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的一場修煉

0
29

一個係零傳媒經驗的政務官廣播處長李百全,一個係香港電台一手揍大的助理廣播處長區麗雅,兩個人合力拆緊香港電台這個招牌,「百年老店」好快會落得支離破碎。政務官處長執行硬政治任務,喺今時今日「新香港」,我可以講乜?同佢講道理係對牛彈琴?最令人激氣嘅係,區麗雅你仲要唔要專業呢個顏面?定係你從來都無尊重過傳媒呢個專業?做人要飲水思源。

原本,香港市民以為自己係公共廣播老闆,看在心裡簡直滴血。有心人不忍香港電台就此變「新香港電台」,發起一人一信投訴廣播處長李百全和助理廣播處長區麗雅,列舉五大罪行: 「濫用職權」、「玩忽職守」、「有欠公允」、「偏離方向」、「行事偏頗」。驟眼一看,好似、會唔會、或者多左?諗深一層,實在有其道理。

先說編輯自主,從來都不是一個人說了算。不是作為總編輯的廣播處長一人,也不是前線編導一人。

多年行之有效,恒常機制是前線編導由監製以至高級監製把關, 最後由總監守尾門,無問題就「出街」。作為總編輯的廣播處長,去到呢個「高層次」,只係管編輯方向,管節目方向,甚少直接過問前線,這才叫掌舵。當然,我們一直有上移制度,遇上爭議性題材,編輯決定會向上移,最終由總編輯落最後決定。

整個指揮鏈 (chain of command)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專業和信任。多年來,我們所說的編輯自主是專業自主和獨立。我們層級之間為做好節目,常常相互討論,甚至激辯,但一律以專業為依歸,即係「講道理,擺理由」。 如何處理才是不偏不倚,如何剪輯才不會墮入自我審查?

舉一個我自己經歷的實例:建制派區議會因0371選舉大敗,04年踏正立會選舉日,我要出一集鏗鏘,講年輕人踏出參與社會的一步。那年的風雨,時任廣播處長朱培慶下令要有冷靜期,所以要我的節目讓路。我不服,質疑「冷靜期」的出處,我只知選舉時的確有此一說,但針對的是助選團,不是傳媒。專業傳媒,從來都冷靜,亦有法律規範。結果,處長讓步(今天回看,朱處長是有其氣度,最後亦選擇相信前線員工)。

節目未出街已經風風火火,當然招來「層層𥄫到實」的優惠待遇。我記得當時總監以至其下各層主管都來到剪接房睇片,原本副處長都話要睇,後來以不令節目過度被關注為由選擇睇出街。節目當中一段,拍下年輕劇場演員在舞台重構七一遊行,一邊踏步一邊呼喊:「一步,兩步,三步,董建華下台!」當時的總監沒有指出這個有問題,但最後版本,我刪了「董建華下台」,因為說故事來說,我想觀眾留意的是那幾步。我有沒有自我審查?或者有。是政治決定,還是專業決定?我仍相信是後者。

新廣播處長有沒有這個氣度,以專業(如果他有)說服他抽節目的決定?區麗雅作為港台人,理應是富經驗的資深編輯,有沒有做好工作,向前線人員解釋背後理據?道理不清,甚至說不出口,而以職權壓服前線製作人員,不就是「濫用職權」嗎?

退一萬步,在港區國安法下,新廣播處長有權提醒製作人員,做新聞時事節目沒可能沒有紅線。好了,你抽起了什麼節目呢?《香港故事:疫行者》(原本叫「香港病了」,為何要改真係不明所以?!) 講說唱樂隊LMF的一輯,內容一點粗口也沒有,雅與不雅誰說了算?違反了什麼《守則》?還是提及創作自由而觸動了國家安全的神經?

《鏗鏘集》原本29/3出街的「青春的一場修煉」,又錯在哪裡?是不能訪問中大學生會嗎?但節目同時亦訪間了建制派的校董劉國勳,還有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成員容海恩,有不同聲音了吧?噢,原來是篇幅不及學生們?只有三分鐘?幾時做節目是以秤時間為標準?選舉節目嗎?新廣播處長唔識,區麗雅你會唔識?你有沒有負責任向「傳媒零經驗」的李百全解釋?指出他的謬誤?

再說《議事論事》,邀約了不同政治光譜的人物討論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就香港新選舉制度的決定。法律新自然眾說紛紜,公眾還在消化和摸索,包括政界學界。不準確在哪裡呢?旁白問下幾時有普選都係罪?唔準問?

究竟紅線在哪裡?可以說清楚嗎?處長以至區麗雅一直不說清楚,閉門睇片,跟著就「抽呢個抽果個」,很難不令人說你同處長「係咪玩泥沙乎?!」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一直要求見面討論,見左味?退多一萬步,一日唔講清楚,前線點跟著做呢?這就是「有欠公允」,難怪人家話你「玩忽職守」。

《香港電台約章》有這麼幾句重要公共目的和使命說在前頭,抄錄如下:

香港電台的公共目的及使命, 是透過準確而持平嘅新聞及資訊節目,增加對一國兩制的認識,增加對國家的認識,「讓市民認同公民身分及促進公民社會發展」、「提供開放平台,讓公眾暢所欲言,以不畏懼和不 偏私的方式交流意見」、「鼓勵社會共融及多元化」、「推動教育和鼓勵學習」 、「激發市民創意,推動追求卓越成就的風氣,豐富港人的多元文化生活。」

就以處長抽起的節目,以至傳言2021年度嘅「五夜講場」暫停,我都會問,「公民社會發展」、「多元文化」、「開放平台」、「暢所欲言」等等是否不再提倡?區麗雅和處長,你們是否「偏離方向」了?

最後,「行事偏頗」,的確見仁見智。咁你哋幾時見工會呢?你們不會以為29/3晚上出了一篇新聞稿就當同港台員工傾左?對外同對內,識分啩?咁都唔識,就真係「行事偏頗」。

其實,仲有一個罪行叫「有歪倫理」。新處長唔知,助理處長區麗雅無可能唔知。臨時臨急抽起一集講眾籌網媒的《鏗鏘集》,叫教育電視組別嘅編導同監製忽然接手一集。開台咁耐,聞所未聞!鏗鏘同事睇得開,ETV同事都未必囉!人要面,樹要皮,情可以堪。

原本,香港電台這家百年老店近年在年輕一輩製作人的努力下,屢有佳作、緊貼時代。《鏗鏘說》、《五夜講場》、《好想藝術》等等,都一洗果陣老氣橫秋的「叔味」,凝聚了一大批跨年齡的觀眾群。處長空降,橫衝直撞將多年行之有效嘅編採同製作制度廢掉,硬塞一套中央集權式,如同自我審查嘅編輯流程。一句不合《香法電台約章》,不乎《節目製作人員守則》,處長就抽起節目,解釋欠奉,枉論專業討論。年輕一輩的心血「倒左落咸水海」,仲要被人質疑浪費公帑?

都說這個年代講道理好艱難。

 

原刊自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