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面前無偶像

0
18

這是小粉紅最喜歡掛在口邊的說話。在以往「限韓令」、「打港獨台獨」,到今次「撐新疆棉」的愛國表忠運動內,無一例外。

在「國家」面前,不單沒有偶像,也沒有真相、沒有人權、沒有博愛、沒有自由。在「國家」面前,人民只能成為一尊尊跪倒的泥偶,沒有站起來的權利。

在「國家」面前,也沒有被囚進新疆集中營的維吾爾人,沒有聲淚俱下、聲稱在集中營被強姦的受害人,沒有在衛星圖象顯示擴建了的集中營,沒有消失的清真寺,也沒有無數失蹤的親人。

在「國家」面前,所有維吾爾人的作證都是謊言,所有維吾爾人掛念親人的眼淚都是虛假,所有維吾爾人聲嘶力竭對中共擄走親屬的指控都是捏造,所有一批批維吾爾人被蒙眼綁手身穿囚衣的片段都是「無中生有」。

他們在支持新疆棉時,他們在否定新疆的暴行時,其實同時在挑戰真相、挑戰我們聆聽受害者說辭時的感受、挑戰受害人切身經驗、挑戰我們在證據確鑿時判別是非的能力,也挑戰我們的良知,試探我們是否為著利益而甘願跪下。

「國家面前無偶像」

那在良知面前呢?

這讓我想到以往曾上網看過的故事:

「我大學時候經歷的真人真事,當時釣魚島鬧得挺兇的,我班裡的一個哥們,在那天夥同其他室友趁他們合租的日語系女生不在的時候,把她房間裡的所有有關日本東西都毀壞或者塗畫,我說不用搞得這麽嚴重吧?他說,她晚上總是和日本朋友視頻聊天卡他們網絡,弄得他們晚上遊戲玩不了,視頻看不了,寢室的人早就看她不爽了!我當時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恐怖,愛國對於他們而言,不是一種信仰,更多的是一個道具!」

愛國主義就是流氓的最後避難所。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