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遭中国警察入室绑架 16岁女儿在美对媒体发声

0
179
父母遭中共绑架、在美读书的16岁法轮功学员陈法缘。(李桂秀/大纪元)

【2021年03月15日讯】2020年10月27日晚,在大陆长沙市的陈阳、曹志敏夫妇等几位法轮功学员被二十多名中共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关押至今。目前陈阳、曹志敏夫妇在美国私校读书的女儿陈法缘也面临险境。 2021年3月13日16岁的陈法缘站出来向媒体发声,希望大陆公检法人员无条件释放父母与其他同时被绑架的同修。

陈法缘小时候与妈妈曹志敏在一起。(本人提供)

陈法缘在美国的监护人朱莉娅(Julia)女士介绍中共警察绑架孩子做人质企图构陷法轮功学员,她近日在明慧网上看到与陈法缘父母同时遭绑架的李志刚的外甥俊俊无辜被抓后非法扣押至今,家属多方交涉警方仍不放人;被绑架的陆丛英同样受到威胁,警察欲把其儿子从广州的学校弄回押起来。

“这是中共警察的阴谋诡计,欲利用孩子钳制大人,可怜的孩子成了他们手里的人质。”朱莉娅说:“现在陈阳、曹志敏的八十多岁的老父老母被恶警追问孙女儿陈法缘在何处,(恶警)意欲实施这种恶劣的钓鱼。幸好陈法缘在美国,目前是安全的,但不知道中共这只黑手会不会伸到海外这边来。”

近日,记者采访到了16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法缘。

记者:中共警察为什么绑架你的父母?

法缘:警察绑架的原因是我父母和法轮功同修在一起交流、阅读《转法轮》书籍。警察已经监控爸爸妈妈有很长时间了,他们不允许看《转法轮》这本书,在大陆这是禁书。

可我知道《转法轮》这本书对父母太重要了。爸爸从中学的时候就开始了遗传性的哮喘,加上体弱多病要吃很多药。妈妈很小的时候就患有青光眼,她为治病找过很多气功师,但是病情都没有消减。父母为什么走进法轮大法修炼?就是因为通过通读《转法轮》这本书修炼,他们的病全好了。

爷爷奶奶为爸爸身体好了、不再花很多医疗费而心安了,外公外婆也是很高兴看到父母在道德和身心各方面的变化。

1998年湖南爆发特大洪灾,爸爸默默地捐出几年来积攒的积蓄,一共有几千元。他不张扬,事后才被人们渐渐知道。好像这一切都是应该的、是他应该做的。

我在家每当翻抽屉的时候,总能看到年年单位颁发给爸爸的奖状。说明爸爸是很好的人,我也为自己有这样的爸爸而骄傲。

记者:你是什么时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让你感到受益是什么?

我出生父母就带我修炼大法了,我从小长到16岁没有出现什么病,身体很健康,从没有吃过什么药。

修炼让我开智开慧,我学什么知识都比较快,学校学习我不会像其他同学那样特别的辛苦就可以成绩很好。

有一点体会,我渐渐发现爸爸妈妈坚持好好学《转法轮》的时候,他们的心态都很祥和,对别人包括对我都非常非常的和善,也发现他们坚持好好学法的时候,遇到矛盾他们都能够按照大法的要求思考自身的不足,在一些问题上能更多地考虑别人,看到他们的变化和行为,我才真正知道修炼大法好在哪里。

陈法缘谈自己与父母在修炼法轮大法中的受益。(李桂秀/大纪元)

更重要的是,我学《转法轮》的时候,大法讲“真、善、忍”,以“真、善、忍”为标准来要求自己,当别人比我好或者我要的东西没有拿到的时候,我心里压抑,会很生气,内心很争斗,可我一想到大法的要求,不平心态就会释怀很多。有一段时间我天天学法,体会到大法要求的那种去到无私做人境界的时候,我发现我很开心,每天都笑,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不再会有这种妒嫉的肮脏心理了,知道为别人的成绩而高兴,也会欣赏他人的长处。

我学大法有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要学,但是慢慢的、渐渐的,当我更认真学法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心态不同以往了。我16岁了,终于对大法的认识越来越清楚了,现在我也理解父母和那些家乡的同修们为什么在中共的残酷打压下还在坚持修炼,因为他们和我一样已经离不开法轮大法了。

我学音乐学二胡,学《转法轮》我从大法中体悟更多,我渐渐地把求名的心放淡了,更多地注重音乐的意境和内涵、更多地注重音乐的历史和文化,大法让我知道传统正统对充实生命本身内在有多么重要。

陈法缘学音乐学二胡更注重其内涵和文化。(李桂秀/大纪元)

记者:你目前最担忧父母什么?

法缘:过去我只知道1999年迫害开始之后父母去北京上访先后被绑架,爸爸被非法判四年、妈妈三年。爸爸有两颗门牙就是在那个期间没的。

这次父母被绑架后,我才在明慧网上看到他们当年被迫害的真实经历:爸爸在赤山监狱遭到酷刑,他拒穿囚服、不出工、学法炼功遭毒打,被上铁铐、关禁闭;爸爸曾绝食近一个月抗议对他本人的迫害,结果被用竹筒野蛮灌食;他曾被恶警用电棍电击,曾经有四五个犯人将其脱光衣服毒打,用竹条抽打全身,被打得全身是伤,脸、腿多处流血。

现在我担忧没有一点点父母的近况消息,我最担心他们再次遭到毒打和酷刑……逼迫他们“转化”放弃修炼。因为爸爸妈妈的身体都是炼大法好的,大法给了他们正的能量,如果他们遭到各样的酷刑折磨,真的挺不过去了,要真的不炼了,那他们的身体就会回到从前,浑身是病。

在采访中间休息的时候,监护人朱莉娅介绍,父母遭绑架后法缘经常哭泣,有的时候哭得撕心裂肺的,“我在半夜听到她的哭声就来到她身边安慰她陪伴她。”父母的不幸对她的伤害已经超出监护人保护孩子的程度。现在法缘已经没有了生活来源,一些好人在帮助送吃的和衣物,学校也允许她缓交学费,即使这样她也是恐惧。她说她不知道她的父母会怎么样、不知道她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她说她像在大陆一样害怕看到警车、害怕听到警车响。

痛苦中的陈法缘(李桂秀/大纪元)
陈法缘通过炼功让自己的心态平静下来。(李桂秀/大纪元)

朱莉娅希望法缘的父母早日出来获得自由,希望美国和国际社会关注和帮助解决这件事情。

采访的最后,陈法缘重新整理了梳妆,穿上了亮丽传统的演出服,手里拿着二胡。“请不必再为我担心了。”她说:“爸爸妈妈不会愿意看见我一蹶不振的样子,他们会希望我和他们一样不悲伤。下面我给大家奏一首曲子,叫‘得度’。”

陈法缘演奏一首曲子“得度”表达对父母的思念。(李桂秀/大纪元)
陈法缘通过演奏“得度”,希望大陆公检法人员重新了解法轮功修炼人。(李桂秀/大纪元

者:你为什么选这首曲子?

法缘:表达对父母的思念吧。“得度”是得到救度的意思,它旋律简单,但是蕴含着较深的内涵。我觉得我和爸爸妈妈都很幸运,尽管我们三人都天各一方,在孤独中被迫害,但其实我们是幸运的——我们都获得了大法的救度,相信这些痛苦和崎岖都将会过去,相信大法会给我们带来光明。

今天我最想表达的是:希望那些还不明白真相的人能够重新认识一下炼法轮功的人,他们并不是大陆宣传的有坏行为的坏人,不要对他们产生误解,这些修炼的人是祥和的、慈悲的、善良的。我希望父母能够尽早地被无条件释放。

陈法缘希望父母能够尽早地被无条件释放。(李桂秀/大纪元)

我今天拉“得度”这首曲子还源于我从“真善忍国际美展”作品中知道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名叫萨拉(Sara)的美国女孩,从小喜欢中华文化,曾经在中国学习中文,结交了许多中国朋友。后来在一个机缘下,全家一起修炼了法轮大法。

真善忍国际美展作品《歌声唤醒良知》,其表达的是美国女孩萨拉(Sara)在非法关押期间给中共警察唱大法歌曲《得度》。(美展作品)

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萨拉发现她的许多中国朋友在中共的谎言宣传下都对法轮功有了误解,令她很伤心。2002年的情人节,萨拉决定离开温暖的家,亲自到中国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萨拉和几位西方法轮功学员朋友来到中国、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在那里萨拉被公安搜身,警察在她的外套中找出了一条写着“真善忍”的布条,萨拉他们很快被中共警察逮捕了,但是萨拉和朋友们没有畏惧,他们不断地向中共警察讲述着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受欢迎的情况和他们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故事以及他们来到中国的目的。

在被押往拘留所的路上,萨拉面对着表情严肃的公安,慈悲心油然升起。她想起自己学过的中文大法歌曲《得度》,于是对公安唱出了她的心声。一开始车上的几个公安警察恶狠狠地要她闭嘴,但萨拉仍然坚持唱着,一遍又一遍。最后,公安们一个个都安静下来在听着了。

“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

清纯的歌声溶化了铁石心肠,于是警察落泪了。(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