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世派廢物 誰會第一批被「焚化」?

0
28

真~香港人不會忘記721,亦不會忘記菜肉包;他為我們尋找真相,還真~香港人一個公道。但在黨安法主導下的「誰主真相」,官版真相結果是,菜肉包被判有罪;官老爺指他可以考慮以其他途徑,例如另以書面(向運輸處)作出申請。實情是立場新聞的記者,在去年年底已經嘗試以「新聞」為由作出申請,卻被拒絕。官老爺所指的途徑明顯是此路不通,但同時官老爺又無一如其他案件,在判決時平衡地指出條例已經過時;法治對新聞自由明顯失去了應有保障。黨安法橫空寵幸香港不足一年,香港已經沉淪至此,將來法庭有紀委同審,完全不是夢!又一個失眠的晚上,我收聽港台第三台的音樂節目,豈料聽到「OK令人想嘔」的禮義廉,荃灣大媽冧冧,真係去左做主持,清晨五時三十分的我,一聲怒屌之後,還是沐浴更衣,去找游老師飲早茶吧!

「廣播道生抽王要令港台,變香港賤台呀!蒼天助柒,不助港呀!」游老師咬了一口菜肉包,呷了一口普洱茶之後說:「美德呀,港台淪為廢物內循環基地,的確柒在令人深屌遺憾,但你有無想過,獻世派現時動作越多,就是他們不想被列作『廢物焚化負面清單』。我不是去年已經跟你說過,阿爺最想整治的就是獻世派嗎?(加網址」但選你老母方案,不是大大有利獻世派,萬年無期的禍港安排嗎?禮義廉的涼廁長還‘慌死人唔知’ ,無恥地表示,願意轉換跑道去競選捐萎。我實在的丈八金剛,唯有請游老師繼續為我解惑。

阿爺對獻世派有幾失望,就有呼吸都知;但這群圈養出來的廢物,完全是他自己一手造成,與人無尤。現時選你老母方案的1500席捐萎,從界別分類中,我們完全聞到是天朝黨員與新香港人的味道,意味著這1500人,根本就是天朝的地下黨員,令天朝成為垃圾會之中的第一大黨。若從這個基本認知分析,我們就可以看出,現時獻世派所缺乏的元素。例如:論又紅又專,孽畜之瘤的呻吟黨,既沒有新香港人的黨籍,又沒有他們的財力,肯定是死無全屍!如果大家小心留意,孽畜之瘤咆哮越多,軍機處行走的田飛豬教授就越是狠批,他所指的「兩面派」,焗盅人都聽得出,是指孽畜之瘤及期黨羽。那獻世派如何可以洗底?如何可以有得留低呢?按游老師的說法,關鍵在於三點:搶佔輿論陣地,表示可以與廣大群眾溝通。搶佔道德高地,表示可以與反對派溝通。搶佔政治絕地,表示可以與台灣溝通。

第三點要求當然是痴人說夢,因為獻世派的水平,低得令台灣人嗤之以鼻。何況高處長之恥未雪,台灣方面何必在為獻世派抬橋呢?但第一、第二點要求,獻世派造假過關,完全無難道,也是他們過去懞騙阿爺的絕活。他們從前會自詡為Kill Opinion Leader,不停在Youtube自high;現時,他們就會想盡方法,趁港台病,攞港台命,務求可以加入港台第柒台,表示搶佔到反中亂港的輿論陣地,成功與廣大市民溝通。獻世派為免焚化,類似「OK令人想嘔」的冧冧妖獸,肯定會陸續出現,騎乘港台!不過,始終這類平台有限,加上刺荊文化大軍壓境,大老板就是從前西廠大內總管文公公,這類所謂的反中亂港的輿論陣地,只會高度地被壓縮。

第二點,可以與反對派溝通,就變成比較實際的做法。我們試想想,由田飛豬教授宣旨「忠誠的廢物」一刻開始,獻世派無論如何整容,也已經是廢物;同一時間,阿爺現時的心魔,就是極擔心反對派不參與選你老母的各次選舉。戲世派可以做的,就是表演得比反對派更反對派,在垃圾會內,當好阿爺想看到的演員;為阿爺充撐場面。否則,我們便無法解釋,孽畜之瘤為何會突然高呼:Over my dead body。當然我相信讀者們也會同意:Dead body就唔好講喇,直接去死啦!又或者學馬面廓,表示:有得傾。以看似協助反對派的態度,來保住馬命。但又從來不透露牛頭是誰。結果反對派只是便宜了馬面廓,卻仍然無法有兩個分組提名入閘。可見,獻世派將死,其招也賤呀!

我沉思了一會,反問游老師:「如果阿爺鐵了心開鍘,獻世派就算做到三個搶佔,也可能無法逃離廢物焚化的命運呢!」游老師說:「美德呀!你太年輕了!就算要焚化,也有先後之分,只要不是第一批被焚化的廢物,便還有活命的可能,所以就有第四個搶佔,就是搶佔焚化場地,表示阿爺應該先處理㐂娥正苦班膠官。」

我即時大叫一聲:咁毒?游老師卻顯得淡淡然地說:「抵燒有餘,阿爺七一擺百歲大壽,原先想以全國通關服常,向全球彰顯黨的偉大領導。現在㐂娥正苦真的沒戲了!壞了阿爺大事,戲世派為求保命,當然是矛盾轉移,先送㐂娥正苦的膠官一程吧!」怪不得獻世派的廢物,位位賊眉賊眼,咁毒都諗到,果然相由心生呀!游老師冷笑一句:「那群竊港的新香港人,難道不是賊眉賊眼嗎?」我一時語塞,心想荃灣大媽冧冧教曉了我一件事,騙徒的手法,確實是層出不窮。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IG: tammeidak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