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咗有得留低,林鄭已經自甘被阿爺連降三級?

0
20

早幾日我瀏覽《立場新聞》時,看到㐂娥上京喜獲韓爺爺接見,即時變身唐西阿蟬:落力賣笑,還要是笑到見牙唔見眼嗰隻!相反他在香港,便習慣以西面,送給真~香港人!我們還要每年準時交稅養他,實在是心不甘,情不願;我們才是㐂娥的老闆,他為何經常要我們食西呢?她的賣笑正撚樣,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令我徹夜難眠,於是便一早跑去找游老師喝早茶。

游老師看我一臉倦容,為我點了一壺菊普降火氣。我說:見到㐂娥響北京個烚熟狗頭樣,真係火都嚟!游老師氣定神閑地呷一口茶說:佢知道可以再坐一會,當然係笑到烚熟狗頭,你諗下,如果佢已經係響倒數階段,最近嘅深圳綜合改革試點方案、粵港合作框架協議 2020,仲有「十四五」規劃,全部跨越㐂娥任期,又點會預佢呢?不過,老舉賣笑總是苦!表面上,阿爺對㐂娥又,係又充份肯定!實際上,㐂娥為咗有得留低,其實已經自甘被阿爺連降三級,只不過,真~香港人睇唔明咋!

不是吧?㐂娥竟被連降最少三級,這是大快人心的事,但為何我們完全沒有察覺呢?我請游老師不要再吊我的胃口,為我解釋。原來根據天朝編制,㐂娥官拜正部級官員,領副國級待遇。我們是極難理解,一位擁有國家領導待遇的官員,會因為五中全會而無法上京。因為,這類訪京安排,通常一早已經有預案,不會臨時改變。若突然無法成行,最合理的解釋就是:你無資格。從當時㐂娥行李都執埋,而最後無得飛!游老師已經留意到,他有可能已經被禠奪副國級待遇的資格。若只保留正部級官員身份,在天朝以至香港,隨便一所國資委轄下的國企老總,都屬正部級官員,㐂娥算老幾?五中全會當然就連「駐京候見」的機會也沒有了!

第二:歷任第一責任人上京,若不是大大皇帝接見,就是由克強宰相接見,這次改為由韓爺爺接見,若我們熟悉天朝編制,便會發現韓爺爺雖然以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身份接見㐂娥,但他在天朝,只是排名第一的副總理,及排名第七的政治局常委,即離權力核心中的核心,還差很遠呢!加上,與韓爺爺一同接見㐂娥及一眾正苦膠官的,就只有負責港澳工作的暴龍將軍,其他部委沒有一如以往,同場列席會議以示支持;只是韓爺爺轉述,他們對㐂娥正苦的建議:回應都是好消息!但什麼消息卻完全沒有透露,側面反映,㐂娥最遲 10 月 14 日已經上書的建議,沒有完全被接納,甚至個別部委根本就是不同意。否則,以㐂娥的性格,早已 9 秒 9 衝出嚟柒,公布各項阿爺寵幸香港的內容了!

游老師這麼一說,也好像是呢!這次上京的安排實在有點怪怪的,但為什麼各部委如此斗膽,逆㐂娥意思呢?我馬上追問游老師,請他為我解開迷津。游老師吞下了叉燒包之後續說:美德呀,你太年輕了!你不是相信小肥張,認為深圳綜合改革試點方案,不是取代香港的地位嘛?這批試點方案,不管是 40 條,還是 80 條,其實中心思想只有一條,就是「大大皇帝御批:深圳可以正面挑戰香港」。我沒有沒聽錯吧?兩年之前不是說:「香港所需,深圳所能」深圳都要盡力協助香港嗎?為甚麼現在變成挑戰香港呢?游老師表示,這一切在去年反送中之後,已經變調。從前天朝的鐵律,就是內地城市如何高速發展,也不能正面挑戰香港,因為一國兩制是獨一無二的,是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的。但反送中一役,一國兩制接近是國際笑話,在黨安法寵幸香港之下,香港根本就不能自治。試點方案只是進一步令香港死魚變咸魚。深圳市當然心領神會,阿爺終於有用得著他的地方。當深圳市可以望香港而取代之的時候,在連鎖反應的情況下,其他特區,同樣可以挑戰深圳。這種良性的內循環,各部委自然「點會仲俾面香港呢」?早前,禮義廉、大紅星會不是說阿爺接納了他們的建議,請內地割地給香港嗎?㐂娥隨即打臉,就是他早已知道,香港已經不香了!

而且,在人治的天朝,個人身份的升遷也會影響到地方發展,剔除試點方案的弦外之音,天朝一早已透過官媒放風,要降㐂娥官階,只是我們又沒有留意到。早在今年 9 月 9 日,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李山在《大公報》撰文:〈雙管齊下推進 香港的協商民主〉,只要我們留心發表日期,便會發現是在 9 月 6 日,無法進行第七屆立法會選舉之後登出。要知道立法會之後,就是特首選舉,現在這幫勁共人造人推動天朝式協商,還要建議另外設立香港政治諮詢委員會,㐂娥只會比傀儡更傀儡!而 2020 年第三期的《港澳研究》,澳門學者王萬里在〈一國兩制下特首擔任全國人大代表問題〉一文時,竟然建議特首是當然人大代表。這翻建議聽上去,完全是合情合理,但回到特首本來是領副國級待遇的一品大員,現在卻貶至只是 2,980 名全國人大之一。說㐂娥遭到連降三級,已經是給足了面子;所以他在深圳特區成立四十周年慶祝活動上敬陪末座,完全是合情合理。

我終於明白㐂娥為什麼見完韓爺爺,只敢不停說「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而完全不提「一國兩制」了!因為賣笑的沒有資格!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