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鳥盟,脊樑可以硬一點嗎?

0
30

曾幾何時,有人問歐洲綠黨中人,「你們是左還是右?」,對方答:「我們在前面」,好型。

然而,面對極權,除非不想跟它交手,否則不好擺位,尤其是國際環保團體。立場太軟,失本色,太硬,又怕得失互動機會。

極權放在兩岸關係上亦然。如果你是國際民間團體,要做一張中國地圖,要否把台灣納入版圖,總會把其中一邊惹火;而結果,通常是誰拳頭大說了算,道理被犧牲掉。

這讓我想到近期發生的圈內事。

台灣是候鳥過境的重要中轉站,「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在我幾十年前在台灣讀書已經非常活躍,而且是國際鳥盟成員。只不過,即使是保育組織,在兩地政治關係緊張下,仍會躺著中槍。最近,國際鳥盟便議決迫退「中華民國野鳥學會」。

看罷「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的以下聲明,不難看到「有強權無公理」的醜陋,難怪台灣環保友人回罵一句:「國際鳥盟去吃大便!😡😡😡」

國際鳥盟為了處理名稱的問題,自 2019 年底起要求中華鳥會更改合法註冊的中文名稱,而本會作為共同為保育努力的合作夥伴,願意對此議題進行討論。事實上,中華鳥會在過去的 20 年間已被要求更改過英文名稱三次,這是首次被提及中文名稱的問題。但是,國際鳥盟全球理事會片面要求本會簽署一份文件,承諾不促進或倡導中華民國的合法性及台灣脫離中國獨立。中華鳥會作為一個野鳥保育的非政府組織,從未就任何此類議題表達過立場,我們認為簽署這樣的文件相當不合適,因此拒絕簽署。中華鳥會不是政治推手,我們是保育組織!

除了要求中華鳥會更改名稱並簽署聲明之外,國際鳥盟也告知他們將不參與由台灣政府全額或部分資助的任何相關活動,也不允許國際鳥盟的名稱和標誌被使用或展示在有標示我國國旗、標誌、符號等相關文件、文獻、報告或任何形式的傳播媒體。國際鳥盟解釋,之所以這樣做的目的,是因為對國際鳥盟而言,一方面要與中華民國的「獨立」保持距離,另一方面又從該實體政府獲取經濟利益是「奇怪」的事情。這樣的聲明顯然是基於政治考量,而國際鳥盟這樣的全球保育組織不應該做出這樣的決定!

甚至,無論是名稱變更、簽屬文件或接受這些新的合作規則,只要國際鳥盟單方面認為中華鳥會是風險,仍會被移除會籍。

為著保住中國市場,綠色圈子或要某程度的妥協,但無必要作惡。

美國眾議員 Liz Cheney 近日去信美國司法部要求調查該國老牌環保組織塞拉俱樂部(Sierra Club)和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等非政府組織,認為 CCP 和俄羅斯試圖利用這些組織影響美國政策。早於 2018 年,共和黨議員 Rob Bishop 等便去信 NRDC 質疑該組織在處理中國環境問題時,似乎會自我審查,避免批評官員。至於 NRDC,則否認指控。

環保團體抱持的其中信念,是公義。知道處理政治不易,但脊樑可以硬一點嗎?

【聲援台灣鳥會行動】

看不過國際鳥盟的鳥相衰樣,可參考以下文本,去信鳥盟要求說明決定,也藉此施壓,吃相別太難看。

參考文本:

I am shocked and disappointed to know that the 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 (CWBF) was removed from the BirdLif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Being the world’s largest and leading bird conservation partnership, BirdLife International is expected to handle international issues in a professional matter and with the priority in bird conservation. However, from the press release made by the CWBF Secretariat on 15 September 2020 (https://www.bird.org.tw/news/585), it seems the negotiation and discussion between CWBF and BirdLife International is still on-going but ended abruptly by the notification of removal from the partnership. I am writing to urge BirdLife International to explain why and on what grounds such decision was made. I am deeply concerned if such political position is taken by BirdLife International, it will cause unnecessary adverse impacts on the bird conservation works between various BirdLife partners and may hinder the conservation of globally threatened species along various flyways around the world.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不左不右不前落在後頭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