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不在於四位被 DQ 議員是否錯判形勢,而是政權為國安法立案例鋪起訴

0
28

在政權把本來獲委任的民主派踢出立法會後,現在的重點其實已完全不取決於四人有否民意授權,以及當初接受延任是否誤判,而是在於政權以這種假新聞式操作,為「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行為增加四個案例,鋪墊違反國安法的藉口。

表面上,指斥四人未擁護基本法和效忠中國香港特區,只是作為取消四個議席的理由;但我認為更需要憂慮的是,政權瘋狂刻意曲解民主派在國安法刊憲前所發表的言論,強行論證他們現在仍然繼續有「意圖」請求制裁,大家好像都已經麻木。

眾所周知,國安法是以言入罪,針對異見人士的法律武器,處理國安法案件的法官也是林鄭直接委任,證據、逮捕、起訴、審訊一條龍。但說實話,比起六月最後一星期所預想的狀況,國安法現階段的執法力度,也還未算是無遠弗屆。

沒錯,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已是既定事實,但為何仍要跟大家書寫以及說明,就是因為假如我們容讓政權這種帶有誹謗的操作繼續廣傳,習而為常並不駁斥這些假消息,相信他日到所有人被捕,甚至被送中,也不會有辯解的機會。

總括來說,那怕議員錯判形勢,留任難以服眾,總辭時機拿捏有誤,殘酷現實是我們殊途同歸,誰又料得曾被取消參選資格的初選出線區議員,未來可否確保完成整個任期?同樣的,四案例確立以後,國安拘捕幅度會如何上升,也是難以明言。

「未來北京會否押後選舉,以『臨時立法會 2.0』為軍政府開路通過惡法,正式廢除議會僅餘制衡的權力」是我在自己被取消資格時,呼籲公眾留意的問題,但結果不出三個月,相信大家已知悉答案為何,速度也較想像中快。

而在目前看來,唯一可預料的是,國際社會將對政權 DQ 再作強硬回應,但在強硬回應以外,會否有具體行動,倒是誰也說不準;而我更憂慮的是,在總辭即將發生後,接下來應如何出牌,也是大家仍未有具體答案的難題。

也許大家未知出路為何,但無論如何,我只想一再重申,既然 2015 年的傘後低潮,我們也跨越得過,我相信面對 2020 年的清算打壓,我們照樣有可能撐得過來。我對香港政權從沒期望,但對香港人還是有滿滿的信心 — 自去年六月以來,香港人的意志和韌力享譽國際,政權如何打壓,寄望我們都能成為不屈火苗,在絕處逢生。

四年前,好多人覺得本土派被 DQ 抵死,到今日就調返轉,有人覺得四議員接受委任後被 DQ 係抵死,但我覺得去到呢刻,重點真係唔再係邊個抵死嘅問題。

當年見住梁游被香港人罵到唔停口,我覺得主因唔單止係缺乏民主派支援,甚至極無謂咁懷疑梁游係咪鬼,亦係因為欠缺有系統嘅文宣抗衡建制總動員。

結果呢四年來,「宣誓玩嘢自討苦吃」深入民心,大家捉鬼捉上腦,就算去到上年運動,即使黃絲圈子,都不時聽到呢類動搖軍心嘅無謂批評。

就算有人覺得政客呢刻食相真係難睇,未來幾星期我地都急需要一套抗衡藍絲動員的文宣工作,頂住全港鋪天蓋地肉酸得只識搖旗吶喊嘅愛國街站。

點解咁講?因為《香港 01》已經話保皇黨準備「磨拳擦掌」,絕大部分社團都收到「總動員令」,今星期尾就會去全港各區擺街站收簽名。

為政治清算造勢,狂谷人大常委會決定,為政府所謂 DQ 違反基本法嘅議員做啦啦隊,鋪天蓋地嘅街站即將會出現㗎啦。

風水輪流轉,不如度下未來兩星期做咩好過,有時間可以睇返上文,解釋點解大家都係可能殊途同歸。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