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宣誓】傳將遭追薪仍留下 譚爾培稱有破產準備 張秀賢:寧轟烈地完結

0
46

政府「放風」將大舉 DQ 逾 200 名區議員,並追討由上任至今所有薪津,引發區議員辭職潮。自 7 月 7 日深夜起,已有過百名民主派區議員宣佈請辭。不過一片追薪風聲之下,仍有數名區議員表明不會辭職,更言已有被追討近百萬薪酬的心理準備,當中包括元朗區議員張秀賢和大埔區議員譚爾培。

張秀賢:最後都係死,型啲就開心啲

27 歲的張秀賢自 2012 年便加入學民思潮,也在雨傘運動期間任中大學生會會長,2019 年 11 月「理大圍城」期間以 3,177 票當選元朗區議員,政治生涯至今近 10 年。他向《立場》表示,本來經過連日掙扎,已決定辭任區議員,甚至致電曾合作的部門也忍不住流淚,直至昨晚又突然感到不甘心,「唔憤氣,我覺得唔應該助長佢啲氣焰、唔應該佢話點就點」,於是今早毅然宣佈繼續留任,更於帖文表示,「如果佢地夾硬嚟,咁就放馬過嚟」。

張秀賢笑言,「成世人都冇做過好撚型嘅決定,但我覺得今次已經好撚型」。他指,一直以來,香港市民給了自己很多東西,但相信香港未來十多年也不會再有容納「張秀賢」這個人再參政或參選的空間,相信今次很可能是「自己政治生命的最後一擊」,經過理性分析和諮詢意見後,他希望可以堂堂正正地面對今次考驗,「最後都係死架啦,型啲就開心啲」。

問及若被追討近百萬薪酬的應對方法,張秀賢指已諮詢不少法律意見,認為在普通法之下向區議員追薪「基本上不可能」,但如果政府執意追討,他也不會後悔今次決定,「咪勤力啲做生意、勤力啲搵錢囉係咪先?挺氣腰骨做決定好難,我覺得呢一鋪一定要咁樣做」。

他指,家人未有勸阻或表示擔心,但對於未來方向,張秀賢思考過後,重申自己不會離開香港,又笑言「之後點鬼知咩?可能佢唔 DQ 我,成件事咪好唔型,咁呢啲就唔諗啦」。

對於民主陣營至今已流失近三成區議員,他對辭職的區議員表示尊重,形容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咁癲」,又指出現辭職潮並不是區議員的錯,而是香港被弄得令做實事的人離開,「好多人都唔捨得,唔係唔捨得份糧,係唔捨得街坊,唔捨得自己做啲嘢出嚟,個過程係好撚值得珍惜」,但他認為區議員也是一個人,做決定時最緊要對得住自己。

譚爾培:開始了解破產善後

23 歲的譚爾培原為政治素人,2019 年得票 2,730 當選大埔區議員。外號「化學培」的他曾拍片教市民自製消毒搓手液,當時吸引 7,600 多人觀看,直至大埔區開始出現區議員辭職潮,他遂在社交網站上載相片,顯示大埔區議員曾經聚首一堂開會時,黑板上密密麻麻寫滿了大埔各項計劃。他向《立場》表示,自有同事開始離開的時候,他便一直思考去留問題,

譚爾培指自己從未借出辦事處作初選票站,也沒有簽署墨落無悔等聲明書,若以家庭的經濟負擔及被 DQ 的風險來計,相比其他區議員,他認為自己的包袱較少,家庭經濟也不需他擔心。

譚爾培認為,香港總要有人留下來,「冇人留低經營,咁就散㗎啦」,於是他自願成為留下來的人,引用八九民運的絕食宣言,「我不幹,誰幹」。他也表示,明白不少人認同「留得青山在」,也有不少港人到外國繼續行動,但他相信始終與在香港本土行動不同,也希望盡力完成區內進行中的倡議活動。

不過,譚爾培也稱自己有被追薪數十萬至過百萬的覺悟,近期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已開始了解破產如何善後,甚至獄中有哪些書可以看,「做定心理準備,好過到時手忙腳亂」,但比較傷心反而是怕不能再搞回收、漂書和其他活動。他估計,目前仍只是「放風」階段,政府可能會根據有多少區議員辭任,而決定會不會追薪,譚爾培指成件事本來就是一個非常不合理的做法,但仍希望堅持下去,他認為破產或坐監,未必是想像中那麼糟糕。

譚爾培同樣表示敬重離開的人,他相信後人能分別哪些人是獨裁者、哪些人是為人民服務的人,當哪一天區議員不再存在,無包袱的人如果有甚麼貢獻社會的想法的話,也可以聯絡他們,討論具體如何在社區中搞新的活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