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工程管理員被綁架 做12天「完美情人」後獲救

0
454
柬埔寨西港市经济特区。网络图片。

【2022年08月25日讯】西哈努克市(又称:西港)是柬埔寨一个著名的港口城市。这里曾经因为拥有美丽的沙滩和廉价美食而深受西方游客青睐,但近几年这里已蜕变为赌、毒、黄、骗汇集的罪恶沼泽。一名来自中国的工程管理人员曾在此被绑架转卖并从事诈骗,侥幸获救后向媒体披露了西港园区罪恶的冰山一角。

绑架与转卖

李明然毕业于中国一所大专高等院校的工程管理系,曾经在缅甸、老挝等多个国家的华人工地工作过。 2019年他跟随一个福建开发商团队来到西港市参与项目建设,此后就在柬埔寨工作了三年。

在柬埔寨西港市一条临湖傍山的环山公路附近,经常会有一群野生猴子下山到公路边跳跃着伸手向路人讨要食物,而李明然在西港工作期间养成了与同事一起给猴子喂食的习惯。

2021年12月某一天的下午大约5点,时年26岁的李明然一时疏忽,孤身一人在公路边给围上来的猴群分发香蕉和山竹,他没有想到危险已经来临。正当他仔细观察猴子们的举动时,身后突然传来猛拉车门的声音,未及转身查看,他的后腰位置就明显感觉到一把尖利的器物,两只手臂则被人死死架住了。是四个男人绑架了他。这些人用口罩遮住大半个面部,除司机外,其余三人一人手持枪支,另两人手握利刀。

李明然本能地他挣扎着喊了声“救命”,随后又改口大喊“help”。但接着拿手枪的男子就操持一口东北方言警告他“老实点,不要乱喊”。李明然很害怕被杀,立即闭上嘴巴,随后被拖上车,整个过程不到10秒。

“这是一场蓄谋的绑架。”李明然事后回忆起自己被绑架的情形,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李明然被绑架时,先被掳上一辆汽车,刚被推搡到车内最后一排,一个黑色头罩就套住了他的头,手机也随之被收走。大约一个小时后,李明然的头罩被摘掉时,他发现自己被带了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这个不大的房间里有四张上下铺,床腿边靠着另外两个极度疲倦的年轻人,他们的手上有明显的青紫色伤痕。

被关进这个房间的当天,李明然先莫名地挨了两个耳光,他看了看房间里另外两个浑身是伤、脏兮兮的年轻人,知道钱财是保不住了,“保命最重要”,所以他尽可能积极配合绑匪的一切指令。

这里的规矩很严苛,每个人都被限制在一米的活动空间里,禁止互相交流。房间里配置有两个摄像头,违反规定者会被电棍伺候。每天一人两瓶水和一桶价值不到1美金的泡面。

李明然被抓到这里后不久,就有一个绑匪手持电棍连吼带吓地告诉他,“我们只是谋财,不会伤害性命,只要你乖乖地配合。”为了免去皮肉之苦,李明然乖乖解锁手机,打开手机上支付宝、微信、银行app,把账户上的3万美金转给了对方。

第二天,绑匪又强迫李明然给朋友发信息借钱,向父母要钱,直到榨干可能的最后一分钱后,一名手持电棍的绑匪晃到李明然面前,说给他找了份工作,其实就是把他卖到了网投园区。

第三天晚上8点左右,李明然被带走了。在机场附近的公路上,他从一辆车被转移到另一辆车上。通过交易双方的对谈,他知道自己被卖了1.5万美金。

“完美情人”

和其他许多被绑架、贩卖的骗来的无辜者一样,李明然被卖到了西港的一个网投产业园,被迫从事网络诈骗。

据他讲述,西港大部分的网投园区都如同独立王国,大门口有荷枪实弹的宪兵把守,铁门通常紧闭,围墙上还设有双层的蛇腹刀片铁丝网。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甚至连警察等执法部门人员都无权进入。在这里,唯有业绩突出的人员或者公司高层才享有进出园区的权利。

李明然在网投园区的活动空间仅限于两层楼,一楼是住处,二楼是办公场合。日常吃饭,会有人送饭到门口。他每天至少有14个小时都在“工作”,最多能休息6个小时,没有休息日。

除了工作上的超负荷运转,所有人都背负业绩指标,新人要在2~3个月内开单,老员工每个月要入金30万。没有业绩或者不积极“工作”的员工,动辄被关到小黑屋被拳打脚踢或电击。

李明然在这里被分配从事网络爱情诈骗,通过扮演成功、多金、正直、喜欢读书、热爱生活、温柔真诚的“完美的情人”人设(人物设定),让女性失去判断力和警觉,然后伺机引诱对方在虚假软件上充值做网络投资,一旦对方充值大笔的资金后,“完美情人”就会立即消失。这种骗术在中国国内被叫做“杀猪盘”。

李明然和其他被转卖到这个园区的人每天都要喊口号——“荣归故里,争创佳绩”。诈骗公司为了鼓励“业务员”开单,不支付基本薪资,只给予他们提成。李明然所在公司提成是20%~35%。表现机敏的李明然得到了主管的赏识,一去就被分到了“冠军组”。这个组有10个人,每月骗来的资金高达600万。

但那些业绩差的人员处境就十分悲惨。有的人多次被转卖,每转卖一次背负的“赔付金”就会增加数千美元,甚至上万美元。一旦被判定没有利用和转卖的价值了,还可能面临被摘取器官的恐怖结局。

艰难的自救

李明然不愿意骗人,他感觉自己在这里一天也待不下去,但他更害怕自己被转卖而陷入不堪设想的悲惨境地。他极力在主管面前表现自己的优势和能力,凭着自己的“小聪明”为自己争取时间,以便暗中寻找逃离的机会。他知道主管的耐心是有限的,他必须加快求助。

他曾经趁人不注意,躲在阳台上勘察地形,发现围墙拐角处铁丝网缝隙比较大,估计可以翻出去,虽然可能会被铁丝网上的刀片划伤,但为了逃命这点皮外伤可以忽略不计。

然后他偷偷联系上朋友,计划让朋友在外面接应,半夜趁人熟睡时翻墙逃出去。但是这个计划被朋友劝阻了。朋友告诉他,园区岗哨人员都有枪,那个位置正好位于两个岗哨的中间,翻墙时一旦被岗哨值班人员发现会被直接开枪击毙。

李明然只好转而在网络上搜寻求救渠道。他在深夜里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编辑了一大段自己被卖的经历,发给一家曾经报导过多起诈骗案例的自媒体,希望得到帮助。而对方建议他向西港的义工队求助。他又辗转联系上了义工队,对方建议他在脸书上给西港省长郭宗仁留言求救。

李明然刷新了省长脸书上的每一条帖文,然后把自己编辑好的经历作为留言发给省长。持续两天留言后,脸书上有了回信,省长安排了一位警察和他联系。第二天,有一位警察直接来到李明然所在的园区要人。李明然得救了,此时他已经在这个园区被迫做了12天“完美情人”。

与其他想尽办法求救而失败的受害者相比,李明然是相当幸运的人。因为西港的社会环境极其复杂,警察体系内的人员也鱼龙混杂。有的时候,警方出动警力跑到现场救人,还没赶到目的地,已经有警察向诈骗团伙通风报信,网投公司早就转移了报警对象,让警方徒劳无功还陷入被动。而一旦有人报警而没能成功获救,报警者就会遭到残酷的惩罚,然后再被转卖掉。

李明然获救后一刻也不想在西港停留,他在移民局办完保释手续后,立即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这个曾给他带来不可磨灭的心理创伤的城市。(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