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土之春・3】一國兩制:設計是一套,實踐又是另一回事

0
30

編按﹕此稿為作者於台灣「濟南長老教會」8 月 30 日的演講稿,題為「焦土之春—香港革命與帝國崩解」,文章經《立場新聞》編輯與作者合作整理成文字版,分六篇發表。其他各篇按此。

第二點是關於一國兩制的實踐過程。你設計出來是一套,實際上拿去實踐,結果又跟原來設計不一樣。

制度上,一國兩制號稱北京不介入,讓香港自理;但實際上就是中心在北京。那是一個核心對邊陲的關係。一國兩制的目的是確保核心不要侵入邊陲內部事務,原本是這樣設計的,但實際上結果是核心不斷侵入邊陲。過去 23 年來,表面看是一國兩制,實際上是個漸進的整合過程。

用我們台灣歷史比喻的話,就是 1920 年代原敬首相改變治理台灣政策,所用的內地延長主義,也就是把台灣當成日本內地的延長,因此在法律、制度等各方面與內地逐步整合。一國兩制實際上就是內地延長。

我們用幾個例子來說明。

香港法律精英視終審權為整個香港的所謂次主權 (semi-sovereignty) 的重要保障。但是人大釋法權在過去 23 年不斷擴大。人大越釋法,它就越習慣釋法;越習慣釋法,它就越侵入香港的法律自主。所以終審權被侵蝕。

另一個例子是「一地兩檢」。原本中國人進入香港須要簽證,要通過兩邊海關,某程度上這代表自主權的領土區隔。可是「一地兩檢」讓中國可以跨到香港這邊來檢查旅行證件,實際上管轄權已經伸到香港這邊。這是很大的主權侵犯。

還有一個引發中港衝突的根本問題,就是人口結構的變化。香港現在有 750 萬人,裡面有超過 100 萬人是內地來的移民。這裡有幾種類型﹕一種是單程證移民,一天 150 個從內地進來,由中共決定,香港政府不能夠審查,單程證代表的是一般庶民階層。另一種叫専業移民配額,代表精英階層。還有一種叫雙非嬰兒,父母不是香港人,但嬰兒在香港出生,可以自動獲得香港身份證。

這就叫做「移民實邊」呀。現在西藏多數人口是漢人,新疆多數人口是漢人。在內蒙古,蒙古人只剩下約 17%。這是中國的策略,叫做 settlement(入殖、定居)。單程證就是 settlement。他們對香港人是這樣,對台灣也是這樣,因為這是中國控制邊區的方式。當初我主張香港應該要控制邊界,結果被香港的左膠說我是法西斯跟種族主義者。香港要是不控制邊界,香港整個社會會消失。這是很嚴重的危機。另一個相關現象是,自由行帶來文化差異巨大的內地旅客跟水客貨。這事情不用多說。

再下來是教育體制的滲透。大概從國小、中學,一直到大學,香港教育的治理結構,從校委會、校長到大學教員,都是全面內地化。香港大學表面上是世界的大學,裡面早已是中國的大學了。

還有資本。可能對香港來說,最致命的就是中資的全面滲透。我最近看到一些資料,香港資本特別是李嘉誠的長和集團,原本是香港最大霸權,可是 2015 年初,李嘉誠集團登記到開曼群島了。港資在地產部份的壟斷已慢慢被打破,連美資跟英資也在撤退。取而代之,中資開始崛起,目前控制金融、航空。香港從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變成一個中國金融中心。相關的是滬港通跟深港通,即股巿整合。香港跟深圳、上海的股巿整合,基本上形成共同巿場。它幫助中國輸出外國基金,幫助人民幣國際化。從美國被趕回來的中資現在在香港上巿。香港外資走出去,中資就進來。表面上看起來股票巿場非常興旺,但全部都是中資。香港就是在這過程當中整個被脫胎換骨。

最後你可以看到,最終極的整合是一帶一路底下的粵港澳大灣區計劃。他們的整體概念就是把香港吸收到大灣區,讓香港不再具有一個獨自的身份。前兩天剛好是深圳特區成立 40 周年,有報紙報道說,深圳的 GDP 兩年前已經超過香港。不只這樣,香港的人才、資金全都被吸收到深圳去。然後林鄭月娥非常高興,說今後香港可以跟前海合作。甚麼合作?他媽的已經被吸收進去了。屌你個老母啦。被吸收了,香港已經被深圳吸收。香港的資本家只會炒地皮,不發展文化、高科技。比起來,台灣是很正常的社會呀。所以你可以看到,香港搞到這地步,很大部份是跟自己本身的精英有很大關係。

所以,表面上一國兩制是區分得很清楚;實際上中國那些人受不了。他們習慣了控制,習慣了集權。今天會場上有一位對香港很熟的記者,她曾經寫過一篇《天下雜誌》的報道,說香港的 financial sector 高層,全都是內地人。甚麼叫 financial hub?不要再做夢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