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辭職潮】沒有議席後怎維繫社區力量? 莫嘉嫻︰退守居民協會 羅健熙︰或兼做小生意

0
81

政圈連日盛傅,政府將大手 DQ 民主派區議員,並追討上任至今所有薪津,官方一直不置可否,連日來已觸發大批區議員辭職潮,逾二百議席將會懸空。社區失去區議員,地區工作會否無以為繼令人關注。黃大仙區議員莫嘉嫻表示,短期內仍會透過居民協會連繫街坊,又認為失去區議員身分,「做區」就是設法維繫社區力量,教導街坊「人人都係區議員。」今(11 日)辭任的民主黨主席、南區區議會主席羅健熙亦指,會繼續地區工作,「另外發展一些工作模式」,例如做生意等。

莫嘉嫻︰設法連結社區

上屆「接棒」胡志偉,當選黃大仙(瓊富)區議員的民主黨莫嘉嫻,日前在 FB 發文辭任區議員,形容是相當沉重的決定,雖一直希望可貫徹胡志偉的信念,為街坊福祉奮鬥,「但最後都不容於時勢」。她接受《立場》查詢表示,辭任決定是十分匆忙,因政府放風要追討上任以來的薪津,「彷彿我無貢獻過,係好離譜嘅事。」

被問到如何在辭任後繼續地區工作,她指,胡志偉在區內紮根多年,過去在邨內有組織居民協會,失去區議員後,有需要街坊仍可到居民協會求助,「長期我承諾唔到,短期內都可以搵我哋。」她承認,無法預計政府的紅線會否影響到地區組織,或房署日後會否扼殺其生存空間,屆時「連呢條根都無埋」。

她慨嘆,離職後繼續地區工作,「條路係好難行」。她認為,或可借鑑八十年代前輩的「做區」模式,「咪就係連結返個社區」,設法維繫住一班人,例如用互聯網,資訊科技的方式保持凝聚力。她舉例,自從 2019 年社會運動後,很多街坊會自發關心社區,以自己區為例,很多居民會自發成立區內的社交群組,亦可以在群組內討論,沒有區議員後的社區應做些甚麼,「緊有街坊發言,咁大家咪去做」。

她指,以互聯網維繫住街坊,本身不用太多資源,只要有交流就可以運作,商議了行動就可以實踐,「要教導佢哋,無咗區議員,其實佢哋都可以,人人都係區議員。」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地區工作仍會繼續 

民主黨主席、南區區議會主席羅健熙今(11 日)確認,已遞信辭任區議員職務,但他表示地區工作仍會繼續,現有資源足夠議辦運作 9 至 10 個月,並且「會另外發展一些工作模式」,例如做生意等。

羅健熙今日下午召開網上記者會,坦言辭職原因之一是政府不願公開宣示說明 DQ 根據和理由,對自己推動地區工作有很大影響,他希望可「確定啲」,「等我服務可專心、一致地做好」。

他對無法完成任期感十分遺憾,但表明會繼續地區工作,服務居民,「我會持續在社區服務居民,我對居民的承諾是長遠的,不論用咩身份、用咩模式,盡力確保居民得到的服務不受影響。」他指,會運用手上的資源,議辦會在辭職後保持開放,

至於如何在辭任區議員後繼續地區工作,他指初步有些想法,仍要與居民商討。未來會探討和居民有何合作空間,「甚至有些人講過係咪可以開生意,係咪可以一邊做地區工作,一邊做小生意」,會繼續在不同地區物色。

未來民主黨的地區工作方面,羅健熙指上周四曾與黨內區議員討論,不少區議員對社區「完全無辦法放低」,正在思考方法如何持續地區服務,相信「地區服務不會停止」,雖然數十區議員每月開支動輒百萬,資源上會十分困難,但會盡力安排、協商和討論。他又提到,DQ 消息傳出後,黨內已開始準備如何延續地區工作,但暫時未能透露具體方案。

楊彧︰延續社區工作存在困難

同樣已辭任的民協署理主席、深水埗區議會主席楊彧,對辭任後延續地區工作態度則不太樂觀。他指,相信每個區議員初心都是想延續地區工作,但失去區議員職位,「件事難好多」。例如辭任後辦事處被房署收回,就失去落腳點;另外每月支出、街坊是否支持幫忙,都是要解決的問題。

他指,未來方向是每個地區都要面對的問題,「大家都摸索緊」,要想清楚延續社區工作的目標,已不是如過去般要勝出下次選舉,而是「維持社區凝聚力」。他指,各人都需要時間,與地區居民共同探討日後方向,現階段無法明確決定是否延續地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