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清酒被要求下架 檔主轉場旺角再擺檔:賣香港人嘅酒都唔得,係矯枉過正

0
234

昨日團購網購平台「如一」表示,他們在維港聖誕村莊嘉年華的攤檔,被主辦單位要求將「香港人」清酒下架,最終宣佈退出嘉年華。「如一」今日改到旺角一個聖誕市集擺檔,檔主梁姑娘表示,下午兩時起開始擺檔,一小時已售出 5 支清酒,生意尚可。對於昨日在一個嘉年華有「官員」巡視後,清酒被要求下架,她憤怒說:「我係香港人,我賣香港人嘅酒都唔得嘅話,係矯枉過正,有啲官員想表忠囉。」

另外該聖誕市集還有其他檔主,有本地插畫師首次擺檔,希望在移民海外前完成心願;也有嫁來香港人的台灣人推廣當地小食。有負責人向《立場》表示,不擔心有食環人員巡視,要求本地檔攤產品下架。

位於旺角的電競館今日起一連兩日舉行市集,共有 43 檔檔主參與,當中包括售賣本地手工小食、飾物、本地創作作品等。而昨日在灣仔海濱市集,經「官員」巡視後,被要求將「香港人」清酒下架的團購網購平台「如一」,今日也到電競館擺放攤檔。

「如一」負責看守攤檔的檔主梁姑娘向《立場》表示,她由下午兩時起開始擺檔,一小時已售出 5 支清酒,生意尚好。對於昨日有「官員」巡視後,被要求下架,她憤怒說:「我係香港人,我賣香港人嘅酒都唔得嘅話,係矯枉過正,有啲官員想表忠囉。」她又言:「我係咪連香港人都唔可以掛出嚟呢?呢個只係牌子嚟咋嘛!如果連呢個牌子都唔畀,好多樣嘢都未必得囉。」

問及往後賣「香港人」清酒的日子會否怕被打壓,她表示,要看有否香港人支持,「香港人好多出品被打壓,連出品都無,好似 CHICKEEDUCK ,根本連出品都無,想賣都無得賣。如果「香港人」清酒,連廠都唔畀,打壓佢間廠,我哋賣都無得賣啦。」她又表示,是次市集的主辦單位十分支持他們攤檔,不擔心產品再度下架,如有食環人員巡視,則會考慮到外「講數」,「我哋賣酒唔係即時飲,係咪有問題呢?」

《立場》記者曾致電海濱事務委員會主席吳永順,了解他昨日有否到灣仔海濱市集巡視,並要求「香港人」清酒下架。吳永順向記者表示,昨日未有到市集巡視,也不了解事件。他又稱,相信委員會並沒有下令要求有關清酒下架。

本地插畫師首攤檔 盼移民前圓心願

另外,電競館內為數不少為本地檔攤。有本地人插畫師「打工狗」表示,自己於 2018 年開始畫插畫,題材圍繞「打工仔」辛酸,如不停 OT、「我唔想返工」等,盼能引起港人共嗚,讓人會心一笑。

她續說,自己是首次在市集擺檔攤,一直以來都是網上經營;但由於本港政治環境變得敏感,即將離開香港,「想喺插畫呢個範疇入面,留低自己一啲個人足跡」。她說,移民海外後,也會繼續畫插畫,盼能延續使命。「香港呢個環境已經唔太適合創作,我想多啲空間創作,所以選擇去一個新地方發展」。

她又說,香港創作空間已經不再自由,「有好多時畫完啲嘢,都唔係咁想人去share表達自己意見,因為愈多人share,你好似帶出某啲訊息,都有啲困難,有啲避忌」。

作家孤泣:大家會小心寫嘢,但唔好放棄

另外,也有本地作家梁家威「孤泣」,在館內售賣新作《劏房》,並舉行簽名會。孤泣表示,自己小時候曾住天台屋,盼透過描寫劏房境況,帶出「一個人好絕望」的感受,「好多人住喺 40 呎嘅,1000 至 2000 蚊租金,佢嘅世界係幾絕望」,從而帶出對貧窮議題的關注。

對於本港創作自由不再、即使寫社會議題也變得敏感,他表示,只好寫得較隱晦,「盡量暗示多啲」。他得悉早前自己的作品《低等生物》被懲教署列為禁書,書中描述權力者壓榨「低等生物」;而另一書籍《記憶》最後部分因涉「反送中」內容,寫有「我第一次嗅到催淚彈的氣味」,只好改為售電子書,不會在內地銷售。不過,即使如此,他指仍會堅持創作,「大家會小心寫嘢,但唔好放棄」。

台灣「人妻」來港賣小食

除了本地攤檔,也有 3 名來自台灣的太太,在市集售賣親手製的台灣小食,如鳳梨酥等,檔攤的角落插了一支中華民國旗。她們表示,自己因為十分思念台灣,於是製作了當地小食,在此擺檔攤也可讓港人認識台灣小食的特色。

檔主之一陳女士表示,自己原住在台北,但其後嫁來香港,至今已在港居住了 5 年了;早前遇上另兩位同樣來自台灣的檔主,大家一拍即合,合作在網上售賣小食,口味上調節港人喜歡的口味。她指自己十分喜歡香港,不擔心台灣人居港風險,「因為我們也很愛護這個地方,也會努力做一些打點」。

對於插上中華民國旗,會否怕有打壓下架風險,陳女士表示,「我們的東西是來自台灣的東西。我們的東西,作為台灣人,這是我們的驕傲,所以一定要放我們的國旗,讓更多人認識到台灣的東西多好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