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頭乞討,新時代的長征

0
26

人大常委自我推翻,三部曲不要了、五部曲不要了、「循序漸進」灰飛湮滅,繼續高唱「完善」香港民主制度。林鄭月娥說,世界並不只有一種民主制度;說得沒錯,很多極權國度與流氓國家都信奉「民主」,北韓就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中非的剛果雨林就有剛果民主共和國。皇帝穿上新疆棉織成的新衣,頭戴華麗冠冕,裝扮優雅,「民主」二字刻在額上,明天會更好,逼近了北韓與剛果的水平。

早前有愛國能者出來解畫,說區議會本來「不屬政權機構」,所以被剔出選舉委員會。現在的新香港藍圖,加入分區委員會滅罪委員會防火委員會成員,他們很多是在區議會選舉中落敗,遭選民唾棄的人,現在搖身一變成為權力新寵,晉升為選委會龐大新力軍,原來防火防盜、由小小一個民政署長委任的街坊友好才叫政權機構。以委任取代民選,以黨意取代民意,很正常,無驚喜。最過分的是,防盜防火委員會既然如此重要,那麼防蚊、防鼠、防木蝨呢,很多人在這些重要範疇中努力耕耘,投身民生福祉,應該齊來當選委員成員吧。

看新香港新選舉,愛國能者要取得參選資格的過程,就想起西藏路邊「磕長頭」的信眾,他們磕頭朝聖,五體投地,無休無止。日後的愛國者參選人,無論是直選或功能組別,皆要取得選委會五個界別各自的提名票,問題是每位選委只可提名一人,提名票奇貨可居,必將締造政治乞討卑躬屈膝時代新景象。

得選委提名後,尚要經過重重資格審查關卡,愛國能人為了證明自己並非忠誠廢物,人人奮發圖強,批鬥整風運動中身先士卒,不懂英文者也要開 twitter 搞大外宣,精誠所至,驚天地泣鬼神。參選人要經「資格審查委員會」核實是否愛國,卻原來審查委員會只屬低規格橡皮圖章,要聽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審查意見書」指示,而國安委原來又交託警察國安處調查。

即是說,參選人是否合格,要問過警察;又即是說,你一參選,警察國安處就會為你開一個檔案,據說有四千人力的國安處恐怕會很忙。而一切決定不得覆核提訴,代表權力巨獸無限膨漲;這不叫愛國者治港,這是軍政府治港、秘密警察治港、槍桿子治港。

審查你什麼,當然包括你的言論思想,據律政司長鄭若驊講,言論追溯期無限,十年八載前的言行,一一在考慮之設。新設立的「資格審查委員會」,成員全由政府官員擔任,亦是另一創舉。即是說,理應受監察的政府官員,反過來操控議員是否有參選資格,以後尊貴的議員為保飯碗,批評各位政府司局長,自然要客客氣氣。荒謬絕倫是,這幫立法會議員,將一路開開心心跪倒。立法會剛剛上演修改會議常規一幕,身為尊貴議員,作法自縛,引刀成一快,極速通過閹割自己發言權利的新屠刀;很快,這幫議員又要面對一大堆反轉選舉的法案,你們將露出真誠笑容,一路感激皇恩浩蕩,一路溝淡自己權力,擁護磕頭路線圖,愛得悲壯,天地為之動容。

當選後也不是一勞永逸,不要忘記那個「全流程資格審查」,尊貴的愛國能者們,你就算做得成議員,審查委員會仍在永續運作。你以為在監察政府,政府官員在審查委員會內也在監察你,隨時 DQ 你,意味着磕頭下跪無止境。

磕頭乞討,就是新時代的長征,抱歉,這比喻絕對沒有侮辱藏傳佛教徒的意思,我佩服真誠的信仰,鄙視扮忠誠的廢物。諸位愛國能人,長年跪得太久,腰骨難免變形,各位可學習藏人磕長頭穿戴的衣物,必須在膝蓋及手掌手臂部位,墊皮革護膝護踭,或可避免跪得一身鮮血淋漓,有礙國體。

第一次推遲選舉,說是因為疫症;第二次推遲選舉,變相承認了是因為現在制度我無辦法贏,要先反轉選舉制度、溝淡民意、全面操縱,才可以給你選票。根據新香港遊戲規則,能代表香港人的直選議席,只佔九分之二,香港人排於警察、國安委、政府官僚、中聯辦幫、愛黨組織、全國組識、商界與專業利益團體之下,地位大概是九等公民。

所謂香港人當家作主,承諾徹底破滅;我們成為自己土地的異鄉人,而這只是一個開始。

可以擁抱時要擁抱,見字要飲水,見到愛國能人磕頭時,要微笑。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

相關文章:

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有一口飯,叫反港獨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