四活動,六四已是香港民主運動的一部份。她籲「只要有繼續堅持的人,燭光就不會熄滅」,同時指「六四不只是一晚,要將燭光燃點生活每一面,為同一時空繼續堅持的人加燃料,繼續燃燒。」

警方日前反對支聯會六四遊行及六四集會申請,支聯會提出上訴但昨日被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以疫情仍嚴重、本港少人接種疫苗等原因駁回。支聯會表示對判決感到失望,在考慮到支持者及成員安全、組織持續發展後,決定立即停止集會宣傳,六四當晚支聯會及成員不會以組織或相關名義到維園。

秘書蔡耀昌呼籲港人在合法前提下,用自己的方法各自悼念,讓真相不被消失。副主席鄒幸彤則在個人 fb 發文,表示將以個人名義,在 6 月 4 日晚上 8 時,即六四晚會的原定時間,「去守這已有 32 年的約定,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點起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