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奇葩的夢醒時份

0
23

是記者太忙、荒謬事情太多、還是北風太強?建制派議員出醜,各大傳媒篇幅甚少。有位尊貴議員名叫梁志祥,在立法會財委會忽然夢醒,投票表決百多億工程撥款的項目時,要求提問討論,又質疑為何沒有官員出席答問,跟以往程序不同云云。

這位梁議員,坐在議事廳中已經八年多,快樂不知時日過,竟然不知道根據程序,議員要早一天提出,才會有官員出席解畫,以往是民主派議員必做的事,建制派議員以為光坐着,就有官員任你質詢;如今民主派全數消失後,保皇黨連議政都不懂,這位議員碰了一鼻子灰,盡顯自己無知,幾百億幾百億撥款轉眼大比數通過,官員安坐辦公室,就看着你這群橡皮圖章貼貼服服,真開心。

愛國紅人們最近爭相表忠,前仆後繼擁護我黨果斷拘捕五十多個參加泛民初選的人。紅人們謂他們想癱瘓政府已是「顛覆」,其實只是部分人有這個想法,而且戴耀廷的「攬炒十步」都是沙盤推演式專欄創作;最妙的是,要導致財政預算案兩度不通過而特首必須辭職的憲制安排,需要行政長官冥頑不靈拒聽民意才有可能,即是,如果他們犯顛覆罪,特首必定有份「協助實施」,拉得;那些《基本法》起草委員乜乜乜,草擬這等顛覆性的條文,一樣是始作俑者,全部要拉。

那麼,為什麼選舉想贏,想根據《基本法》程序令特首下台,都是顛覆?愛國紅人們謂,是因為他們「不審議」就否決議案,沒有履行職責、阻撓政府運作;那麼,按同樣的中國邏輯,諸位愛在議事廳睡大覺的尊貴議員,很多人在座多年也沒「審議」過多少東西,沒有監督政府,同樣是沒有履行職責,理應紅牌出場,罪該萬死。

最新路邊社消息,中央連延遲到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都想繼續延遲了,因為想改動選舉制度,保證自己永遠都贏。結果就是,香港也弄一個萬年立法會、萬年橡皮圖章,類似梁議員的議會奇葩,可以永遠扮工,可以用一生的時間,慢慢熟習議會程序。

 

相關文章:戰狼的盛宴極權臨近,再讀二十個歷史教訓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乃加長版)作者網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