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打壓加劇 工會戰線沉寂 職工盟鄧建華:工運不走舊路 織同路人網絡

0
50

2019 年的反送中運動期間,有大量新工會成立。當時他們希望乘運動之勢,搶佔勞工界功能組別及勞顧會,打破建制工會壟斷的局面,甚至是朝「大罷工」目標進發,以此擊中政權的痛處。

「新公務員工會」是當時其中一個聲勢浩大的新工會,他們辦街站、搞集會、發動罷工公投……然而政府宣布公務員需要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政府,新公務員工會在壓力下無奈解散。

政權清算持續,當政治正確大於專業價值,當恐懼濃罩香港人,工會戰線何去何從?

在職工盟工作 7 年、現為教育幹事的鄧建華,自反送中運動以來一直支援多個新工會成立發展。他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坦言本港工會面對政治打壓、體制崩壞、社運沉寂等重重困境。在僅餘的空間下,工會不能走回舊路只談勞工權益,更要連結同路人,為香港人發聲。

清算

2019 年反送中運動初期,職工盟已在遊行期間製作單張。單張正面提供被捕支援資訊,背面講解成立工會的資訊。在職工盟工作 7 年的鄧建華發現,香港人在經歷過反送中運動後,愈來愈關心本地工運,自那時開始他已支援有意成立新工會的人,協助新工會定位和訂立發展方向,分享組織工會經驗,協助寫會章,同時推動新舊工會的跨工會合作。

新工會如雨後春筍冒起之際,各行各業近期面對的政治打壓亦不斷加劇:公務員被要求宣誓或簽署聲明,拒絕簽署可能會被解僱,違誓會面臨紀律處分;多名教師遭匿名投訴甚至被教育局「釘牌」;醫護罷工不獲醫管局承認,至今仍被局方稱為「缺勤」及追討薪金;不少社工在示威現場被捕,正面對暴動、襲警等罪名……

鄧建華認為,政府正用盡方法壓縮所有反抗空間,包括工會戰線,有針對性地逐個行業清算。他指 2019 年暑假的機場罷工行動後,航空業隨即出現白色恐怖。國泰及旗下港龍航空因政治理由解僱超過 30 名員工,包括當時港龍航空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事件已反映「邊個行業突個頭出來」,就會被特別打擊。

2019 年 7 月 26 日機場集會

「工會面對的對手有兩個面向」鄧建華說。

一方面,公務員、教師等直接被政府壓制;另一方面,不少私人企業向員工政治審查,如中資公司、國泰等,「不可以在公司講政治,在自己 social media 都不可以講。」

他又舉例,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出版關於 12 港人的《羊村十二勇士》、解釋反送中由來的《羊村守衛者》兒童繪本,「小小繪本已經惹來很多建制派攻擊」。兩本書過去被左報、議員炮轟,甚至有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上批評工會政治立場激進,質問教育局會否限制工會會員進入校園工作。

至於有沒有工會因打壓、清算而解散,鄧建華指有些反送中後出現的新工會 Facebook 專頁最後更新是半年前、一年前,會知道有些工會已經丟空,不再運作,但不具體知道工會解散的原因。

政治低氣壓 體制內無路 

去年 6.20 反國安法罷工罷課公投,鄧建華形容是「各個新工會的集合」。當時國安法立法在即, 30 個工會參與公投,決定是否罷工罷課,可惜公投最終只得約 9,000 人投票,因未達門檻而告吹。到之後的勞顧會選舉,坊間的關注度亦不大。

鄧建華認為,工會戰線與整個社會運動一樣,跟政治低氣壓緊扣。該次公投之後,不同工會各自思考路向,「大家有種沉寂,亦預料未來會有好多打壓」。

他預期,「政府(未來)未必會一次過打擊所有工會,也不需要這樣做,但你會知最後所有都會滅亡。」

立場新聞圖片

同一時間,極權臨近,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 DQ,全體民主派總辭。不少人認為,立法會已淪橡皮圖章。

鄧健華指,以往政治氣氛和體制下,透過政策倡議、遊說,可以爭取最低工資、推動勞工法例改善,但如今體制內已無爭取的空間:「以往參加立法會的公聽會,如果剛巧委員會由民主派做主席,發言真的可以追問官員回答你。但新形勢下,在公聽會雕琢一個 3 個分鐘發言仲有無意義?……現在體制內的空間沒有了,大家會意識到要處理勞工議題,要用其他方法。」

香港工會未來的路要如何走下去?

「我覺得最重要還是先織網。」鄧健華道。

工會先連結同路人

制度上少了改革空間,工會陸續會面對的打壓清算,鄧健華認為工會現在要做的是「組織人與人之間在不同行業的網絡」,深化運動中連結的網絡,盡量在不同層面建立同路人的空間。工會關注的,不單是勞工權益,也要講「香港人要講的事」。

「同路人的工會想做甚麼?是否只是想爭取標準工時?No。他們想工會做這些事。」鄧健華認為,工會的走向不再是舊路,而是要編織一個更大的同路人網絡。

例如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你會見到他們出一本非勞工權益、勞工法例的小繪本,繪本內容關於語言、反送中運動,和會員切身利益不直接有關。他們透過本身自己的專業為整體運動去做些事,正正會員看到工會做這些事情,明顯『同路人 feel 好強』。」

又例如香港酒店工會製作了「酒店安全須知」,應對反送中運動期間,警員會在遊行前到酒店搜查的情況。

同時,工會亦肩負守護行業專業價值的角色。例如警方多次以「洗黑錢」罪名凍結多個與反修例事件有關組織的資金,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就分享資產凍結的法律知識,質疑銀行有無跟從程序辦事。

他坦言,新工會要真的能連結所有運動的同路人,仍有待努力,所以未來工會要繼續做的是吸納更多同路人作會員。

圖片素材來源:《羊村十二勇士》封面及插圖

去年初罷工的醫護,至今仍被醫管局追討薪金。鄧健華指,當日約 7,000 人參與,至今仍有 6600 人每當醫管局出信,都會按工會指示集體回覆,明確告訴局方,「這是罷工,不是缺勤」。他說,如果員工想自保、覺得工會「無料到」,大可以承認醫管局「缺勤」說法,然後接受扣糧。醫管局員工陣線的行動不單是集體回覆僱主,「更是建立到網絡裏的互信,可以繼續行動,去年 2 月至今一直無分化,是很強的 fight back。」

鄧建華認為「行業愈建制,愈需要同路人的空間」,可能在建制行業,工會實質做不到甚麼,但連結當中的同路人重要,因為每個行業都或會面對因政治取態的打壓。「難道醫護面對的打壓不是恐懼?但與其大家瑟縮一角,各自恐懼,不如建立工會這空間,讓行業、企業的人找到裏面的同路人,然後再進一步知道可以做甚麼行動。」

「無人能講清楚,工會還可以存在多久,但我們現在所做的事,與未來一定有連繫。縱然今日公務員要宣誓,新公務員工會解散,但無人會忘記,2019 年  8 月 2 日有 4 萬公務員參與集會,讓很多人知道有公務員與香港人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