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爭位.選民的抉擇】投票選民:含淚投票,好對唔住手足 有民主派支持者對選情不感興趣

0
73

今日(19 日)是「完善選舉制度」後首場立法會選舉.。年近 70 歲的阮小姐,育有一仔一女,已退休好幾年。她走出票站時,雙眼通紅的走向記者,說自己是含淚投票予港島東潘焯鴻,「我好掙扎、諗咗成晚、頭先行嚟嘅時候都仲諗緊,我覺得好對唔住手足。」亦有過往支持民主派選民表示對選情不感興趣。

阮小姐掙扎,一方面是明白家人及朋友希望以低投票率控訴政府,因此不支持她投票,甚至跟她吵架。但她留意到潘焯鴻提出重新審視各類政治案件,認為涉及反修例案的人或許可以透過潘在立會爭取,而獲得特赦或減刑,「好想信佢一次,因為真係好心痛坐緊(在獄中)嘅年輕人,我都好對唔住佢哋」。

阮小姐又指,如今香港的國安法「好似一片天砸喺頭上」,令人動彈不得。她不希望連議會內也只得建制派的聲音,希望潘焯鴻若成功進入議會,「咁多一把聲都好啦。」港島東參選人包括梁熙、廖添誠、吳秋北及潘焯鴻。

在新界西南,現任荃灣區議員劉卓裕是候選人中,唯一自稱「民主派」代表,不過有 2019 年區議會選舉票投他的市民均指出,即使劉成功入閘,他們今年對選情無興趣。

曾婆婆:清一色,好睇啲嘛

年逾 70 歲的曾婆婆是其中之一,她提到「當初是希望民主入到,民主先有得揀嘛,依家無得揀梗係唔制啦。」她質疑,現時議會已沒有話事權,「等建制做曬佢囉,還掂全部都係舉手機器」,即使今年劉卓裕成功入閘,但曾婆婆笑言「寧願佢(議會)清一色,好睇啲嘛!」

持相近想法的 25 歲方先生亦形容,今年投票「無咩意思」,「立法會對我嚟講都無大作用,就算投俾邊個,個政府都係咁。」

前年因劉卓裕屬「民主派」身分而投票,方生無奈表示,現時候選人的立場對他來說已不重要,「就算你係民主派又好,建制派又好,參加得呢個選舉你都係打份工,唔係為咗我哋啲市民。」

新界西南選民:送隻豬入去都好過送隻老虎

不過,仍有市民繼續投票予這位當區唯一的「民主派」候選人,24 歲吳小姐表示同區兩名候選人均屬建制派,「不過我都知佢(劉)攞過政協選委嘅票,送隻豬入去都好過送隻老虎。」她續稱,「送咗佢入送先啦,成個立法會無咩希望,送邊個入去,希望見到高票啲。」

她又憶述前年的選舉氣氛與今年截然不同,今日明顯淡冷落不少,指當時荃景圍體育館外大排長龍,需要輪候近一小時,「依家唔洗啦,我隨時入去都得。」她打算工作後今晚才投票,「講真唔投我又唔會好 big lost」。

同區候選人包括民建聯陳恒鑌、工聯會陳穎欣。

沙田居民:唔會認為參選人屬於民主派

沙田居民梁生同樣指對選舉不感興趣,「當無選擇嘅時候,呢場都係建制入面嘅 show。」對於今屆有自稱「民主派」的候選人爭位,他表示不會視他們為真正的民主派,「如果係個咁嘅所謂民主成分底下,我唔會認為佢哋屬於民主派。」

他今日戴上黑色口罩,身穿「香港加油」黑色上衣。他說今日特意與朋友到荃灣元荃古道遠足,提到車資免費,他未有感分外開心,笑言「我又唔係俾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