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家書】八個月執到啦

0
81

上訴前一段日子裡,最常聽到的安慰是「可能無事呢」,使得我心裏也重複默念着「可能無事呢」。甚至連當時的法律意見也是「可能無事嘅」。雖然存有期盼,但對再判刑的憂慮還是如石般尋重。

直至判前某天晚上,邀約在囚手足的父親在我家中相聚時,他摸着酒杯底的一番話使我不再存有僥倖心態,「咩可能無事?!你要預自己原判一碌,最後減到幾多咪當執到幾多。坐,你坐就坐緊㗎啦!」

這位剛面對孩子上訴失敗的父親教我以最壞打算作心理準備,如重擊般破碎我的憂慮。坐,我就坐緊㗎啦!反正最多也只不過一年!

最後結果是八個月,比起……(嘆氣),簡直輕鬆啦。

摒棄僥倖,在最壞的時代作最壞的打算,迎難而上。香港人撐住!

家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