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港台、撐香港、撐自己

0
25

調查報道記者用查冊方式尋人,追蹤新聞人物背後的利益與關係網絡,一向是慣常手法、教科書上的基本採訪方式。政府以私隱為由,鬼祟修改車牌查冊申請表格條款,設陷阱限制記者蒐集資料;特區政法部門更以7.21專題報道查冊填表時「虛假陳述」,拘捕及起訴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已經不只是選擇性執法,而是報復性執法。

記者以車牌查冊,不知凡幾,黨媒如《大公》《文匯》最近亦查過,為什麼警方不一併控告,浩浩蕩蕩上門拉人?為何偏偏選中蔡玉玲?自然是源於她有份參與的7.21《元朗黑夜》及《誰主真相》專題,記者查冊、搜尋閉路電視錄影,踢爆警察在7.21白衣人襲擊事件中隱瞞、縱容、不作為等等的警鄉同謀疑點。警方失職,證據確鑿,無可辯駁,虛弱、偏執而充滿恨意的警察,唯一語言就是亮出惡法,公報私仇,濫捕濫告。

蔡玉玲的回應擲地有聲:「希望香港新聞工作者繼續信守我們的價值,無畏無懼無私,繼續做我們應該做的事。」《鏗鏘集》被視為眼中釘的兩集7.21專題,其採訪手法與表達之嚴謹有據,實在是新聞採訪教材;以下謹以美國專業新聞工作者協會 (SPJ) 的專業守則綱領作框架,講述什麼是專業記者信守的價值,什麼是繼續應該做之事;此守則以簡明見稱,但每項條文都有詳細解說其理據與做法,有興趣者可上網參考。

尋找真相 (Seek Truth and Report it):一個專業記者,不是說「白衣人打人」、「黑衣人也有動作啊」,然後各大五十大板,就叫平衡,然後收工;「平衡」從來不是專業的追求,更高目標是探求真相,但真相不易掌握,《鏗鏘集》記者懂得謙卑,不懈追尋,也只會在標題中問「誰主真相」,而不會狂妄地說這是「香港的真相」。

《元朗黑夜》一輯,不自限於「問人反應」就滿足,記者坐言起行,不辭勞苦,尋找事實,用事實說明問題,總好過你訪問警察訪問何君堯訪問林卓庭就完事。蔡玉玲及同事第一時間到鳯攸北街搜括商戶的眾多閉路電視片段,發掘了獨家資料,證實襲擊前白衣人聚眾多時,並手持武器;市民多番報告,警車亦曾多次巡經現場坐視不理,踢爆警察前言不對後語。

減少傷害 (Minimize Harm):車牌查冊,出於公眾利益,所得的個人資料雖然涉及私隱,但公開的內容恰如其分,無關的內容,例如接應白衣人私家車號碼或登記公司名稱等,已在畫面上隱去。事實擺在眼前,記者處事公道,亦充分尊重涉事者,給予充裕機會回應,《誰主真相》一輯,既千方百計追查背後鄉紳大佬,深入虎穴,只求一個回應,也訪問了何君堯;過程不卑不亢,用字嚴謹,是非黑白,留待觀眾判斷。

獨立行事 (Act Independently):慶幸還有蔡玉玲及團隊,獨立自主,無私無畏,明知事實擺出來,必得罪權貴,仍然勇往直前,只為追尋真相,不受社會壓力左右。蔡玉玲本人,曾長年在香港電台工作,本來是一位公務員,年前放棄穩定崗位,轉職傳真社開荒,主力做調查報道,其專業認真為同行稱頌,她不惜犧牲政府工去「做應做的事」,我只能拜服並自愧不如;蔡玉玲近來以自由工作者之身協助港台製作,明知合約中,港台可以明正言順不負責法律訴訟,仍然義無反顧,繼續做應做的事。

獎項與榮耀,她為香港電台拿了不少;一切權貴施加的罪與罰,香港電台的官僚現在說與我無關、不能支援。

負責而透明 (Be Accountable and Transparent):「透明度」是相對較新出現在專業記者守則中的要求。今天的傳播環境,眾說紛紜,先入為主,「事實」可以扭曲,每個人都可以質疑任何事情。記者除了追求事實,更應盡可能向觀眾說明資料從何而來,如何得到,甚至描述採訪及調查過程,不只增強報道的說服力,也是負責任的表現。《誰主真相》一輯,具體描述記者追查過程,講述線索從何而來、查過什麼、查不到什麼,整個過程盡可能用畫面呈現。大家亦可留意,《鏗鏘集》的社交媒體專頁有時會補充採訪細節與過程,個別編導亦會撰文,記述構思、感想或選擇追查某題材背後的想法。編導們正是身體力行「透明度」,解釋每個編採決定背後的因由,既是向公眾交代,也是一種公眾教育。

有關7.21元朗襲擊,很多主流媒體幾近不再主動觸碰,不深挖真相,但為了扮作中立持平,又總要象徵式報道一下,於是採取人云亦云,人講我又講的「被動報道」策略,絕對不是負責任的表現。

香港電台用的是市民稅款,不是「政府錢」;服務的是市民,不是政府高官;香港電台員工堅守崗位,才有今天的公營廣播,才見到鳯攸北街當天發生的事。慶幸香港還有一群充滿新聞熱誠的記者,厄困中逆風飛翔,當有一天這點最後的自由燭光被打壓殆盡,也就是香港壽終正寢之時。撐港台,也是撐香港、撐自己。

 

***   ***   ***

(本文文字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公報私仇、選擇性執法的所謂警察

品牌覆滅,精神不死

整肅香港電台第一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