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不承認學生會 學生:校方近乎「宣戰」,深感學術自由收窄

0
33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日前通過議案,感激 7.1 刺警案疑犯梁健輝為港犧牲。港大今日發聲明,宣布不再承認學生會在校內的角色。一名自稱正面臨暴動控罪的港大學生,今日坐在學生會大樓內,他向《立場新聞》說,對校方不保護學生感到痛心,亦慨歎親身感受到學術自由在《國安法》後正在收窄,老師在課堂上對敏感話題顯得避忌。

《立場新聞》記者今日來到港大學生會大樓,可見有前學生會幹事會成員出入會室,但被追問會室使用限期,他們拒絕回應。

下午約 5 時,有數個學生在坐大樓內公共空間的梯級上。一位男生戴着黃色口罩坐在中央,他自稱「暴動仔」Brian(化名),向記者透露自己正面臨暴動控罪。Brian 是文學院的四年級生,對於校方宣布不承認學生會,他認為是「意料之內」,但對學校不保護學生,仍然感到痛心。

深感港大經歷變化

Brian 與港大校長張翔同年進入香港大學,他認為港大以前較會聽取民意,現在校方與學生近乎「宣戰」,今更漠視民意代表,直言「都幾無奈」。在港大 4 年,Brian 感受到學術自由在《國安法》實施後逐步收窄。

他曾在上課時談到殖民主義時曾言「我哋依家都經歷緊 colonialism 啦」,老師明顯避忌;在西班牙語課時用中國政府造句,老師都表現驚慌。

課堂外,Brian 言校園自 2020 年起亦起了明顯變化,校門增加「間板」限制進出,牆上的塗鴉亦漸被洗掉。學生會大樓終被沒收,他一方面感到無奈,但縱觀歷史,覺得現在雖然現在「形勢極端」,但他相信終會有好轉的一日。

Brian 半年後畢業,但已預料自己兩三年後會因「暴動罪」入獄,但他堅持「我都無錯」,因此不會認罪,亦不打算離開香港,認為「點都要有人承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