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學者比共產黨更共產黨

0
47

Xiang Gang Da Xue 近日在爭議聲中任命了兩位來自清華園大學的副總書記。結合張總書記,這個勁共鐵三角成功合體,Xiang Gang Da Xue恐怕會由下學期開始向所有學生派發具RFID功能的紅領巾,以高科技取代學生證,並且強制現讀生必須配帶回校上課,以示成功統戰。同時,極有可能是首間獲UGC直接津助的大學,強制師生要上思政課(思想政治課),為投奔大灣區作好準備。Xiang Gang Da Xue如此自動獻身,了解國情,其他七大及自資院校肯定會出現骨牌效應。看來Gang Da學生會被正名為共青團,大概已在工作日程上。

這套史詩式Gang Da悲劇,再次反映在全面練死權之下,香港人:反都無用!加上Gang Da校委會主席亞瑟王李,是一位比共產黨更共產黨、比汪精衛更汪精衛的新政治經濟特權階級份子;他明顯就是要配合張總書記,成就勁共鐵三角,向阿爺效忠。雖然坊間不停以榮毅仁、羅宇的故事去影射宮副總書記、申副總書記的黨員身份,極有可能以政治干預學術自由,卻苦無證據。於是,我帶一著一肚子悶氣去向游老師請益好了!

游老師原來一直也非常留意Xiang Gang Da Xue的事態發展,我表明來意之後;他慣常地大笑三聲說:這幫新香港人實在太厲害,利用Gang Da 校委會的制度空子,令他們的任命變成既定事實;同時又利用香港人對共產黨的無知,令我們啞子吃黃蓮。就讓我為大家揭開這兩位副總書記,為達新香港人治港目的的遮醜布吧!

共產黨為求黨員在思想與行為上高度一致,所以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部門叫:中央組織部(中組)。中組會把每位黨員的一生,人脈關係建立一個檔案。每位黨員在黨和天朝的升遷,全憑中組的考評。所以游老師說,文革時期,我們會聽到一些反革命份子,被評為:成份唔純正;意思就是中組判斷他的家人親友,有走資派份子。考評既是人為的政治判斷,還要是共產黨,自然極易出現上下其手的情況。例如:1991年華東大水災,中組為建立多難興邦的人民英雄形象,便出現多位殉難的救護人員,被中組認為思想上高度與共產黨一致,獲批死後入黨的笑話。至於海外的黨員(或地下黨員),多數有秘密任務在身,所以中組會把他們的黨證代為監管。由於沒有證件在手,榮毅仁、羅宇便會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不是黨員。簡單而言,就是中組什麼時候說你是黨員,你便是黨員!所謂組織需要的說法,道理即在於此。

而在天朝,共產黨是執政黨,但還有所謂八大民主黨派及無黨派人士,輔助執政的制度。在「香港人不看央視,看央視不是香港人」的客觀事實下,香港人沒有留意到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的多場文藝晚會上,八大民主黨派及無黨派人士均有粉墨登場,並以「肝膽相照、鐵血兄弟」來形容與共產黨的關係。而共產黨在鄧伯伯的實用主義下,是容許八大民主黨派及在中組特別照顧下的無黨派人士,加入共產黨,即可以有雙重黨籍。所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是這個意思。

游老師留意到我靈光一閃,輕拍我的肩膀說:你有合理懷疑他們是黨員吧!我說:是的,但好像還不夠證據確鑿,要知道法治是香港最後的救命草,嫌疑利益應該要歸於被告呢!游老師老懷安慰地說:很好很好,那我便再為你提供一些證據吧!首先宮副總書記2017 年參加由中共中央統戰部組織、中央社會主義學院舉辦的「無黨派人士理論研究班」,中央社會主義學院與天朝行政學院,真身就是黨校,請問不是黨員又如何在黨校上課呢?加上,在天朝的無黨派人士,並非以個人為單位,而是類似一種組織,仍受中組監管,那就算宮副書記當刻是無黨派人士,但誰能保證他之後沒有被統戰而入黨?入黨後去了美國,來了香港,卻沒有黨員證在身,便自然可以說:不是黨員了!

而申副總書記就更離譜,在黨領導一切的情況下,清華園大學在更改資料前,內地仍可找到申黨委的重要發言(當然大部份是廢話)稿,清華園大學亦有不少學生聽過他的慷慨陳詞,足以做證。我退一萬步想,若申副總書記真的不是黨員,但他沒有理由不知道在天朝,黨委身份較系主任還要高,多年以來,他都沒有要求更正,即他是存心以黨委之便去謀私利,這是立心不良的叫獸呀!真的有沒有一點羞恥心,還有面目當Xiang Gang Da Xue副校長。

話雖如此,但二人學術成就看來蠻高的,應該可以對Xiang Gang Da Xue 作出貢獻吧!游老師說:「這個觀察夠細膩,這就說明了是阿爺的陽謀了!」阿爺在去年的反送中運動及區議會獻世派大敗中,終於承認香港是一個民智極高的崇優主義社會,獻世派那群人造人,例如人版有何已完、網上有鼎鼎大鳴、還有位正撚樣的西門梓敬的反智行為,根本就是造成香港市民與阿爺之間的矛盾主因。阿爺這次派兩位宇宙級地下黨員來港,表面上是迎合香港人的口胃,實際上是令我們無法挑戰這群新香港人,請問香港有多少位學者懂得什麼叫運籌學?地球學呢?加上,他們上任之後,就可以以專才計劃獲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黨員身份進一步漂白,要成為新香港人:逐漸變又得,立即變亦得!

那他們真的會為香港嗎?游老師續說:這群宇宙級地下黨員,不但有背景,而且均是在中共體制下的超級既得利益者,否則在一窮二白的年代,他們如何可以遠赴美加深造呢?所以我們經常會聽到,海歸學者比共產黨更共產黨,因為就是共產黨令他們錦衣肉食,榮華富貴享之不盡。那他們既有難以挑戰的艱澀學歷,又比亞瑟王李還勁共,由這批新香港人先佔領Gang Da,後管治香港,何止合情合理,阿爺大可無憂矣!

我說:合理,我終於明白,他們為什要永遠跟黨走了!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