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 condom,甚麼也不是

0
40

兩會改變選舉制度,影響最大的其實不是民主派,而是民建聯。

1。 立法會選舉,比例代表制中建制派要取得議席,需要真真實實地取得足夠選票,這從來都不是容易的,所以民建聯過去有大量的地區樁腳,使它在選舉中有強大實力,反過來即使西環要求欽點何人進立會,也多多少少要跟民建聯商量。一旦改成傳言中的十八區雙議席單票制,那麼一區基本上已可確保有一個建制派當選,哪怕派一隻豬出戰,都基本可以當選。如此的話,選舉的操控權就完全落在背後「操盤者」手上,民建聯再無話事權。

另一方面,財力本為民建聯的優勢之一,現時一個地區議席平均需要二百萬選舉經費,超級區議員更達四五百萬,這是個不低的門檻。但在雙議席單票制中,可能幾十萬就已經足夠(當中還有一半可從政府處取回),民建聯的財力優勢亦會消失。

2。在特首選委之中,上一屆民建聯手執百餘張選票,近總票數的十分之一,是最具「牙力」的政治團體。但當中近半的選票,均來自區議會那 117 張選委票。今屆區議會民建聯雖然大敗,這百多張選委票再非其囊中物,但今天失去了不等於永遠失去,民建聯始終是地區上最大的建制力量,未來仍然有機會取回議席。然而一旦改變制度,取消區議員的特首選委票,民建聯在特首選舉的影響力將會永遠減半。民建聯在政壇中的影響力,將會隨著今次更改選舉制度而消減,良禽擇木而棲,人才、錢財均會隨著民建聯影響力消減而轉投他方,而這又會偱環地削弱民建聯的影響力。

說到底,民建聯的重要性,在於有反對派。一個沒有反對派的政壇,鳥盡弓藏,兔死狗烹,民建聯完全 expendable;除了 condom,甚麼也不是。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