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模作樣,好學唔學,你班庸官究竟頭耷耷寫乜?!

0
33

今早 (15/10/2020) 慣常往茶餐廳喫早餐,打開《蘋果日報》,赫然看到頭版主題報道的一張照片,頓時感到十分嘔心,一口火腿即食麵幾乎噴了出來。 事緣早一天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周年紀念大會上習一尊講話時,照片攝得那六位港官排排坐著、頭耷耷執著筆,裝模作樣在記事簿上作記錄、抄寫甚麼似的。  照片說明:「港官北上即融入內地官場文化,聽習講話時低頭猛抄筆記」,語帶嘲諷,筆者以為這正是香港市一眾庸官十足奴顏婢膝的最佳寫照!

猶記得早年在熒火幕上所見,狼英上京面聖,以及毒娥覲見今上,貼腿併膝的半個屁股端坐著,矯情陪笑、戰兢虛怯的神色盡露,只差沒有俯伏在地、叩頭膜拜、三呼萬歲。  如今「一國一制」下香港大陸化的演變更為明顯,土共頭目早已聲稱香港市公務員等同大陸幹部,侈言「香港大陸一體化」是「理所當然」,因此港官向黨官好好學習也是「應有之義」,那麼,染紅醬缸的官場奴才文化正是「政治正確」之道!  那些庸官的變臉學舌、易容作態、唾面自乾,應該愈來愈多,必然見怪不怪了!

本來靜心聆聽講話是表示尊重講者的應有普通社交禮儀,中外如是。 不過,舊時封建年代君主向群臣下召頒令,以及當前威權政府領導對下屬發話訓示時,刻意製造出震懾效果的場面,務求氣氛莊嚴而肅殺、姿態一致而造作、行為虛假而機械化,相信都是歷來在上有權柄者所喜好奉行的弄權潛規則,在往昔的金鑾殿上如此、目下的人民大會堂內亦如此。  如今紅色王朝的上千人會議場景中,黨員權貴維持著緊張肅穆表情,認真和應著領導講話停頓時鼓掌拍手,或者低垂著頭側耳傾聽,並且執筆記錄著,凡此種種的一式一樣表現,看來不一定訓練有素,卻是人們早已「習以為常」,是條件反射下的「自然反應」,令筆者深感可悲和可怕!

可悲的是香港公務員隊伍已今非昔比,尤其是高級官員等人,真的變了質、走了樣,竟然露出小學雞和哈巴狗的拙劣醜態來。 曾幾何時,香港官員過去的專業表現有著自重和自律特質,如今竟然淪喪至如此惡俗不堪的地步! 有人解說以往殖民地色彩的「技術官僚體制 (technocracy)」 本來留下來優良傳統,政務官可說是典型的「技術官僚 (technocrat)」,就算一般的中級公務員,除了有著本科專業知識和現代管理知識外,既保持政治中立的原則,也因而享有自主空間的尊嚴。 可是,九七後變局的影響無可避免,隨著「一國一制」的全面管治權落實後,昔日的香港公務員隊伍系統已由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正式宣布「壽終正寢」,代之以效忠於大過國法的黨章的、一切以「政治掛帥」為圭臬的,以及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公務員體制了!

可怕的是任何一個訴諸威權管理的政府都強調施政的「統一性 (unity)」和「一致性 (conformity)」,並且強烈控制人民在言語上、行為上、態度上,以至思想上的「相同性 (similarity)」,千方百計壓抑人民的「個別性 (individuality)」、「自主性 (self-determination)」 和「獨立性 (independence)」,滿以為集體的齊一標準表現,便可以凸顯出所謂的團結效果。  坦率說來,在政治上這是集體主義與自由主義的對立、強權與民主的抗衡。 筆者深信,真正的「團結 (solidarity)」只能建基於「人權、自由、民主」共識的磐石上。 可是時至今天,獨裁政權的公務員體制經已是變成為國家機器中的工具,包括所有官員、幹部、軍隊、公安和警察等等,用之於操控、逼迫和鎮壓人民。 由此觀之,那些政治新常態下的黨章國法有如戴在猴子頭上的金剛箍,香港官員哪裡能夠擺脫掉呢!

筆者奉勸那些庸官:何必裝模作樣頭耷耷做隻猴子呢? 不如堂堂正正挺起胸膛,做個人,講人話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