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勞永逸消滅選舉

0
14

一打開選舉事務處網站,彈出來的首頁,見到三個非常諷刺、皇帝新衣一樣的口號:公平、公開、誠實。

消滅選舉第一招,事先張揚的境外投票,54 萬大灣區港人獨享尊榮,重新定義選民,就能夠改變選舉結果。若說香港政府駐外經貿辦事處可以變身境外票站,那麼,台北、東京、紐約、倫敦、柏林、悉尼、多倫多呢?辦事處枝葉繁多,恕難盡錄,那邊都有很多「通常居港」的香港人在讀書工作。若要境外投票,他們無得投,怎叫公平?

選舉公平,也在乎拉票、宣傳、機會要公平,香港的選舉法例繁複,選舉開支監察巨細無遺,你有錢也不能在電視台賣選舉廣告,新聞節目要奉行候選人享有相同時間報道原則,就是要保證候選人不論財力與後台,都有相若的宣傳機會。將來的選舉,肯定有大批參選人,過關即送中,一過羅湖橋就會享受祖國依法治人的樂趣,一拉起橫額擺街站這個國家就會遭顛覆。候選人的代理人無法置身現處監察投票與點票過程,直接違反了公開透明的原則。選舉期中,若有人違規、賄選、買票,香港特區不能執法,內地則無法可執,整個選舉操作變成深不可測的黑洞。

消滅選舉第二招,重新定義參選資格,報名要簽確認書,未選已 DQ。這點,頗有強國的選舉風範,他們對付異己比較直接,很有效率;外媒曾報道,眼中釘想報名參選,政府部門連報名表格都不派給你,又會派出惡形惡相的強力部門人員阻止你申訴,理由莫須有,於是,不須投票都能夠肯定結果,選舉就勝利完成。要閹割香港的選舉,不需舞刀弄槍,也不需常常出動強力部門,活用法律武器的亮麗外衣即可。

不過,只在報名時 DQ 力度不夠,消滅選舉最新第三步,人大一個「決定」,要法律有法律,不用經過法庭審判,不用理會基本法如何寫,只要說你不愛國、勾結外國勢力,就算你高票當選做緊議員,亦可以隨時 DQ,冇得留低。一個選舉主任小官可以繞過法庭,「依法認定」你違反誓言,即時取消你議員資格,什麼邏輯?強權不須同你講邏輯。

消滅選舉尚可能有第四步,被 DQ 的人,可能被永久取消參選權,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除非你跪低認錯。   

DQ 魔爪以後繼續發揚光大,成為消滅選舉終極第五步,到時不只參選人,公務員、甚至教師、醫護,都要你宣誓才能就職,各行各業將設 DQ 主任,名正言順設置有權「依法認定」你思想不正確的審查員,既有選舉主任審查參選人行為,自然可以有教育 DQ 主任審查教師、有公務員 DQ 主任監控公務員思想,萬年護法譚惠珠已提出公務員體制設置類似「DQ 主任」職責。

即是說,以後被「依法認定」不夠愛國的蟻民,就成為賤民階級,不只終身不合資格參選,也不能當教師或公務員,DQ 烙印甚至可以在各行各業「互聯互通」,公務員若被「依法認定」要 DQ 的話,自然參選都不可以。也許天真的人還會問:憑什麼法律?放心,「依法認定」所憑之法,隨時變出來,要法律有法律,一定合法。

反對就是「不忠誠」,辭職你也不高興,叫「鬧辭」,最新僭建,「愛國」比人權民主自由重要。被 DQ 的議員,遭指控不愛國,其實一個人很難去愛一個已被騎劫的國家;溫和民主派議員又被指控「與一國兩制為敵」,「與一國兩制為敵」這點也很難做到,正如你難以與一條屍骸為敵一樣。

一切公平公正選舉的元素已經被淘空,自此之後,立法會只剩一兩票反對,作為櫥窗的裝飾,香港立法會議事廳,只欠天花頂一朵大紅星,就可以同北京人民大會堂內的橡皮圖章睇齊,深度交融又一大進境。

一切操作,都是寫在牆上的消滅選舉、推翻一國兩制大陽謀,透過改變選民定義、剝奪參選人資格,急步與北韓式、伊朗式、白羅斯式、中國式選舉接軌,從此一勞永逸改變投票結果,永恆操縱立法會。

【惡法日誌.之七十六】

 

相關文章:林鄭口罩下的冷笑盤點〈香港之死〉

(本文部分文字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及《明報》專欄,此為改寫合併版。)作者網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