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把年輕人當作敵人

0
56

在香港,那些所謂的社會科學或者政治學者,基本上都是活在象牙塔內,從未聽過他們有什麼成功的政治或社會實戰經驗的人。基於他們被建制拿着公帑豢養着,於是總有餘暇、有辦法、有人脈地找到各大媒體的專欄撰文,並會把一些普通不過的事,夾硬地吹成什麼社會現象,再根據對方的政治立場,拿着一堆故作高深的學術黑話糊弄大眾。

以本地男團 Mirror 近日爆紅,被部分年青人吹捧一事為例,只不過是一件普通不過的事。基本上,只要娛樂行業有錢賺,便會有人造星,所造的星只要外貌形象討好又有觀眾緣,便會有機會爆紅,收割一批粉絲,然後便可利用其人氣掙錢。六、七十年代有蕭芳芳、陳寶珠,八、九十年代有譚詠麟、張國榮、四大天王, 00 後有Twins,現在有 Mirror ,都是這麼的一回事。

至於上年紀的人看不慣或不理解年青一輩的想法或興趣愛好,基本上只是兩個字可以說完:代溝。偏偏那個自稱政治學者的葉健民,硬生生的吹出千九字的文章,煞有介事地宣稱「年輕人不是我的們的敵人」,又說什麼年長一輩要避免成為「老屎忽」,要體諒年輕人活在麻木不仁的現實,東拉西扯一大堆。問題回到最基本:誰是他口中的「我們」?跟年輕人有代溝,何時又等於要把他們當作敵人呢?

很明顯,葉健民在文中紮了一堆稻草人作假想敵,一堆愛想當年、好為人師,擁有所謂「權力位置」的稻草人,然後虛構一個所謂「只有一國,兩制歸零」的所謂現實,以此而勸導他的同齡人不要做「老油條」。然而,這個他所幻想的稻草人,存在嗎?例如他宣稱年長人士普遍擁有「權力位置」,究竟是不是事實呢?顯然不是。

根據《2019 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 2019 年全港有 391,200 名 65 歲及以上的貧窮長者,貧窮率為 32%,這是葉健民口中的普遍擁有「權力位置」嗎?與此同時,這些貧窮長者跟年輕人之間,便沒有代溝乎?由此可見,葉健民這些所謂勸喻,本身便有着他自身的階級認知局限性。用人話來說,便是葉健民明明是自己離地,然後煞有介事地叫其他人不要離地。

至於「只有一國,兩制歸零」,更是令人質疑他憑什呢自稱政治學者。正常人都應該知道,一國兩制是指香港根據《基本法》第 5 條: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維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現在一街的年輕人,至今仍要繼續充當財閥們的樓奴,然後葉健民說香港資本主義的另一制「歸了零」,這是開着甚麼國際玩笑?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又會說,葉健民想說的,其實是香港的高度自治,以及港人的人權自由倒退,但這便不是所謂的兩制問題。況且,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根據《基本法》第 18 條,決定某條全國性法律在港實施,以及有權根據第 159 條的規定修改《基本法》,可是自《基本法》存在的一刻已經存在,人家動用本來便不屬於香港特區的政治權力,又算什麼損害香港的高度自治權?

至於所謂的人權自由,其實即使沒有《港區國安法》的實施,現行《公安條例》依舊有未經批准集結罪、非法集結罪、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暴動罪,現行《刑事罪行條例》依舊有煽動意圖罪,有阻差辦公罪,這些法例是回歸前的殖民地政府訂立,而葉健民還是個青少年的年代,還有已被取消的《驅逐不良份子條例》。

換言之,法例一直都存在,港英年代亦有人因此而入獄甚至被驅逐出境。葉健民口中的所謂公共參與不入獄,如所說是回歸之前,主要是沒有觸碰當時殖民地政府的「紅線」,回歸後則是有法例而鮮有執行,正如《基本法》本來便賦予中央不少的管治權力,只是過去不執行一樣。然而,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這些備而不用的條例被激活呢?是他想借此文攻擊的那些「老屎忽」,還是現在扮作體諒年輕人的葉健民,以及那些同樣活在象牙塔內的「冷氣軍師」?

是故,假如硬要把代溝的問題,往政治層面上扯,部分年長一輩跟年輕人之間的代溝,並不是把對方當作敵人,而是同樣希望他們能夠看清這個麻木不仁的現實:本來回歸後相對平和的政治環境,已經被政治智商不在線的上一代玩砸了,而這班政治幼兒班水平的糟老頭子,又試著在年輕人前裝好人,以此來忽悠對方走他們已經證實失敗的老路。說得直白一點,父母一輩意圖勸阻孩子頭腦發熱,只是擔心他們被人騙去充當炮灰而已。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