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光時」如何改調變奏,還是香港人的心籟之音!

0
25

在《國安法》陰霾籠罩下,悠揚的《願榮光歸香港》歌聲「被瘖啞」、申述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口號「被警告」、控訴的「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強音「被約束」,甚至平和勵志的「香港人,加油!」這樣一句話也「被壓抑」時,「光時」一詞成為「政治禁忌用語」實在不足為奇。

「真.香港人」目明心清,早已意識到香港再不是以前的香港,失去昔日光輝和明艷,黯淡無光的夜幕下,香港過去的亮麗風景線只留下模稜輪廓,嶙峋錯落中甚至顯得突兀猙獰。 當「光時」的旗幟再不能高舉展示、「光時」的喊聲再不能鏗然響起,「真.香港人」還是曉得適當的改調變奏後傳遞出同樣訊息。「光照香港、時代使命」是一種可能、「修復香港、時代革新」也是一個選項,或者其他更具創意的話語。 無論如何,「光時」的初衷早已深深埋藏在「真.香港人」心底,是縈迴不散的心籟之音!

早前曾有建制紅人口甜舌滑的說過《國安法》只不過是懸掛在香港人頭頂上的一把刀,備而不用,是示警作用也好、恫嚇效果也好,就是要香港人知所進退的「慎言謹行」,如果捋虎鬚便要考慮承受嚴重後果云云。 可是時至今天,《國安法》立法生效後,這柄鋼刀豈是只聞霍霍聲響,卻已一再呼呼生風的揮斬下來,血光中掀起震懾反應,香港人還是要自覺警惕,避免迎頭正面衝撞好了。

《國安法》是掌權者手握的一枝魔杖,杖指這邊的地方這邊便翻起一片肅殺烏雲,擊點在那人身上那人便被扣上尋釁滋事的標籤,揮舞中隱約響起獰笑聲來! 《國安法》是政治的風向標,只要配合政治需要,所指向的鹿可以變成馬,黑可以漂成白,非當然可以說成是,一群飛禽走獸在風吹草動中也便狂號囂叫的和應! 《國安法》也是黨國的一綑紅線,撒向香港法律界、教育界、社會服務界等每個角落,布置下線網陷阱,踩在線上的固然被檢控,踰越界線的更被視為危及黨國安全,加刑重判,目的就是要香港人「規行矩步」!

回說那一句「光照香港、時代使命」的改調,其實正正合乎當前香港景況。  在暗無天日的黑夜中,「真.香港人」最卑微的期盼就是黎明晨光的來臨,讓香港這片土地再次在曦陽下發出光芒。 或曰熬盡長夜迎接陽光有點被動消極意識,那麼對不少年輕人來說,舉起火把照亮漆黑環境便是劃時代的呼喚,戰勝無法無天的黑夜就是「真.香港人」的劃時代使命! 「光照香港、時代使命」! 另一句「修復香港、時代革新」變奏或許更為貼切和具務實意義。 觀乎當前香港法治基石已被搗毀得稀巴爛、過去珍惜的傳統價值已被碾碎磨蝕,原來融和的人心民情已被割切撕裂,有關修復工作實在刻不容緩,並且更有必要進一步改革更新,邁向發展空間更寬廣的台階! 「修復香港、時代革新」!

筆者昨晚在伊館觀賞了達明一派的演唱會,黃耀明的不少選曲歌詞都有強烈的社會時代感,隱含著政治訊息,觀眾在聆聽他那獨特音色的歌聲時,同樣感受到相關的衝擊。 獻唱時他曾語重深長的勸說香港人切勿被恐懼所壓服,鼓勵香港人繼續發聲。 在中場休息期間,觀眾自發的喊出逆權抗爭運動中的口號,彼此呼應的聲響震徹場館,筆者感到猶如過去多個月來置身在港九街頭上或者商場內所聽聞的「真.香港人」心籟之音!  昨天晚上《國安法》的魔手並沒有伸進到伊館場內,「真.香港人」心底的說話還是這麼的嘹亮、真切、堅定!

說到底,不舉「光時」旗幟也罷,不喊「光時」口號也罷,「光時」的不撓不屈抗爭精神早已扎根在「真.香港人」的內心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