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低級紅的前朝菁英與白狗當災的建制班長

0
38

上星期,某身為行會成員的前朝高級公務員日前向《南華早報》放風,指已向北京提議進行人大釋法,趁人大常委進行加開會議時,禁止 BNO 持有人擔任公職,甚至取消投票權,當作應對英國給予 BNO 持有人 5+1 計劃簽證的反制措施。雖然特首林鄭月娥指港府並未作以上提議,連保安局都說只要沒申請變更國籍仍然算作中國公民,但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卻向鳳凰衛視表示將積極配合上述議題。另一貴為全國人大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前行政立法兩局議員,亦和應該前高官,認為可以取消 BNO 持有人的選舉權。言猶在耳,到了週末,美國決定制裁六名中共高官,當中包括一直默不作聲,被稱為建制班長的人大常委,令不少人言論紛紛。自制裁後,那些要求 DQ BNO 持有人選舉與任職政府權利的聲音消失,彷彿沒談論過以上建議,連那前高官也聲稱只是個人意見,不代表北京及港府立場。不久後,現在貴為國家領導人的前特首終於開口,說擔任人大政協的人應禁止雙重國籍,班長也說人大加開會議未見會討論香港議題,之後整個建制陣營再也不討論 DQ BNO 投票權一事,為鬧劇劃上句號。

是次鬧劇,儼如上次 DQ 區議員事件的翻版,同樣都是某上半紅不黑的建制中人想取得影響力,意圖裝作意見直上北京向傳媒(剛好又是《南華早報》)放風來證明自己朝中有人。姐姐葉太本為掌握實權之人,她於 1975 年便以進入政府擔任 AO,比起妹妹林太早 5 年入職,後來更官至保安局局長,掌管香港的武裝力量,比起當時擔任社會福利署署長的林太官高一等,權力更高得多,就算林太後來升任發展局局長也不如葉太當年權力大。可惜,23 條一事她成了犧牲品,被逼遠走美國再出發,打亂了她的生涯規劃,就算後來回香港成立政黨先後擔任立法會議員及行政會議成員,權力也遠遠不及當年。諷刺的是,因高官問責制下台的官員只有她那一期,及後的官員縱使出了多大問題也不需問責下台,林太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爆發比 23 條示威更嚴重的「佔中事件」(依政府講法),也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後來更官至葉太夢寐以求的特首高位,就算搞出反送中事件這大頭佛仍穩坐高位。如是者,姐姐對妹妹愈發眼紅,可她已無法再回到政府擔任權力核心,行政會議雖有梁生晉身特首的成功例子,但梁生的成功不是靠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而是靠其地下黨背景與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這一 CV,前朝港英高官要上位只能靠在政府內部升遷。晉升無望的葉劉,明知 DQ 持有 BNO 人士擔任公務員的權力及選舉權會導致所有持有雙重國籍的權貴都遭殃(別忘了葉太當年是主理居英權計劃的前入境處處長),老公兒子為英國人的林太更會首當其衝中伏,但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於是就決定如同前兩篇所說的半紅不黑政協那樣,靠假傳聖旨裝作中央聽她的意見。成功了的話,自然證明自己的意見獲得中央首肯,就算最後導致全體擁有雙重國籍的建制派人士攬抄,也算是抒發了她的怨氣,只需隨便弄一些虛銜權位作撫恤便可。失敗了的話,也如那些政協一樣不需付任何代價,還可說自己的意見在香港引起廣泛討論有影響力,日後一國一制真的取消雙重國籍時仍可邀功。

是次鬧劇,還有數人和應,包括貴為人大副部級官員的譚女士和現任保安局局長李生。雖說譚女士現時貴為國家高官,理論上位高權重,不過她與葉太一樣同為前朝政界人士,在擔任行政立法區會市政四料議員期間,更是立場親英對基本法有所質疑,雖然接近 97 時靠急速轉軚來成功晉身權力階層,但始終不能完全擺脫過去親英的影子,雖然能在人大擔任副部級官員,但不能和譚耀宗一樣擔任具實權的人大常委。她和葉劉一樣,因港英背景面臨政治生涯的瓶頸,需要突破,故她們明知觸碰 BNO 一事會帶來麻煩,但仍希望以此激進行動來與港英背景完全割蓆,就算不成功也能證明自己的決心。至於曾擁有英國國籍的李生作為葉太後輩,急於在後國安法年代爭取表現,希望能盡快升至香港權力頂峯甚至晉身國家級官員,自然樂於受前輩老點,明明保安局局方已經表示雙重國籍是個棘手問題仍一頭煙去和應前輩。兩個不得志的建制中人加上急於表現的官員,促成了這起鬧劇。

雖說現時人大仍在開會討論,但從貴為人大常委的譚生默不作聲及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生主動說要解決人大政協雙重國籍問題的情況來看,最後那些有雙重國籍的人大政協會盡量拖延問題,人大最後仍會表示需詳細梳理香港人雙重國籍的處理方法而使整件事不了了之。如此收場,至少不會使令那些雙重國籍的建制中人攬炒,提建議的人也暫時不需為假傳聖旨受罰。反正,讓持有外國護照的人擔任公職及投票也不會對現時情況產生什麼負面影響,取消雙重國籍反而會使不少政商界精英失去再次遠去,問題更大。整起事件唯一輸家,是不發一言卻被美國 DQ 的譚生。真正掌權的人如譚生及梁生,是不會希望一些太進取的方案破壞現時的權力平衡,除非最高領導人示意要大搞,他們最多也只會隨便說一些不一定實行的激進言論來測試民意。可惜,譚生在國安法通過後隨便 9 up 說 BNO 持有人或失永久居留權,使他成為了美帝的目標,借應對初選大圍捕之時制裁這位有實權的高官。這個故事教訓我們,9 up 是有代價,若然不報,則只是時辰未到。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