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擬遷國殤之柱 港大不回應揣測 譚耀宗:不利國安應搬走 蔡耀昌:看不到改動理由

0
82

昨日有本地傳媒引消息,指香港大學擬將紀念六四的校內雕塑「國殤之柱」移離以免違法,港大發言人回覆查詢,稱對揣測性的報導不作回應,僅表示不時會檢討校園內風險管理。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今表示,應搬走「與現在的國家安全要求不符的事情」,又認為警方會專業判斷、處理;支聯會秘書蔡耀昌則認為毋須過於擔憂,又期望校方繼續維持過去 20 多年做法,包括支援及容讓展示雕塑,「睇唔到任何理由要改動」。

象徵悼念六四事件的「國殤之柱」是由丹麥雕塑家高志活製作及贈予支聯會,1997 年被移到港大存放,港大學生會全民投票通過永久在港大擺放,每年六四前夕支聯會都會派人到場洗刷。校方早前宣布收回學生會設施,擺放學生會外的國殤之柱去向令人關注,《信報》、《東方日報》等昨引述消息稱,因支聯會已捲入國安法案件,校方有計劃將國殤之柱移離校園、避免惹禍。 

港大校委會成員、經民聯立法會議員石禮謙回覆《立場》查詢指,有關如何處理國殤之柱是大學的決定,目前未聽聞有關消息。港大發言人回覆查詢則稱,對揣測性的報導不作回應,僅表示校方不時會檢討校園內風險管理及設施使用。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今日出席活動時被問到「國殤之柱」的去留表示,與現在的國家安全要求不符的事情,應該搬走或移走、不要再做,「總之一切對國家安全、對香港社會穩定不利的事情,大家都不要去做」。

蔡耀昌:若有改動  校方將欠社會交代

成立 32 年、爭取平反六四的支聯會,早前被港府指控顛覆國家政權,並在特別會員大會通過解散,現由支聯會秘書蔡耀昌處理清盤事宜。蔡耀昌強調,無任何聽聞港大將移除國殤之柱的消息,對傳聞不作揣測,「大家唔應該無端端去作呢啲擔憂」。他指,期望校方繼續維持過去 20 多年做法,包括支援及容讓展示,「睇唔到任何理由要改動」。

他憶述 1997 年維園集會後,他與其他港大學生一同將國殤之柱搬進校園時曾遭保安攔截,交涉近超過一小時,其後保安離去,他們將其放置於學生會。他強調,當時校方「協助」下,才能豎立在黃克競樓中央。其後因工程而搬遷國殤之柱時,港大校方亦有聯絡支聯會,以選取現時擺放位置。他強調長久以來,「校方不單係容忍,而且係認可,同埋係支援」。

他指,國殤之柱是唯一直接與六四有關,可公開展示的藝術品,港大學生會曾全民投票通過永久在港大擺放,相信港人、學生、校友均認同和支持繼續擺放,「相信任何改動,都係對同學、校友,社會及支聯會,都係欠一個交代。」

他續指,國殤之柱是對社會的警醒,繼續擺放是顯示香港仍有自由空間,及對每代人了解歷史,「擺咗咁多年,意義已經超越六四,顯示了對自由、苦難的關心,是重要的價值維護,也是對校園是否維護自由公義的表示。」

至於國殤之柱目前的擁有權問題,蔡耀昌指,雖無「白紙黑字」清晰記載,惟根據過往與校方的聯繫,相信按校方理解,國殤之柱擁有權屬支聯會,不過管理權或屬學生會或校方。他指,支聯會的清盤程序剛展開,仍要研究資產清單,未肯定國殤之柱是否在列;支聯會日前被警方凍結資產,蔡耀昌指,國殤之柱與凍結無關。

港大學生、職員表示「預咗」  有內地生指無感覺

今天下午在港大校園,有不少港大學生、職員前來跟國殤之柱拍照,就讀港大四年級的梁同學聽到消息後,特意前來「打卡」。他認為校方移除國殤之柱是「自欺欺人」,「整走呢舊嘢唔會令呢件事(六四屠城)無發生過咖嘛」。他坦言自己稱不上對國殤之柱有感情,但覺得它需要存在,亦需了解六四歷史,但隨著實施國安法、港大學生會事件發生,他已預示到國殤之柱會被移除,「無人會再幫手捍衛呢樣嘢」。不過他嘆指「無諗過咁快」。

另一個前來拍照留念的港大職員陳小姐(化名)亦表示聽到消息後雖有震驚,「但唔係無諗過」。她認為「作為一間大學如果連一件歷史事件嘅 remembrance(悼念)都無能夠容納嘅時候,咁仲有咩空間進行教學同討論呢?」同是港大畢業生的她表示對校方「失望咗好耐」,認為移除將是愚蠢的決定,國殤之柱本身的意味並不激進,打壓只會引來更激進的反抗。

不過,亦有港大學生對消息表示沒意見。來自內地的港大學生 Russell 今經過國殤之柱進入飯堂時,指對於國殤之柱所表達的意思略有所知(got some knowledge of it),被追問具體內容時,他只稱「no feeling(沒有感受)」。對於擺放是否有價值,他說「no comments(沒有意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