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之戰的一些小事

0
23

其實這些一周年,總是滿滿的情緒,卻不是好能夠打些甚麼,只是記得在中午時問朋友(當時在中環,應該是和你 lunch):
「你估今日攻唔攻入去」
友:「我估唔攻」
我:「但今朝有狗車彈出彈入」

然後在下午看到這個畫面後,立刻 tg 朋友:
「喂」
「番去」
「攻入去」

佢秒話:
「goong」(原文)
「i bring everything」

結果是差不到傍晚才能進入本部範圍,因為車龍基本上佔據整條大埔公路,初時以為是因路障或警察封路而起。千辛萬苦在赤泥坪附近下車後,才知道車龍大多是補給的物資車或載人入去的家長車,然後身邊全部都是進去守衛的手足,當中不乏熟悉的眼光。

接下來的,除了大家都描述過的情景外,最記得是在那晚看見一對又一對四年半大學時光中經常看見的眼睛,一個又一個畢業後從未再遇上過的那個她和他,都在環迴東路、夏鼎基、河草、康本、二橋一帶遇上。

甚麼校友日其實都是假的,大學真正遇上危難時會看見的臉孔和眼睛,才是真正的校友。

還有,在晚上那二千多枚催淚彈當中,偶然回頭看都見見到一輪又一輪腳踏車或三輪車(不肯定,印像中是類似這樣的自行車)擔枱著一個又一個受傷的手足,有些更是看起來不省人事。當刻立即覺得:

這個畫面只在六四紀錄片中看見過。

皇軍撤退後,稍鬆一口氣,走上小山坡往夏鼎基進發,休息、進食、抽菸(後來才知道,那時跟鄒家成相遇過:我問他師兄有無純煙,他說有藍莓 8,然後他說我一臉不屑地說不用了謝謝,這是「重遇」後才獲告知的事,回想也是在悲劇中的趣事),但是大家都不敢鬆懈,畢竟對方撤去疲兵然後換新兵立即進行更徹底和狠毒的進攻,是已經經歷過很多遍的事情。

這是記得但又沒有怎樣從其他地方讀過的一些小事,隨便紀錄一下。

當皇軍久攻不下撒退的一刻,其實老實說在當時是有「打贏,守得住」的感覺。

只是,大家當時都不知道,皇軍在中大撤退後迎接我們的,是運動史上最慘烈的數天。

不喜歡打「一周年」的原因,是因為好像無事可做才要這樣「回憶」,但,看似無事可做,仍有好多事情要讓我們在日常中掙扎。

請大家,都不要放棄掙扎,總有事可做的。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