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明一派開騷 何桂藍獄中托友人獻花 黃耀明:唔好忘記每一位

0
139

達明一派今(20 日)起舉行一連六場「達明一派 Replay Live 2021」演唱會,重新演繹逾 30 年前推出的唱片《我等着你回來》和《你還愛我嗎?》。演唱會一如以往,不乏回應社會時政的元素,包括惡搞「安心出行」等。黃耀明亦在台上透露,原本打算在表演時播放一些「回憶片段」,但片段被消失不能播放。對於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黃耀明斥有自稱「民主派」的候選人持反同取態,並表明希望香港「唔好清一色」。

民主派初選 47 人案被告之一的何桂藍,以往是達明一派演唱會的常客,如今她正還押而未能現身。黃耀明亦在台上提及何桂藍,「舊年佢每一場都有嚟,今年佢嚟唔到,係我嘅朋友,亦都係大家嘅朋友,何桂藍」。他稱得悉何有托朋友代為獻花,希望大家「唔好忘記每一位」。

「集體的惡並不平庸」

達明一派演唱會今日起在伊館舉行,揀選兩張舊專輯重新演繹。其中 1987 年推出的《我等着你回來》是達明一派首張政治意味濃厚的專輯。達明一派登場之前,螢幕顯示出一個二維碼,掃描後出現一個「安心飛行」登機證,回應近期政府的安心出行措施,又有廣播指有別於到法庭聽審,場內歡迎觀眾穿着有字句的衣着進場,引來觀眾立刻拍手和應。

黃耀明及劉以達兩人穿上機師服飾,面部蓋上黑色玻璃,同時廣播聲說:「北京往香港,提前到達」。

當達明一派表演「那個下午我在舊居燒信」時,場內漆黑一片。黃耀明透露,原本會在表演時播放一些回憶片段,但「突然被消失咗」,其後觀眾揮動手機電筒和應。黃唱完一曲後說:「多謝你哋,因為日子真係好黑暗,比想像中黑暗,希望你哋成為照亮世界嘅燈。」

黃耀明唱完《等著你回來》大碟之後,螢幕上出現了張愛玲《傾城之戀》的一個段落,「這裏是什麼都完了,剩下點斷壁殘垣,失去記憶力的文明人在黃昏中跌跌絆絆摸來摸去,像是找著點什麼,其實是什麼都完了」。黃耀明之後亦引用一篇評論漢娜・鄂蘭《平庸之惡》的文章,指「個體的惡,或許乏味,但是集體的惡,從來並不平庸」。

黃耀明唱《禁色》喊「同志仍需努力」

早前有反同團體向 153 位立法會候選人發問卷,了解他們對同性婚姻、性傾向歧視立法會等「家庭價值」的看法,近 9 成人無回覆。近半回覆者反對同志平權,更有五人認為同性性行為有損身心,6 人指跨性別主義可能令性侵情況更嚴重。(另見報道)

黃耀明在舞台上唱出《禁色》,背景光出一道道彩虹。他稱有留意到此新聞,高呼「同志仍需努力」,指想不到竟有自稱「民主派」的候選人抱反同取態。他又表示希望讓一切顏色都出現在大家的內心和社會,「唔好係一個清一色嘅香港啦」。

今年 8 月,歌手何韻詩表示多次入紙申請紅館,屢次遭到拒絕,令人質疑政府場館「封殺」政治立場鮮明的歌手;其後何韻詩租用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舉行《你尚未成為的》演唱會,又在開唱前數天突然被場地以「或違公共秩序」為由取消租場。外界一度關注曾被指涉及舞弊行為而遭拘捕的黃耀明,最終能否在公營場館開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