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 91 日】12 港人家屬一海之隔放汽球寄思念 水警上岸截查記者指違限聚令

0
29

12 港人被扣留在中國境內至今已第 91 日,四個被扣押港人家庭的家屬和 12 港人關注組今日到與鹽田看守所一海之隔的吉澳山上,向深圳鹽田方向拉橫額及放氣球,其中包括李子賢、黃偉然及鄭子豪的家屬。對於近日收到丈夫的「親筆信件」,黃偉然的太太認為是別人要丈夫這樣寫才讓他寄信,又稱並不信任官派律師,「如果我可以撤銷官派,我會撤銷,我根本都唔信佢,就算老公在信裡叫我們相信(官派)律師,我們都不會相信。」

在場人士離開吉澳島前,一隊水警上岸,截查三名在場人士,包括《立場新聞》在內的兩名記者,要求登記個人資料。警員指從新聞片段看到有人在吉澳山上聚集放汽球,懷疑違反限聚令。記者告知是在工作後,警員沒有發出告票,但稱日後有機會傳召調查。

公安給名單讓被關押港人選擇律師

黃偉然的太太向《立場新聞》表示,近日有官派律師主動致電她,表示黃偉然精神狀況良好,又說公安局只告訴官派律師,當事人所涉及的罪名及關押地點,其他並不了解,要等 11 月 30 日案件移送檢察院,才有進一步資訊。

黃太說,官派律師稱見過黃偉然三次,第一次是在九月初。黃太質疑丈夫在大陸無人無物,如何找到律師,該名官派律師指,公安局給了一張名單給 12 港人,讓他們從中選擇律師,黃偉然選擇了她,官派律師表示這是「緣分」。

懷疑是黃偉然給家人的親筆信裡,寫信者表示希望家人低調一點,稱不想成為公眾人物;又稱兩個官派律師很好,叫家人相信他們。

「我覺得是別人要他這樣寫才讓他寄信。」黃太說,她並不信任官派律師,「如果我可以撤銷官派,我會撤銷,我根本都唔信佢,就算老公在信裡叫我們相信律師,我們都不會相信。」

鄭子豪及李子賢的家屬同樣表示,不接受當局官派律師,希望由自己委託的律師處理案件。

看守所及官派律師有留意香港報導

黃太表示,認為看守所有讓黃偉然收看香港新聞,因為疑似黃的親筆信提及黃太在《鏗鏘集》裡講過的說話,表示希望黃偉然健健康康、完整回來,寫信人又表示自己會健健康康回來。

黃太又指,曾致電給她的官派律師表示,不希望家屬公開官派律師名字,怕香港記者查他們個人資料,黃太回憶官派律師稱「香港那邊的報紙很厲害的,我也害怕我的生活受影響,我們也有孩子。」又指官派律師希望與她互相建立信任。黃太認為官派律師致電用的電話是太空卡,她曾用內地軟件查過,該電話號碼被軟件歸類為黑名單。

收信終日以淚洗臉 一海之隔氣球寄思念

近日 12 港人家屬陸續收到懷疑是被關押的家人寄來的信件。黃偉然太太表示,收到信件時,她感覺「佢冇事就得,佢而家仲喺世界上就得。對於咁嘅情況,唔會奢求啲咩。」

鄭子豪媽媽表示,收到可能是兒子的親筆信時,她淚流滿面,之後每日常常把信拿出來,翻來覆去看,邊看邊哭。受訪之時,鄭子豪媽媽一開口眼淚就流下來。她又說,鄭子豪的奶奶年事已高,又患有高血壓等疾病,鄭家一直不敢告訴她孫兒被捕,最後消息仍傳到奶奶耳中,奶奶終日以淚洗臉,非常思念鄭子豪。鄭子豪的爸爸則說,很擔心太太和母親的狀況,因此經常鼓勵家人樂觀面對,「我經常勸她(太太),就當兒子去了台灣旅行。」

黃偉然的太太表示,今日來到與鹽田一海之隔的吉澳山上,感覺對丈夫思念深切。「我好掛住佢,好想快啲見到佢,好想呢件事快啲完。訓又訓唔著,食又食得唔香。」

今天家屬們在吉澳爬山,希望在高處放飛寫有家人名字的氣球,呼籲社會繼續關注。中途黃偉然的母親累得數度停下休息,最後堅持爬到目的地。家屬們與 12 港人關注組的鄒家成、朱凱迪、岑敖暉等人一齊為氣球打氣,又拉起兩幅橫額,上面寫著「SAVE 12」以及「回家」。

黃太說,希望黃偉然能夠見到她們今日在吉澳山放的氣球,「要知道我地仍然冇放棄過佢,就算全世界都放棄佢哋,我哋香港人同家屬都唔會放棄佢哋。」

她相信是家屬和關注組的發聲行動,以及社會的關注,令家屬能夠獲得 12 港人的音訊。「就係因為我哋咁多個月嘅努力,我相信,我哋先收到今日嘅成果,起碼有返啲佢哋嘅消息。」她又寄語 12 港人家屬要加油,「一定要捱到佢哋返來。⋯⋯我哋要繼續行落去,堅持先得。」

水警上岸截查記者 稱從新聞得知有人違反限聚令

當家屬在山上放汽球時,據部分現場記者觀察,兩名懷疑是便衣警員的人士在旁觀察及錄影,然後離開。下山後,在離開吉澳島前,一隊水警上岸,截查三名在場人士,包括一名《端傳媒》記者和一名《立場新聞》記者,要求登記個人資料,指從新聞片段看到有人在吉澳山上聚集放汽球,懷疑違反限聚令。記者告知是在工作後,警員沒有發出告票,但稱日後有機會傳召調查。警員在登記資料後離開。家屬和記者上船後,早前出現在山頂的兩名懷疑便衣警員再次出現,與家屬同船離開吉澳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