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你仍安好 — 探訪 Winnie 後感

0
663

車子一直向北行駛,司機播著歌,忽爾耳邊傳來「生命從未如樂園」,像道出生活的無奈與荒涼。

車子駛出獅子山隧道,便會看見左邊威爾斯親王醫院,想起 Winnie 畢業後便在威院工作了七至八年。右邊是威院對出的山頭,長滿綠草,郁郁葱葱,但記得四、五年前在威院實習時,那座山也曾經因山火而變得焦頭爛額,枯木處處。如今也復回原貌,或許變得更剛強膽壯。山如是,那我們呢?經過傷痛,受過苦難,就會復原?甚至會變得更好?還是會從此變得懦弱無力麻木、自我噤聲,俗稱皮已收?如果頓感無力再走下去,休息一會兒是否就是懦弱,是否需要內疚?那麼我城又如何?每天發生愈加瘋狂的事,我們憤怒疊憤怒,傷痛疊傷痛,療傷無期下,我們可以怎樣面對?甚麼都不做是否就是不對?如果要做,又可以做甚麼,又有甚麼我們應做還未做?

圖片來源:醫管局員工陣線 Facebook

車繼續往前去,看見中大,想起 Winnie 也是中大的畢業生,是自己的同系師姐。上月底提早報到的前夕,中大胡亂粗暴 DQ 學生會,中大如今墮落至如斯境地,如同當下社會一樣。

話說回來,這是第一次探監。由細到大,總覺得坐監都是壞人。但長大後才發現坐牢的未必一定是所謂的壞人,尤其當看到這幾年香港的事情,政權將監獄囚禁住具有反抗意識的人、政治犯;社會接不住的人,一時挺而走險的人,如外傭與難民。慢慢知道在裡面的人不一定做了甚麼錯事才進去,其實誰對誰錯又是否一個法官說了是就是?當法治愈加不能彰顯公義,法庭無法公正判決探究真相時,法庭根本無法審判每個對公義、自由重視的異議者。

同行友人說,現今監獄是好人坐,壞人都可以在外繼續大放厥詞。當掌握權力與話語權的人還可以大放厥詞既時候,代表我們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好長的路要走。

回程的路上,世界看似如常運作,但我們心底裡都知道無法回到過去。下車時,咪箱播出最後一曲以這幾句歌詞作結:

信仰強拆中消磨
遍野仍無盡星火
可如初 可做我
誰能被隔阻

希望所有好人安好,大家飲多啲水,食多啲菜。

只記得,那座曾經被燒得灰白的山今天經已復原。

副主席 David

 

醫管局員工陣線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