攬炒的肇始

0
21

【文:一個普通的醫生】

新冠肺炎疫情第三波接近沒有完結過, 第四波疫情已經悄悄地出現。特區政府抗疫無方,只懂得將所有責任推到前線醫護人員身上。陳肇始今日接受香港電台《千禧年代》訪問,談到強制檢測,表示如果醫生臨床判斷患者無須檢測,但其後證實是確診個案,陳肇始表示如果發現醫生有走漏應該檢測的個案,醫委會有特定程序處理。陳肇始的說法正式宣佈攬炒香港醫學界的專業自主,從此以後,醫療程序變成政治主導而非專業主導。如此安排已經超越所謂自由和人權的限制,而是對一個專業的最大挑戰。

一直以來究竟病人需要作出什麼檢測和治療都是根據醫生臨床判斷決定。雖然世上沒有完美的醫生,但香港的醫生全部經歷過專業訓練,能夠在香港執業的資歷都獲得香港專業機構認證。但現時原來病人需要作出什麼檢測,醫生也不能夠透過專業知識去判斷。因為根據陳肇始的說法,就算醫生根據專業判斷認為病人症狀與新冠肺炎不吻合,但最後病人確診,醫生仍然需要承擔相關風險,要面對醫委會的裁決。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有一位病人因為便秘私家醫生求診,然後醫生並不認為便秘屬於新冠肺炎的症狀,所以決定不為病人進行病毒檢測,及後病人因為出現其他症狀,最後確診新冠肺炎。究竟這是否陳肇始口中走漏病人診治的情況呢?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訊,新冠肺炎疫情的症狀並不一定只是大家熟悉的呼吸道症狀或發燒,其中幾個不常見的症狀包括焦慮、抑鬱睡眠障礙和容易憤怒。萬一某一位病人因為工作壓力大向私家醫生求診,然後私家醫生的診斷是適應障礙症(adjustment disorder),這位病人在工作地點原來有一位同事兩日後確診,那麼這位病人既有世界衛生組織列出的其中一個症狀 — 抑鬱,同時也有向私家醫生提出自己有相關症狀,但私家醫生根據這位病人的其他臨床表徵認為相關的鬱症狀與新冠肺炎無關,這位醫生是否需要接受醫委會的懲罰呢?假如我有一晚 on call 36 小時後,第二天出現睡眠障礙,是否又要自行安排作出新冠肺炎檢測?

如此虛無飄渺的準則,作為護士的陳肇始也許從來未認真考慮過要求香港所有醫生跟從,等於強迫所有醫生要求所有病人做病毒檢測,就算病人症狀與新冠肺炎並不吻合,但為免被陳肇始表示走漏,結果還是要求所有病人都去做病毒檢測最安全。最後就出現了大家一直最不想見到的防禦性醫療(defensive medicine),從此所有醫療檢測不再依據臨床決定,因為陳肇始的安排等同政治凌駕專業,所有醫生寧濫莫缺,寧願浪費公帑做更多不必要的病毒檢測,也不要走漏一個臨床癥狀完全不吻合的病人,然後要接受醫委會的懲罰。

陳肇始一個霸道的決定,成功攬炒香港醫學界。護士出身的陳肇始成功政治凌駕專業,以後香港醫生,就算臨床經驗豐富,都不夠膽冒險不去為個別病人不做新冠肺炎病毒檢測,因為做少一個病毒檢測代價太高。一位護士攬炒了所有醫生,陳肇始的攬炒能力超越了她的上司林鄭月娥,究竟應不應該用青出於藍去形容陳肇始的作為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