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收到公開大學畢業禮門券

0
34

如無意外,我希望能夠以社會科學學士(政治及公共行政)二級一等榮譽畢業生的身份,在 12 月 4 日(星期一)下午 2 時 45 分,出席公開大學第 29 屆畢業典禮。

然而,面對警總示威遭起訴組織、煽動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合共三條罪名,我將要在 11 月 23 日(星期一)早上 9 時半再度上庭,由於案件將進入結案判刑階段,不排除會遭到即時還押。

換句話說,到底我能否順利參與一生人僅得一次的大學學士畢業禮,仍是未知之數。雖然我曾在去年 6 月於荔枝角收押所應考公開大學的期末考試,但據我了解,監獄也未有安排在囚人士出席畢業禮的先例。

縱然如此,我仍想藉此機會,呼籲大家關注一位名為張俊富的公開大學學生。可能大家對這個名字沒有太多印象,頂多只可能想起他跟屠龍小隊官司有關,但他除了是我的師弟,更是被扣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的十二港人。

他理應與很多同學一樣,想過著走堂、上莊和出 POOL 的平淡大學生活。也許他曾跟我在何文田廣場擦身而過,於旺角排隊等小巴,埋怨 OUCLUB 的劣食……作了不容易的決擇後,只希望這位師弟能與其餘十一人平安回家。

我想,公開大學校長黃玉山必然知道,他有一名學生正在深圳身陷囹圄,固然他至今對這位同學的狀況仍是不聞不問,但我想社會大眾也不要忘記黃玉山的另一身份 —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作為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黃玉山是擁有前往國家機關和有關單位的工作進行視察,即可到鹽田看守所作「調研」。

也如我早前撰文所言,人大代表前往看守所巡視,根本不是新鮮事物,不論太和縣、安義縣還是昆明市,均有先例可循;而在乎的,只是這位校長有何取態。

說實話,即使傳媒報導「聲稱」十二港人身處鹽田看守所,事發83天至今根本沒人能夠證實此事,到底他們是否被秘密關押在鹽田以外的地方,根本是誰也說不準的事情,也說明作核實的當務之急。

不論跟進學業也好,顧及學生狀況,還是執行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也好,我呼籲前往公開大學校長黃玉山前往鹽田看守所探望學生張俊富。

全文刊於作者Patre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