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有計劃的歷史改寫

0
84

事隔近兩年,爆眼少女突然被擺上台,有報章率先爆出其已離開香港,形容她雙眼「炯炯有神」;之後各大親建制傳媒、左報陸續進場,引「消息」她其實沒有「爆眼」,反而是有人借勢用「爆眼少女」以「煽動黑暴」,更將矛頭指向醫管局「隱瞞」。

假設現在的「消息」均為真,去年9月她已經離港,誰會等整整八個月才覺得是適合時機舊事重提? 誰會在機場偷拍? 誰有相關資料能「確定」一個人是否已經離港? 誰才會看過她的醫療報告?

答案顯而易見。

而另一邊廂,有基本邏輯的人都會知道,除非真的眼球完全爆裂,否則眼患有可能康復,面部傷患可以整形,一定的視力受損外觀不一定看得出來,這些「常理」都不會在相關的輿論操作下看到,更別提最關鍵的:

事隔兩年,當時到底是否警察開槍?是否警察的布袋彈打中她?向頭部開槍是否違規?

完全沒有答案。

原本,爆眼少女是反修例運動中警暴的顯例,以右手遮右眼成為香港抗爭的標誌,登上國際頭版。

現在的操作,是將少女被警察開槍打爆眼,從新編寫成

她的眼睛原好
她已經離港
警察正調查她是否參與暴動
別有用心者借勢煽暴
醫管局不公開醫療報告是隱瞞

將黑改成白,受害者變成被告,按專業守原則的涉事人被指控為幫兇和批鬥對象,這些全部我們都已經在元朗 721,見證過一次,只是現在的主角變成爆眼少女。

政權就是要將原本不可動搖的事,原本的象徵和標誌一個個剪除、打倒,除了用棍棒和法律為武器,更要將對自己關鍵的負面歷史,改寫成莫衷一是的「爭議」、「風波」,而其中而起的一切「黑暴」,都是煽動、外國勢力。

這不是憑空想像,32年前的六四屠城,不足半個世紀已經成為了春夏之交的一場風波,是外部勢力試圖動搖中共統治的反動革命;文革浩劫近年都開始有了「正面」意義。

那可以怎麼辦?提筆的繼續寫、說話的繼續講,或起碼至少,守住自己心中那一點真相,這是任何強權都無法動搖的最大的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