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拆國殤之柱】港大內地生:突然才有違法風險? 校友:白天拆先夠威

0
335

昔日佇立着「國殤之柱」的港大黃克競樓平台,如今換上了一道黃色膠板圍牆,內地生任先生來到拍了張照片,說是做個記錄。對於校方聲稱雕塑會為大學帶來觸犯本港刑事罪行條例的法律風險,任先生質疑,這麼多年,突然才有違法風險,又認為一件事如果發生過,想掩蓋都掩蓋不了。

現時在港大就讀博士學位的任先生今早 (23 日) 路過原本「國殤之柱」的位置,他表示在今年 10 月校方搬遷期限屆滿時曾來到為國殤之柱留影,今早在同一位置拍攝對比圖,是為了記錄自己目睹「國殤之柱」被拆除。

任先生指,2013 年在北京讀大學時,來自香港的室友將六四事件告訴他,他形容這是催化劑,令他從此開始留意政治。對於六四屠城事件時,任先生起初是半信半疑,後來得知父親在 1989 年都曾到北京參與遊行,加上在網上蒐集的資料,才確信昔日在北京的屠殺事件。

「一件事如果發生過,想掩蓋都掩蓋不了… 將它定性為政治風波,或是屠殺,嚴重性上有分別,但不影響這件事曾經發生過。」他指,中國人民不能在公開層面上討論,但相信私底下每個人對這件事都有批判標準。

對於港大深夜拆除「國殤之柱」,他相信校方擔心會違返《港區國安法》,但他認為國安法並非正當的法律,「官方說的是有違法風險,但是這麼多年,突然才有違法風險,可能這個法律不太正當」。他續稱,國安法是否有民意基礎「要再商議一下」,又反問「國殤之柱」被移走「是幸事還是悲事」。

「絕大多數自由都已失去」

至於校方解釋「雕像已日久老化」,任先生笑言「聽聽就好」,若雕像日後送回原位就相信此原因。他認為,校方是以「某些理由」去掩蓋真正移除「國殤之柱」的理由。任先生指,港人要思考法例本身有否違反人們心目中的公義。「如果民眾都認可這個法律,停止悼念活動民眾都應該接受,但我猜想有絕大多數市民不接受。那麼我們是不接受法律本身的限制,還是質疑這個法律的正當性。」

任先生去年年中來港大讀書,一年多內經歷公民社會急速消退,任先生以港大校園為例,初時民主牆被拆走,後來到校方接管學生會辦公室,到現時國殤之柱被移除,認為事情一點一點的變化,可能短時間內感覺不到,但回頭看時會驟覺從前享有的絕大多數自由都已失去,或許仍僅存小部份自由,但事實上已有所不同。

「校方真係識揀時間」

港大畢業生陳先生也有專誠前來了解,他得知「國殤之柱」被拆除後特意過來。他認為實物雖已拆除,但市民仍可用記憶或者其他形式記着這件事,「如果冇辦法阻止實物消失嘅話,至少我哋嘅腦可以記住呢樣嘢。」他擔心校方拆除「國殤之柱」後,下一步會針對政治立場鮮明的教授。

對於校方半夜移走「國殤之柱」,陳先生指「校方真係識揀時間」,批評做法鬼祟,害怕被人知道。他又質疑校方若認為「自己做得咁啱」,為何不能在白天時進行,更言「咁先夠威」,顯示其行動「正確」。

小學生曾小朋友今早在黃克競樓平台的枱櫈補習,他稱,因學校過去曾播放六四的片段,而知道六四事件,第一次看時覺得恐怖。今早知道國殤之柱被拆除一事,感嘆為何一夜間消失,「唔通整碎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