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国大选】拒绝被操控,巴雷特理当有权审理川普选举案件

0
1473
捍卫大法官的权力

【2020年10月13日星期二】(明德网Daisy编译)美国民主党提出的撤出理论认为,如果当选了大法官,巴雷特因涉及总统竞选,就应该在有关总统竞选的案件中撤出,然而这个理论并站不住脚。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参议院星期一开始为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举行确认听证会,民主党人知道他们不太可能阻止她升任最高法院法官。因此,他们正在开展一项假设的道德理论,即如果她加入法院,她必须在与总统选举有关的案件中撤出。

该理论是因为川普总统提名了巴雷特法官,她在判断选举案件时存在利益冲突。参议员谢尔登·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认为该标准是“判断一个合理的观察员是否可以合理地判断她参与涉及的川普连任的是非。”可以肯定的是,怀特豪斯先生根本不知道“合理”是什么意思。

这种新的撤消理论符合民主党对最高法院作为结果导向的超级立法机构的看法,但作为司法原则是错误的。按照怀特豪斯先生的标准,尼尔·戈索奇(Neil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法官是否应在涉及川普总统财务文件的案件中撤出?顺便一提,他们在该案件中反对了川普总统。同理,露丝·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和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是否应该拒绝听审克林顿诉保拉·琼斯(Clinton v.Paula Jones)的案子?

正如我们在《纽约太阳报》的朋友提醒我们的那样,高等法院回避的黄金标准是由安东尼·斯卡利亚大法官于2004年撰写的。斯卡利亚(Scalia)与包括副总统切尼(Dick Cheney)在内的一群人还一起进猎过鸭。然而,他拒绝在切尼总统以其官方身份参加的案件中撤出。斯卡利亚写道,“当朋友的个人财富或个人自由受到争议时,”友谊才是回避的理由,而不是因为他的“官方行为受到争议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