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日間看到的美好與醜惡 父母之愛和法外的人情、黃藍偏見和卸責的嘴臉

0
23

29 天研訊,一個存疑的結論。或許就如高偉雄法官所言,真相「已經好接近」,但正正是那一步之遙,周家只能帶著遺憾離開法院。

我們都不滿意結果,但研訊的過程,還是讓我們看到一點美好。勇敢挺身而出的證人、盡責而秉持人道關懷的醫護人員、法官結語時微震的聲線,以至他在宣判後,面向家屬的那個鞠躬,都為冰冷的法庭帶來一點溫暖。

當中最美好的,是我們清清楚楚地,看到親情的瑰麗。

梓樂的人生很短促,但他擁有真心愛他的父母。而這種幸福,並非必然。不久前的另一場研訊,已足佐證。

雖然,我們所接收到的周爸周媽形象,是片面的。但他們的一舉一動,一字一句,都在演繹父母的愛。要站出來應對公眾、傳媒、日夜不斷地處理資料、研究,箇中苦勞,足以把人逼瘋。

但到最後一天,他們還是那樣的誠懇、優雅、大方。這樣說或許庸俗,但他們真的讓大家看到一個「美滿家庭」的形象:一個有點木訥,慈祥的爸爸,在發生事時,會撐起半邊天;還有一個似乎有點惡、在家中大概會負責扮演「黑面」的媽媽。

兒子或許與他們不算是如膠似漆,但那份羈絆,無容質疑。至少,在漫天烽煙之際,他會提醒爸爸,要關窗。

現實中周家的模樣,我們不得而知。但過了這些日子,香港人和他們的情感牽連,已很難再割捨。周爸爸儼然成了大家的爸爸。

這也是「命運共同體」的另一種演繹。

周家在這段日子中,大概也能感受到媒體對他們的愛護。坦白說,在香港,要全部媒體都愛護一個人,難度是 SSS。這不是說媒體就有多高尚,可以選擇如何對待別人,只是在很多時候,工作時都不免欠了一點同理心的我們,實在也無法不好好地,呵護這一對真誠的父母。

媽媽的一句「辛苦晒」、爸爸的說覺得傳媒也與他們一起同行,也再次震動了現場記者們的淚腺。無法代表他人,但我必須說,對於周家的感謝之言,自己受之有愧。只想在此感謝他們,感謝他們一直以來的友善,也感謝他們,讓我們看到愛。

未來的日子,或許讓他們遠離鎂光燈,遠離我們,慢慢地撫平創傷,才是我們最能為他們做的事情。

然後,也說說醜惡。

在每一次的直播節目中,總有一些,我認為是人類無法說出口的話句,在留言之間徘徊。我真的、真的,誠摯地希望,那些口出惡言的人,都是為利益行事。若非如此,那便要再刷新我腦中的人性下限了。

有些人會說,他是自招的,「你哋班黃絲成日想屈」、「又接受唔到佢係自己跌落去」。

若只著眼於此,認為一切都是黃藍爭論的衍生物,那是一葉掩目,不見密林。

一個年輕人,不管他所持政見為何,他只是出現在示威現場,然後便失去了生命。追本溯源,是誰弄出了修例風波?是誰執意而行,把警察用作壓住反對聲音的工具?為甚麼民眾要走上街頭?是誰到今天,無數生命消逝、無數人在恐懼中苟活,還洋洋得意地說,香港回復平靜?

記得在法院內,曾有人在救護車被發現報告時間有異樣,消防處被列為有利害關係時,說了一句,「搞唔到警察就想搞消防」。若只從這個角度去想事情,覺得所有事情都只是「黃絲」要藉機「搞事」,難怪香港今天會變成這樣。

同樣地,各位警員,假如你們有更多的自覺,去理解死因庭的本質,以及其應有的莊嚴和憐憫,再反思作供時的態度,或者會明白「你哋真係咁憎我哋?」的原因。

何況,警員在偵緝時的無能和不作為,在研訊中實在表露無遺。例如負責檢取 CCTV 的魏警員,竟然說閉路電視拍不到停車場。這一切種種,真能視而不見嗎?

這些不止是「黃藍」之別,是公義和良知。一個青年的殞落,是果。但他墮下的身影背後,是整個香港的業。官員雙手的血腥味、以及制度的腐臭味,聞之欲嘔。

研訊最後得出的結論,的確,只是「公義未得彰顯」。但這也正正是一個提醒。提醒我們,有些事情,要記下去,傳下去,不要放棄對真相的追尋。如同周爸爸所說,「真相唔一定係(梓樂)畀人謀害、意外都得架嘛」。我們要的,不是我們「所想的真相」,是要真正的真相,和公義。

然後,總會有那麼一天,我們會找到這一切。儘管這是近乎迷信的,自我麻醉的想法。

在這個時代,我們都需要一點迷信。

 

記者|劉偉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