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2021】獨立書商稱被逼自我審查 僅山道文化仍售《元朗黑夜》等社運書 楊子俊:唔試唔會知結果

0
59

《國安法》實施後首個書展明天開幕,建制團體早前發起舉報涉違法書籍行動,貿發局亦多次表示,將轉介警方處理違法書籍。《立場》訪問山道文化、峰鳥文化、次文化堂等獨立參展商,其中山道文化是場館內唯一一間仍堅持出售《元朗黑夜》、《逆權教師》和《假如讓我畫下去》等與香港社運有關書籍的書商。創辦人之一楊子俊表示,仍希望面向大眾,相信書籍內容沒有犯法,如被舉報,也相信能夠處理。

三聯、中華設專區展示中國國情書

記者現場觀察,展場內與社運相關的書籍明顯較往年少,主流書商如三聯和中華書局更劃出專屬範圍,展出中國國情、習近平作品及一帶一路等相關書籍。三聯亦展出一本由新民主出版社出版的《國際視野中的香港修例風波》,當中整合各地對 2019 年「大動亂」的社評。各大學出版社則仍有展出香港議題書籍,例如港大便有展出其法律學院兼任教授陳文敏所著,《公義在香港》的中文新版。

綜觀全場,只有「山道文化」展出多本社運書籍,包括由前記者柳俊江紀錄「721 元朗事件」的《元朗黑夜》、因私下畫政治漫畫被判「專業失德」的 vawongsir 所著的《假如讓我畫下去》、於「612」被射中右眼的前教師楊子俊撰寫的《逆權教師》、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的《石牆生花》等。

山道文化:書籍沒有犯法 希望能光明正大出售

山道文化創辦人之一楊子俊表示,已特地收起了其他更敏感的書,認為現場出售的書都是「安全」,但如果有人單看作者身份便舉報或投訴的話,他認為他們也需要面對此風險,「如果大家都唔嘗試做,其實永遠不會知道結果,我哋慢慢將自由送畀人哋」。

楊子俊說,沒有參加獨立書展,因仍希望面向大眾,而且他認為既然書籍本來沒有犯法,希望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售,如果最後「出事」,他也有信心可以處理到。他又指,山道文化的展場特地用「流動設計」,一旦有書籍出問題,只需反轉展板即可收起宣傳。

他亦指,本來計劃出版兩本哲學書,但因封面出現連儂牆和「中大保衛戰」圖片而遭印廠拒絕。他指,未來計劃自行印書,書展現場亦有數本書由山道文化自行印刷。

編輯批評投訴機制模糊  嘆自我審查

山道文化編輯 Sam 表示,出版社內部經過多番認真審視,認為書籍安全才會放出來出售,「團隊會睇得再仔細啲,會唔會入面有啲敏感嘅字句,或者敏感啲嘅相片,都會仔細審視…19 年基本上有信心就可以放出嚟,但今年就多咗呢啲憂慮。」他不認為出售的書籍,會被指控涉及顛覆或挑戰主權的意圖,但提到貿發局曾表示若接獲投訴會報警處理,但其後卻未有再發出任何指示,Sam 批評投訴機制模糊,未知被投訴時會否有申辯及澄清的機會,現階段只能見步行步,如接獲投訴,有關書籍會否被即時下架亦屬未知之數。

作為出版商需要自我審查,Sam 自言感灰心,「出版本身嘅意義在於傳遞資訊,或者記錄低啲嘢。但而家礙於貿發局好模糊嘅機制,令到我哋對一啲書擺唔擺出嚟,會好多考慮。」

蜂鳥出版:政治書暢銷 重出《無權者》中文版

蜂鳥出版最近重印關於後極權時代的《無權勢者的力量》(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多間書店均售罄,蜂鳥出版今次書展亦有帶上該書,以及《主權在民論:理念和挑戰》和《壞時代心理學》等書。

蜂鳥出版負責人指,近年政治書一般都非常暢銷。問及會否擔心以上書籍觸及「紅線」,負責人笑言,「如果呢啲都有事,我哋執得㗎啦」。對於有其他書商表示今年參展有較多擔憂,蜂鳥出版負責人指自己顧慮不多,沒有特別收起某些書籍,但明白行家為何擔心,「呢個係政府搞嘅嘢,大家有 concerns 好正常」。

蜂鳥出版今年同時參加貿發局書展及富德樓的獨立書展,負責人認為百花齊放比較好,加上不用另外安排員工到獨立書展賣書,故同時參加兩個展覽。她也認為,貿發局書展的重要性沒有以往大,如果要賣政治敏感書籍,可以轉去獨立書店出售。

次文化堂:見字讀書 挺腰做人

過去曾出版多本暢銷時政書的次文化堂,今年未有再出版時政新書,由文學、愛情小品、舊經典書取而代之,但在展覽位置上方貼上「見字讀書 挺腰做人」的大字。社長彭志銘表示,今年書商的自我審查是前所未見,大家只想安然度過書展。他解釋標語指,希望大家都讀書,培養自己思想能力和智識,繼續做自己學問,保持好的精神狀態,然後做個「有腰骨的好人」。

彭志銘指,早已預計到今年書展近乎沒有政治書,認為書展失去多元聲音,代表香港出版及言論自由的沒落。他也擔心山道文化的書雖然本來沒犯法,但因「紅線」不清楚,開展後如被人投訴及舉報,將再標誌了自由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