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載辛勤 全敗於君

0
72

一百年了。這百年來這個國家的奇景,是人民仍在遠走他方,由百年前上海沒落,到半百年前全國淪陷陸客湧港,百年後的今年香港也(再)淪陷,輪到港人急忙走難。公道講句,不是年年都多人走的,但蜂擁逃難的主要還在毛記一世和毛記二世這兩代,這兩代的共通點皆將極權發揮得淋漓盡致,全民批鬥、民不聊生,最慘是人不是人。

別看官報的數據如何亮麗,GDP 增 18%,人幣、A 股大升。實地看就見另一面:有指大陸兩成人失業,話口未完就要撤回道歉最終失蹤。在這極權之下都是精人出手,笨人出口,即所謂的悶聲發大財,然後無聲走大錢;早幾年在港開的資產管理開保單,都怕被毛記二世共其產兼抄家而逃亡。姓馬的笨人出口,結果無錢無面更幾乎無命。

民不聊生的另一側面印證,可從極權行徑推敲出來。若非政府、人民皆窮凶極惡,又何須打自己富人的荷包?極權應深明此乃永不翻身的下策,一做就再無外資會進去,但仍要做,則再側面印證另一現象:外資早已睇穿,沒打算再入甕。只要後門封得死,禁絕加密幣,民產就是國產,國產就是黨產。看官,快到香港,快體會到何謂共產。

這種情況可以維持多久?若去年瘟疫好比當年大饑荒、大造晶片好比大鍊鋼的話,則現還如 1960 年代初;等到 1976、1978 年已十多廿年後,確實「佢玩死你佢都未死」。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極權開口埋口要國安,可知此地確不安全,不宜久留。要留,還是留予「有遠見的老懵」去留吧。

話時話,本篇文題除合極權外,也合近百年歷史、現剛成喉舌之電台。

作者 mewe.com/join/lawkachung、facebook.com/kachung.law.988、[email protected]