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給中大校長那封公開信說明了什麼?

0
27

《警察不如衙差》

附役權門佐律刑,官衙雜差德識平。
威傍大款狐傍虎,閹若小奴賊若兵。
牛頭馬面非鬼相,狼心狗肺似人形。
盡是猴子充大聖,帚掃沙彌扮通經。

以前在封建專制的時代,官府衙門的那些衙差只是聽令於官人的奴才,社會地位不高,只算得上是低級公務員。但因要執行官人頒令的任務,有時也需要以武力來執行職務,因此也是可以擺擺威風,甚至可以恃權作惡,有時甚至可以撈點油水,發點順手財。

這種工作談不上什麼前途,最多只是升到做領班,但高級一點的奴才都只是奴才,不能算是官,最多只能算是「官奴」。日日只能站在官堂兩邊或台階之下,沒有什麼出頭的前景。

中國歷史上似乎沒有當衙差登壇拜相的案例,連最終成為官大人的似乎都沒有。這內裡的原因很簡單,做官始終要考取功名,要飽讀聖賢書,起碼都有些墨水。但衙差這種「官不及官只如奴」的職業,能夠吸引的對象最多的是一些不學無術,讀得書少,甚至連盲字都唔識得幾個的鄉夫野子,甚至只是習慣於蝦蝦霸霸、德識薄弱的小混混。

難道好一點的衙差真係一個都冇?被歷史稱頌的鐵面無私大好官包青天,傳說中他有六個主要屬下。包括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大侍衛,又有南俠展昭、師爺公孫策作羽翼,六人構成開封府的完美組合。據說他們六人都是行俠仗義,武功高強,而且忠肝義膽,而且都是深明大義,個個都抱着懲惡揚善的壯志。看來真可以說是衙差中最正面的代表人物了。

但原來他們六人全部都是民間傳說塑造出來的虛假人物。包青天的事跡見於《宋史》,對包拯的出身,入仕為官都有較完整的記錄;包拯在斷案時的鐵面無私也有記載。但《宋史》對包拯的「六大助手」卻從未提及,顯然歷史上並沒有這幾人。六個人的出現,很可能只是寄托了民間的期望,也要為一般被描寫為作惡多端、狐假虎威的這些官府小奴才搞搞正面形象工程。冇辦法,封建獨裁社會,貪腐容易清廉難,奴才更沒有幾多個是乾淨的!

隨着社會進步,理應不能再容忍這類衙差,但政權始終要有一些為官員賣命及執行骯髒職務的奴才。當社會越來越文明開放,這類執行公權力任務的衙差式奴才,據說也要與時並進,成為「專業」的治安隊伍。要有專業訓練,行使權力要講法律,具體操作要有紀律。被賦予這種職務的人,也要有起碼的文化水平,而且當然不應該是搞搞震的小混混,更不能是江湖幫會的成員,起碼都應該身家清白吧!

現代社會的紀律部隊,組織越來越嚴密、精細、專業,警政也應該越來越文明、民主與理性。但紀律部隊的質素,不會因為加上了專業化這個虛名就必然脫離衙差或官府雜役那種野蠻與腐敗。這是一個很複雜的現代社會課題,很難三言兩語說得清楚。但簡單而言,社會越民主,現代文明的水平越高,政權越有問責精神,警政就會越高水平,也越專業化,也越乎合文明的標準,警察要為人民服務,而不是附庸於政權或政治集團。

可惜的是,今天香港人面對的那個國家與罪孽深重的殖民地主義者不同。這個所謂「偉大」的、有幾千年文明的國家,連軍隊都要由一個黨來指揮,而不是屬於國家為人民,後果應該可想而知了!70多年來由公安到城管,到今天也學人叫警察,實際上表現如何,大家有目共睹。

香港本來自上世紀70年代之後,便在那個罪孽深重的殖民地主義者管治下,逐步把香港的警隊專業化,招募的對象水平越來越高本,無論是訓練、裝備、管理都曾經貼近世界最高水平。到九七年移交主權的時候,還被稱為亞洲最佳。

但到了今天,一國大於兩制,公安城管自然勝過警察,警察自然只能變得越來越公安。而且,當黑社會都可以被視為比一般市民更愛國的時候,警察墮落至與江湖幫會睇齊,其實也不應令人感到意外,甚至是順理成章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了。

過去一年,香港的警察表現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世界也自有公論,公道也是自在人心,再講都只會繼續講到口臭。自己制定的警例都不遵守;一而再濫權濫捕;胡作非為,也是有片有相,無從否認。7.21 涉嫌勾結鄉黑勢力,8.31赤膊上陣做埋恐怖分子那一份,也是昭昭在目。至於作假證供、選擇性執法、報復性執法,針對性執法,更可以說是比以前的衙差雜役更退十步,要以現代以法治人的系統作平台,誓把胡作非為濫權枉法最大化。

這樣的團伙,自然會出現招聘困難,自然只能吸引那些思辯水平低下、道德淪喪、邏輯混亂、就算識字也不識講理的現代小混混。可笑的是他們有時以為自己好巴閉,可以向現代社會領袖都不得不敬重三分的大學校長惡言相向。他們竟然夠膽在大學校長面前玩邏輯推論,把歪理狂噴得令人笑大個口。猴子始終不是齊天大聖,但偏偏執頭執尾,負責打掃庭園的小和尚卻以為自己已經看通了華嚴經。

四個警察工會向中大校長發的那篇公開信,可以說是珍貴的教材,足以說明幫會文化如何污染現代警政。很多人已經對其內容作出充分的評析與批駁,這裏不再重複了,因為已經講到口臭。這樣的事,真係諗起都臭崩崩。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可以透過這封信看得清楚,今天那些不得不依附政治集團的所謂紀律部隊,其品格的卑劣,作風的不堪,都可以籍這封公開信清楚向千秋萬代說明。

這肯定會是一份十分有意義的教材,將來也肯定會成為一份重要的歷史文獻,說明一隊曾經被傳說為亞洲第一的紀律部隊,如何淪落到如江湖幫會也不如,也說明了幾年之間的倒退,可以如此大幅度,甚至還比不上以前的官府衙差。今天這樣的警隊,甚至已經容不下歷史傳說。大家不妨試幻想一下,有那一位警務人員可以讓大家聯想到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展昭或公孫策!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