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河界,四十年來

0
24

告訴你一件政治不正確的事:地政總署出版的很多香港地圖,例如網上地理資訊地圖,深圳河以北,總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彷彿深圳奇蹟從不存在。這種「無視」,可能源於版權或兩地資訊交流等問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深圳特區成立四十周年慶典中形容,深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一張白紙上的精彩演繹」,但特區政府竟然在地圖上留白,深圳隱形;玻璃小粉紅恐怕會認為這是顛覆、辱華。

每次到新界北遠足,地圖上的空白,對比現實中深圳巨廈交織的瘋狂天際線,你看見歷史在眼前奔流。四十年前特區之初,深圳確實從一片空白開始,新建設一路擠在深圳河邊界線旁,紅色中國窺探香港,緊貼邪惡的資本主義,盡情汲取資金人才技術,為改革注入原動力。

相反,深圳河以南,香港一方緩衝區,卻仍是禁區、荒山、棄村、廢礦,四十年不變。這邊的香港,樂於把握改革開放商機,但不靠攏、不獻媚,依然故我;看着深圳河以北急促冒起的浮華,也不欽羨、不自憐,因為有自信,有底氣。

習近平的「重要講話」中指,「深圳廣大幹部群眾披荊斬棘、埋頭苦幹……這是中國人民創造的世界發展史上的一個奇蹟」、「奏響了實幹興邦的時代強音」;描繪深圳崛起的過程中,習近平一字也沒有提到香港的角色,談及港地的一個段落,都是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綜合一個整體而談。

也許,香港人也不必往自己臉上貼金,不要自作多情以為香港對深圳有多大貢獻。畢竟香港經濟奇蹟也只是歷史巧合,反過來應多謝共產黨:要是沒有紅色中國,上海的人才與資本,怎會倉皇逃難到香港?港英治下的自由與法治,若無南下的財富,又怎會迸發獅子山下的經濟奇蹟?

習近平要深圳「全面深化改革」,授權深圳「在重要領域及關鍵環節改革上更多自主權」,表明在貿易、融資、財政稅務、金融創新、出入境等方面,「探索更加靈活的政策體系」,為全國日後的改革作參考,意味著新一輪大計中,深圳將是大灣區的引擎,香港將會淡出,成為邊陲的邊陲。

習近平談「港澳」,主要就是吸引港澳青少年到內地學習就業,用字不單是「交融」,而是「深度交融」、「增強對祖國的向心力」。慶典中,最深刻的一幅相片,不是習近平的威武雄姿,而是一眾香港特區最高級官員,排排座恭恭敬敬地聽取重要講話,還煞有介事,人人拿起筆認真抄錄,這就是「深度交融」的感人場面,交心效忠的具體表現,「向心力」的完美示範。一眾高官,請撫心自問,如此媚態,你醜不醜?

林鄭月娥自製死局後開出的藥方,就是全面擁抱大灣區,努力抄寫習近平;習主席的謀略,政治上以國安法震懾異己,把自由與法治放進鳥籠;經濟上以深圳收納香港,以「深度交融」侵蝕香港固有價值,清洗紫砂茶壼裏的茶垢。

往日,香港是專制社會與自由世界的橋樑、窗口、緩衝、「萬能插」,如今林鄭政府樂於與國際脫軌,深度交融大灣區,兩制瀕臨湮滅,香港特質消逝,剩下的,已不多。

記得有次在電視台片庫中,找到七十年代英軍拍攝的深圳舊片,那些年深圳河以北,是一望無際的農田阡陌、墟市破落;年月匆匆,滄海桑田,於本人而言,有關深圳河邊界,有些情景,永誌不忘,那是自由的記憶。

很多次,我藏着「非法採訪」得來的新聞片段,在東莞深圳,或剛被公安皇恩浩蕩釋放,或飛車逃避強力部門追趕,倉皇在聯檢大樓飛奔;深圳河上那條其貌不揚的行人橋上,有一條邊界線,每次踏過一刻,頓覺安心舒泰。

踏過深圳河,香港這方郊野鄉土,沒有浮誇裝飾、沒有磅礴氣勢、沒有紅太陽的耀眼光明。我深呼吸一口,空氣不一樣,那是自由的氣息;那是香港最後僅存的價值,那是奇蹟的胚芽,那是重生的微光。

 

相關文章:
立場新聞:王婆婆被困深圳河以北的日子
立場影像:王婆婆說,越過邊界她會懂得笑記住曾經的自由

(本文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略有增潤,原題為〈深度交融大灣區,全面擁抱習近平〉)作者網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