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棟:喝止黑社會欺負政治犯反被鎖「水飯房」 懲教署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視惡不見

0
98

社工復興運動成員、註冊社工劉家棟前年 7 月「光復元朗」遊行後,被控阻差辦公罪成判監 8 個月,現正於壁屋監獄服刑。劉家棟今( 22 日)於 Facebook 發文指,數月內監房內一直黑社會欺負政治犯事件發生;近日他因上前喝止黑社會欺負政治犯,強烈要求懲教職員介入制止,結果二人一同被指「爭執」被鎖進「水飯房」,即獨立囚禁;他形容自己的罪名是「意圖衝擊監房內人善被人欺的鐵則」,又批評懲教署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視惡不見,任惡橫生,與香港政府同出一徹」。

懲教署回覆《立場》查詢時表示,不會就個別事件作出評論;任何在囚人士違反監獄紀律,懲教人員將會按相關法例,作出紀律檢控;又指如在囚人士對紀律檢控程序及判決有所不滿,可循既定程序提出上訴。

「我的罪名是意圖衝擊監房內人善被人欺的鐵則」

劉家棟表示,這幾個月來監房內裡並不平安,「黑社會欺負手足、騷擾手足的事經常發生」,但是職員卻不會介入,以所謂維持「穩定」而縱容黑社會欺負政治犯;而劉曾多次上前喝止,亦強烈要求懲教職員介入制止,結果被鎖進「水飯房」。他形容自己的罪名是「意圖衝擊監房內人善被人欺的鐵則」,又批評懲教署作「少做少錯,視惡不見,任惡橫生,與香港政府同出一徹」。

「水飯房」異常酷熱、限配涼水 感頭昏腦脹

他續指,獨立囚禁就是將「鬧事」份子隔離,實際就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續指獨立囚禁的監倉異常酷熱,又限時限刻配給涼水,令他最近感到頭昏腦脹,「快要變人乾」。他又說,懲教方面企圖以職員放假為由延長獨立囚禁的時間,強調自己「不過是盡每一個香港人皆應盡的義務,對不公義的事不可視而不見,勇敢說出真相,實踐公義,活於真相之中。」

劉家棟女友:現已返回大倉

劉家棟女友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事發於上周四劉上前喝止一名黑社會監犯欺負政治犯,最終懲教人員以「爭執」為由,將二人雙雙鎖進「水飯房」三天,現時劉已返回「大倉」,但將要由原本在洗衣房負責燙衣工作轉至其他工作(轉期數)。其女友又指,劉上前喝止該黑社會非第一次發生,不解為何懲教人員突然要將他們獨立囚禁;續指獨立囚禁期間「咩都唔做得,冇得寫信、收信、看書、聽收音機,甚至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