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大家明白群眾不滿泛民並不是涼薄

0
32

希望大家明白群眾不滿泛民並不是涼薄,而是相當正常的一種情緒反噬。

泛民在記者會中說了很多「今天是黑暗的一天」丶「一國兩制正式死亡」和「我們齊上齊落」這些話語,令人不禁在想到底他們這幾年來是經歷了什麼。今天才知道一國兩制而死嗎?現在才說齊上齊落?當年DQ梁游的時候,如果泛民不選擇割蓆,過去派系間的隔膜會否少了點?當然香港整體的敗壞是在97之後已經注定的,尤其習近平上任後香港被加速掏空已是鐵一般的事實。不能說當年很早團結起來,香港現在就會有更好的光景。不可能。

但當年被遺留丶排擠下來的人,他們的情緒其實在主流社會從來沒有好好被重視和抒發。本來這場運動是一個很好的契機讓大家建立向心力,但要知道這終究是權宜之計。如果大家方向不一,意識形態又未有真正處理,或者泛民還是天真得原來仍然不知共產黨的邪惡。那麼大家的傷口即使止血,但跟本未曾癒合。然後,關於今次去留立法會的爭議,本來就是給泛民一個機會去救贖自己,但明顯泛民再度錯判。然後出來記者會又是一副痛心疾首丶恍然大悟的樣子,好像對過去香港幾年發生的打壓都不知情似的。然後到今天才說要齊上齊落,那麼怎可能不會受到其他人的揶揄和批評?

但說實在的,其實有心嘲笑泛民的人已經很少,其實更加多的人根本已經完全不理會他們在做什麼。很多人對泛民早就死心了。我相信這種無情的嘲笑,是一種很短暫的情緒反應。因為我相信總體而言,經歷了這場運動,大家還是願意合作,或者想更多關於大局的問題。雙方有情緒反應是難以避免的,但我相信對話溝通還是會存在的。我真的希望泛民能夠痛定思痛,而至少今天走出了總辭的第一步,已經是十年前難以想像的東西。

今天終於沒有了議會戰線,到底香港民主運動會走向何方?本來,香港民主戰線過份依賴議會已經是明顯的弊病。一個地方的反對運動要靠一個需要政權加持的議會來獲得資源並維繫,很多時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所以真正的問題是想像力的局限,如果沒有了議會,香港民主運動是否可以更有想像力地尋找新方向呢?政治人物能否保持影響力?現在民間已經有了民間參政平台這些構想,可行與否,就是交由我們每一個人來發掘。後議會時代,或許每個人走多一步,全民參政,會是我們必須背負的重擔。未來難關重重,這將會是考驗著泛民和每一個從政的人。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