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誠廢物是怎樣煉成的

0
34

京官來港「諮詢意見」,完結選舉大工程,框架已蓋棺定論,卻說要「廣泛聽民意」,更謂「聞異則喜」。主子說,一個爛橙以前分七十瓣,現在分成九十瓣,選擇多了,更民主、更均衡參與。馬戲團的籠子內,珍禽異獸認真討論分贜,投入大鳴大放的遊戲,如何把爛橙切成九十份?用甚麼方法來切割?誰來決定甚麼人夠愛國、誰有資格吃橙?

口水花四濺之時,那個爛橙,早已被捏得汁肉橫飛、臭氣瀰漫地球。香港人,只能當馬戲團的觀眾,這場荒唐爛戲不好笑,但我們可以目睹,忠誠廢物是怎樣煉成的。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澄清「忠誠的廢物」一說,謂他不是講建制派個別人士,而是一種建制派現象。學者概括能力高,一語中的,說得好。「廢物」既不是個別能人異士的問題,而是普遍現象,則忠誠廢物家族繁衍,再不能抵賴外國勢力。我們必須深究,現象背後的結構性原因,掀出廢的根源。

香港人三番四次目擊,每逢中央有違諾違法大動作,必見忠誠廢物亂舞,一般有三種態度可供選擇,一是擁護、二是熱烈擁護、第三種較複雜,叫花式轉身,講些擦邊球的話故作開明,然後轉體翻騰三周半瞓身擁護。

動作可能悅目,說話也總是動聽。例如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強調大改選舉制度的「三對關係」:既要尊重民主權利,又要切實維護主權發展利益;既要尊重維護中央全面管治權,又要尊重維護特區高度自治權;既要保證選舉公正公平公開,又要阻止反中亂港分子進入政權機關。條件開出,說辭冠冕堂皇,但紅線早已劃好,一切名詞的定義、一切程序的執行,都是我說了算,不能越雷池半步。那「三對關係」狹縫中的平衡點,都是鳥籠中的討論,愛國者輪番表態,運動式的口號與簽名,最後都是一錘定音。

同樣的馬戲,是體制的日常,尊貴如人大常委,每次上京開會,上機前十問九不知,議程不知、討論話題不知,開會幾天,就做重大決定;如此文化,無從培養議政經驗,民情掌握離地萬丈,演活一個橡皮圖章的角色。

建制之中,本來總算有些有識之士,但忠誠廢物中的頂層獵食者,多年來倒行逆施,創意演繹基本法,歪理狡辯滿天飛;反修例一役,終極引爆社會矛盾,猶自感覺良好。建制派在地區硬食民憤,選舉大敗,忠誠愛國者充滿冤屈,但為求生存,從來不敢吭一聲。

日積月累的「天擇」、歷廿多年的汰強留弱,奴才驅逐人才,令忠誠廢物當道,結構性因素一路強化,源頭減廢無望。新選委會即將誕生,民主派退場,黨的代表透過小圈子新組別如地區組織(即街坊會同鄉會社團聯會之類)及全國組織香港代表(如婦聯青聯等)加入覓食,搶佔灘頭,代表政治生態大變。生物演化論告訴我們,生命演化速率最急之時,正是生境大變的時代。

以後的選舉,入閘門檻升高,參選人要向不同界別的選委乞求提名票,卑躬屈膝捐狗窿;民主派人士固然不屑,部分忠誠愛國者也不會享受乞求的樂趣,退場求去。新設資格審查委員會,更要檢視每個人的愛國心,不只有些事情不能做,更設有「正面清單」,要求主動擦鞋表忠示愛,新時代又同時要求你技巧高超妥貼、下跪時不著痕迹,對演員的修養要求更高。馬戲團困獸鬥,將會出現更慘烈的廝殺,「忠誠廢物論」只是前奏。

忠誠廢物是體制的產物,廢的根源,就是因為要你忠誠,而忠誠又不斷煉成廢物,永劫循環、反饋放大、無止無終。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

相關文章:

有一口飯,叫反港獨飯

作者博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