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 健身搏擊舞蹈業面臨結業潮 7 成會員未收到第三輪保就業 「急市民所急係大話」

0
37

本港武漢肺炎第四波疫情反覆,政府自去年 12 月再次要求美容院、卡拉 OK 及健身中心等處所關閉。有健身、搏擊及舞蹈業界代表指,在過去一年疫情反覆下,近 7 成同業面臨結業及轉行潮,聯盟中更有約 7 成同業,尚未獲第三輪保就業補助,斥政府「急市民所急係大話」,向政府提出四項要求,包括有限度重開處所、提高處理保就業的行政效率、以面積釐定賠償比例及派員了解業界。

協助業界的東區區議員李予信批評,政府將以教學、商業訓練為主的健身搏擊、跳舞業界,與大型連鎖健身中心等處所,及觸發第四波的「跳舞群組」混為一談。

健身搏擊運動業界大聯盟估計,約有 7 成會員,即約 140 間健身及搏擊中心考慮結業,而月內亦有約 10 間即將結業。舞蹈業界則有約 6 至 7 成舞蹈員已轉行。協助他們的東區區議員李予信則表示,有關業界的第三輪保就業申請數目較上一輪少近 400 份,保守估計已有 400 間同業結業,而業界在 2020 年全年三次共 127 日停業下,全年營業額下跌約 6 成。

7 成會員未收到第三輪保就業補助 批針港府愚弄業界

健身搏擊運動業界大聯盟召集人柯尊鼎表示,聯盟內約 7 成成員,至今依未收到第三輪保就業 5 萬元補助,換言之絕大部分同業在整年只獲得一次 10 萬元津貼。柯尊鼎批評,政府在處理第三輪保就業申請時,行政效率非常慢,更經常表示同業「資料不足」,惟大部分同業補交資料後,卻依然未獲批,向政府查詢「咩都話唔知」,直斥「政府急市民所急係大話」。他形容,補助政策是「玩緊數字遊戲」,「第一次 10 萬蚊補助已經極之不足,同專員反映,第二次居然得 5 萬,當我哋三歲細路咁愚弄」。

舞室負責人蕭翊深表示,同樣未收到第三輪防疫基金補助。他指遞交申請後,收到有關部門「無謂要求」,包括要再次補拍舞室信箱、走廊、所在大廈的大堂,甚至需要由街道外拍攝舞室內的情況;但補交上述資料後超過半個月,依然未獲批補助。蕭續指,保就業計劃僅有申請編號,業界無法透過特定渠道查詢申請狀況,有如「買六合彩」。

前港隊搏擊運動員、現職健身中心教練及負責人張冠東則稱,由去年 7 月申請第三輪保就業至今,依然未收到補助,坦言經濟壓力沉重,每月在零收入下,依然要繳付 20 至 30 萬的舖租,業內部分負責人更面臨破產。

健身搏擊運動業界大聯盟召集人柯尊鼎表示,聯盟內約7成成員至今依然未收到第三輪保就業的 5 萬元補助。

導師教練猶如「遊牧民族」 四處尋覓授課地點

國際爵士舞考試老師陳蘊聰則稱,跳舞老師收入大跌,好的只有原來一半,最差的則是零收入,不少學生、老師猶如「遊牧民族」,在停業期間四處奔波,尋找適合場所練習、應付國際考試,甚至有部分學生須在公園「坐開」,輪流上堂,批評政府無顧及學生需要之餘,更未有尊重業界,業界要「死𢯎爛𢯎話自己合資格」才獲批補助。

經營舞蹈學校的負責人黃維泉則稱,自己 40 個員工全年僅得廣告及 MV 拍攝各一個,質問政府,為何業界做足防疫措施,依然被逼停業,「戴口罩點解唔可以開?一堂換兩三個口罩、隔開 1.5 米,點解冇得開?我哋咁辛苦守住(防疫條件), 係咪應該公平返啲?」

批政府犧牲本地產業 將業界掛鉤「跳舞群組」

協助業界的東區區議員李予信批評,每波疫情爆發,均源於政府防疫不足,「以通關做目標,冇杜絕源頭,犧牲一啲本地產業」,並將以教學、商業訓練為主的健身搏擊、跳舞業界,與大型連鎖健身中心等處所,及觸發第四波的「跳舞群組」混為一談,令業界被標籤。李予信重申,業界與跳舞群組不同,有盡義務保障學員健康,至今亦只有約 21 個案與健身中心相關,並沒有大型爆發,希望政府可讓業界有條件下復工,相信業界能「有能力、自律地維持服務」。

李予信批評,每波爆發的責任為政府防疫不足「以通關做目標,冇杜絕源頭,犧牲一啲本地產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