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32 周年】從世情之亂,洞察上主的差遣

0
25

世情之亂,我相信毋須再加筆墨去形容了!但我發現,形容「亂世」容易,講述「上主的差遣」反而更難。在這亂世中,上主要我們作甚麼呢?這真的不容易說。

三十二年前當發生六四事件時,我剛在英國進修,沒有參加在香港的遊行抗爭。但在英國,不少華人與當地人都關心發生在北京所發生的事,差不多在當年的 5 月,直至 6 月 3 日,每個星期日都有遊行示威,走到中國駐英大使館前去抗議。英國在假日時的交通是很麻煩的,我住在伯明翰,星期日沒有直接火車從伯明翰到倫敦,要轉幾輪慢的火車才可以到達。所以星期日一早便要出發,與當時一班在英國讀書的大學生,前往參加遊行。到中午才到達,參加完遊行,很晚上才回到伯明翰。雖然都很辛苦(當然不能與香港人的辛苦相比),但大家都很熱心,大家都關心北京的民主運動。當然 6 月 4 日後,這場民主運動被鎮壓下來。身在英國,有很大可能可以移民不回港,但最後我決定回港,也鼓勵一些在英的學生回港。這樣一回來便三十二年了。

回來時,帶着期望,香港能在「一國兩制」下實踐民主,也能影響中國內地,民主在中國內地開花結果。但三十二年過去,不單內地極權仍在,香港已與中國內地接軌,「一國兩制」失去,完善的選舉制度令民主倒退,國安法令港人連言論自由也失去。

過去的六四,雖然我們未能為中國民主做到甚麼,但最低限度,我們也可以透過遊行和燭光晚會去紀念,但這兩年,因疫情緣故,無法舉行。無法舉行,其實主因並不是疫情,只是政權的藉口。相信明年或更後的日子,政權都會用種種方法攔阻,最後便會以萬能的國安法去阻止。而現在便用非法集結罪,重判參與者,使市民懼怕!

在這情況下,我們還可作甚麼,上主有甚麼要我們做的呢?我只是想有兩點與大家分享:

一,忍耐等候

忍耐等候,不單是因為現在的政治環境,而是要「洞察」上主的差遣時,更需要學習的功課。

「我們的心向來等候耶和華;他是我們的幫助,是我們的盾牌。」(詩三十三 20)。詩人當時的處境是怎樣,我們不大清楚,但我相信詩人的意思,就是在任何時間,我們都應安心等候上主,便會發現上主是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盾牌。

詩篇三十三篇的內容談及上主的創造,特別是他用言語去創造這個世界(6~8 節),「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9 節)。上主的言語是怎樣的言語呢?詩人亦這樣說:「耶和華的言語正直,他的作為盡都信實。他喜愛公義和公平,遍地滿了耶和華的慈愛。」(4、5 節)上主的言語是「正直」、「信實」、「公義」、「公平」,也有「慈愛」。

創造的主不單是創造,詩人又描述他是察看「地上每一個居民」(14 節)的上主。換句話說,人的作為,不論是好是壞,都不能逃脫上主的眼目。此外,對於世人的籌算計劃,詩人又指出「耶和華使列國的籌算歸於無有,使萬民的計算全無功效」(第 10 節),「君王不能因兵多得勝,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靠馬得救是枉然的,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16~17 節)但另一方面,詩人又說「耶和華的籌算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第 11 節)

詩人提出要我們忍耐等候,因為我們所相信的上主是創造、看顧、有計劃的上帝。就算我們這所遭遇的都是困境,我們也毋須憂慮,灰心失望。詩人提出要我們忍耐等候,是要我們在等候中察看上主怎樣成為我們的幫助,成為我們的盾牌。很多時候,我們太多想為上主作工,接受上主的差遣,這本是好事,但詩人的意思,是要我們更多和更先去察看上主的工作。

三十多年,我們的禱求已經三十多年了,但上主也好像沒有回應我們。我們所看見的,「沒有最差,只有更差」。我們會懷疑上主是否有工作,是否同在。但上主的工作,上主的同在,不一定是按我們所期望和我們的祈禱而發生。人的籌算與上主的計劃,不一定是相同的。假若今天香港和中國內地能如我們所期望的改變,這好的時代,好的日子,是否真正的是好呢?

大家都聽過狄更斯的名句:「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最好的可能是最壞的時代,最壞的可能是最好的時代。今天我們看見的最壞的時代,但這會否是更好的時代呢?

在這更壞的日子,讓我們相信上主仍在工作。他要改變的,不一定政治的局面,而是人心的改變。這就如舊約時代,以色列民被擄至巴比倫,他們也曾懷疑上主為甚麼不來拯救。但其實上主要做的,先是人心的改變,然後才是政局的改變。

過去幾年,政治局面變得很差,但我們可以從另一角度去看,我們看到更多人,特別是年青人的醒覺。Mirror 和 Error 的出現,並不是偶然和會突然發生。他們在困難的處境下,不放棄的精神,在安逸的時代中是不會出現的。不錯,今天在法庭內,在牢房中,我們看見到不公不義的裁決和監禁,但我們看見不少的旁聽師、寫信師等等的出現。這些都只有在這更壞的時代中出現,而我們更深信這是上主在工作。

在這崩亂的日子中,讓我們不要只看見負面的事,要看見美好的一面,讓我們能靜看上主在工作。

二,同行公義,實踐真理

在提摩太後書三章 1 節,保羅提及那是一個未世的時代。今天我們也同樣是生活在末世的時代。末世的時代,也是一個亂世的日子。保羅說:「那時人會專愛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毀謗……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好宴樂,不愛上帝,有敬虔的外貌,郤背棄了敬虔的實質。」(三 1~5)在保羅時有這些亂,在今天也是如此。

保羅在《提摩太後書》所寫的,就是要勸勉提摩太要在末世(亂世)中作基督精兵。在這裏我只是想與大家分享書中其中一點,保羅勸勉提摩太,要作貴重的器皿,與其他人一起,追求公義、信實、仁愛和和平。「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之用的,有作為卑賤之用的。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必成為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和樣的善事。你要逃避年輕人的私慾,同那以純潔的心求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實、仁愛、和平。」(二 20~22)

今天我們能夠做的事看來不多,但是持守真理,堅持作貴重聖潔的人,又能夠與更多的人,一同在社會實踐公義、信實、仁愛和和平,我看這是我們應做和可以做的,相信也是上主所期望的,因為先知彌迦清楚指出,上主的心意,就是人能「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人與上主同行」(六 8)

我剛才提及上帝在工作,改變人心,但其實上帝是樂意與人同工的上帝。人心的改變,不單是上主的工作,也是不少人在過去日子中間工作的成果。

在幾年前,當香港人為香港的民主進程作出掙扎時,在紀念六四的事上起了分歧。有人提出不要行禮如儀,有人提出要爭取的是香港的民主,中國內地的事我們管不了……很多不同的意見。但是最近我看到,大家都明白,假若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亦無法有民主。其實大家是沒有分歧的。我看見這實在是上主奇妙的作為。今天當政權要禁止人民去記念六四,要人民忘記的時候,我們要做的,就是大家一同去守着六四這真相,也要繼續傳遞這個真相。

最近我們聽到不少因不願宣誓而辭去區議會議員的事,也因民主初選而被控的 47 人,他們紛紛表示不再參政等,這看來令我們難過,但我覺得毋須這樣負面的看事情。在議會內工作,其實就算佔了三分一議席,其實能改變的也不多。當然這並不表示我們要完全放棄,我們總需要有些人(當然一些真正為民主努力的人,而不是表面民主,內心是建制的人),仍留守在議會中。不過這只是很少數的(事實上你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機會)。正如剛才我說,不一定是政治局面的改變,才是好的時代。反之,人若能在不同崗位上持守真理,實踐公義和憐憫,我深信影響力比在議會中更重要。就好像耶穌在世的影響力,遠比任何政權更大。不少為民主、人權和公義而努力的人,常在歷史中被紀念。反之,極權專政的,只有在歷史中被人唾棄。

沒有人心的改變,好的時代也會變成壞的。保持自己活在真理之中,實踐公義、信實、仁愛與和平,我相信這是在極權當道的日子,上主要差遣我們所做的重要工作。

結語

最後,我用幾句禱文來結束:

「主,求你幫助我們,在黑暗日子中,作光明之子;在邪惡當道之時,行善不行惡;在受欺壓的人中,彰顯你的慈愛;在謊言與荒謬的世代中,持守公義與真理。阿們!」

 

作者網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